笔趣阁 > 御天 > 第四百章 星雷台
    庞成安的身影,在众人视线的汇聚,从门迈步而出。

    见到楚言,他的眼露出一丝诧异,不过这股神色,旋即被鄙夷代替“原本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不过你真的以为,一个月的时间,你能打败我?”

    一开始听到外面传来楚言声音的时候,庞成安还是微微紧张了一下的。

    对于楚言这个在学徒弟子突然崛起的人物,他在那天之后,还是去稍微了解了一下的。

    庞成安在这场挑战的自信,自然是来自自己境界的压制。

    所以最初的时候,他还以为楚言利用了什么方法,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提升了自己的境界,现在来挑战了。

    不过此时,打开屋门见到楚言还是凝脉境一重圆满,并且丝毫没有要晋升的迹象,他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并且对于赛的结果,也已经十拿九稳了。

    凝脉境一重想打败凝脉境二重,来个以下克?

    开什么玩笑!

    二十四条经脉提供的帮助,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嘛!

    庞成安冷笑,楚言的脸,却没有多余的神色。

    楚言此刻要是气急败坏的话,庞成安自然可以多讥讽几句,但是楚言此刻越是面无表情,越是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渐渐的,庞成安感觉自己仿佛是跳梁小丑一般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你真的以为可以打败我?”庞成安说完,故意发出夸张的大笑声。

    “我既然来了,自然有信心。”楚言说完,朝庞成安勾勾手,“仙兵斗场,星雷台,我等你。”

    话音落下,楚言目光淡淡扫庞成安一眼,转身走。

    听到楚言说出“星雷台”三个字的时候,周围诸多外门弟子,还有此刻凑热闹的学徒弟子,脸色纷纷一变。

    星雷台是碎星楼仙兵斗场一个特殊的存在。

    碎星楼是不允许弟子私下殴斗的,但是对于修士而言,有的时候试一场,是最快解决矛盾纠纷的方式。

    所以碎星楼在仙兵斗场这个试的场所内,专门开设了星雷台。

    星雷台,代表着试的双方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仙兵斗场的试,不允许出现重伤。

    而在星雷台,只要不打死人,其他都可以!

    楚言挑战境界自己高的弟子,已经足够惊人了,现在他居然还提出是在代表着鲜血和残忍的星雷台试,这个消息,瞬间再度让现场炸开锅来。

    而且还有一点的是,星雷台试这件事,若是由庞成安说出来,那么自然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可是由楚言说出来,那是对庞成安公然的嘲讽。

    我境界你低,都敢星雷台,你境界我高,优势那么大还不敢的话,你还有什么脸继续留在碎星楼!

    所以此刻,一瞬之间,庞成安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气得脸颊的肉都在哆嗦。

    “楚严、楚严,你、你气死我了!”庞成安猛一咬牙,怒吼道,“你少给我得意!星雷台星雷台!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下,凝脉境二重你这区区学徒弟子,强出多少!”

    说完,他狠狠一跺脚,大步流星朝着楚言的方向追去。

    被他踩的门槛,此刻都整个炸开,变成了齑粉。

    学徒弟子挑战外门弟子,而且还星雷台——这个消息瞬间在学徒弟子和外门弟子传开了。

    这种事情,在碎星楼还是较少见的,于是很快,有很多弟子朝星雷台汇聚过去。

    等到苏见远、江盼梦等人赶到星雷台的时候,那里至少已经聚集了四五百人了,而且还有很多人,此刻正在赶来的路。

    “楚严!”

    “楚师弟!”

    听到人群的呼喊,楚言转过身,看到苏见远等人。

    “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和外门弟子对?”江盼梦焦急问道。

    梅云鹤针对的,只是楚言一人,所以那天之后,苏见远等人的奖励,都已经陆续发放,所以对于对赌之事,苏见远、江盼梦他们并不清楚。

    此刻见到楚言竟然要和外门弟子在星雷台决战,他们的心脏,都一下子提了起来。

    进入宗门时间越久,在仙路走的时间越长,那么对于境界的差距,了解得越发深刻。

    苏见远和江盼梦他们虽然已经迈凝脉境一重圆满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并且在学徒弟子,也是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但是在他们心,从来没有去挑战凝脉境二重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差距太大了!

    境界的差距,根本不是所用的武器和修炼的gongfǎ能够轻松拉近的。

    虽然实力强不一定境界高,但是境界高的,实力一定强!

    要不然的话,境界也不能成为衡量一个人实力的标准。

    楚言此时的举动,在现场几乎每一个人心,都和找死无异。

    一些知道楚言的人,此刻心都不免觉得,楚言一定是太膨胀了。

    以为能在学徒弟子成为强者,能挑战外门弟子?

    那太天真了,你的头,还有一个李修呢!

    连李修、苏见远、江盼梦这些学徒弟子公认的强者,都还没有去挑战外门弟子,你算什么东西,又有什么资格?

    随着星雷台四周的围观人数越来越多,现场的冷嘲热讽,也从各个方向传来。

    “我等着看他怎么死。”

    “死到不至于,不过能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好。”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觉得也该有些人教他做人的道理了。”

    “凝脉境一重对二重,谁给他的勇气?”

    “招惹外门弟子,我看他真的是膨胀得太厉害了。”

    “原本我觉得他还不错,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一旦得志,目无人的家伙。”

    一时之间,现场发出的声音,大多数都是对楚言的负面评价。

    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一个看去像是年士的男人,嘴角带笑,走了过来。

    很怪的是,这个年士气质无出众,而且身也没有穿碎星楼的服侍,可以四周的那些弟子,却好像没有人感觉到怪。

    更准确地说,现场此时数百弟子,没有人一个人看到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