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最后的底牌(下)
    十多丈的距离,要是平时的话,唐州瞬息之间,可抵达。

    但是如今,他身受重伤,遭到楚言的那一下重击,不亚于被一头狂暴的荒兽狠狠撞在胸口。

    此时唐州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肝脾胃肺都几乎碎掉了。

    走了几步,哇吐出一口血来,唐州甚至都能从喷出的鲜血,看到内脏的碎片。

    “我要死了——”感觉到生机在不断流逝,唐州的身子在不断变冷。

    目光朝远处一动不动的楚言望去,唐州嘴角艰难勾起,露出一丝惨笑。

    天鲤之体,凝脉境一重的时候,掌握满满的三门术法,原本在万海门前途光明,但是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在这一次任务之前,唐州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最后竟然会死在一个境界低于自己的修士手里。

    原本这种程度的伤势,要是及时求援的话,或许还能有救。

    但是之前断去一臂,身子遭到重创,已经是重伤。

    后来服食激发体内灵气的丹药,却是让身体承受的负担变得更重。

    现在他还能坚持着,完全是靠丹药最后的一丝效力。

    等到不久之后,丹药的药效消退,他也离死不远了。

    不过幸运的是,自己留了一手,终于在最后阶段,用自己一直没有施展出来的第三门术法,将对方杀死了。

    花费了一番功夫,终于走到了千机盒的面前,唐州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喘气。

    他必须要休息一下。

    抬眼望向远处已经没有了声息的楚言,唐州嘿然冷笑“你拥有底牌,我也有啊,除了天鲤狂潮,天鲤游江之外,其实我还掌握了第三门术法,千浪灭心指,这一指瞬间的爆发力,犹如千层巨浪汇聚一点,瞬息之间能将你的五脏六腑轰成肉酱,凝脉境三重以下,绝无幸免的可能,将它留到最后使用,也还真是留对了。

    别人都以为我的术法都是依靠天鲤之体激发,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我其实还暗修炼了这一门不需要依靠体质激发的必杀术法,这才是我最后的底牌。

    为了对付你这个凝脉境一重的家伙,我不仅施展出了千浪灭心指,更是付出了一条命的代价,我真是——”

    唐州咬着牙,恶狠狠瞪着楚言。

    要是他此刻还有哪怕一丝力气的话,他恐怕都会冲过去,将楚言剁成肉酱,以泄心头之恨。

    喘息了一阵,唐州从储物袋取出一张讯号符激发。

    瞬息之间,讯号符化作一团冰蓝色的光芒,飞百丈高空,bàozhà开来,远远望去,好似这烟雨天气升起了一轮蓝色的太阳,相隔数十里,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等他们来了,这次的任务可以顺利完成了。”唐州伸手捂住嘴,将涌到喉咙里的鲜血强行咽了下去,然后弯腰将千机盒捡起来。

    捡起千机盒的刹那,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因为这薄薄的盒子,并不是平着放在地的,下面好像垫了什么东西。

    心的疑惑,在唐州看到被千机盒盖着的惊涛震山雷的时候,顿时化作一声怒吼“楚言你——”

    他的脑海,在这一刻浮现出楚言被自己打飞时,以极快速度将这一颗惊涛震山雷藏在千机盒下面,然后假装千机盒坠落在地假象时候的模样。

    你算死,也要拉着我一起!

    原来不仅仅我有底牌,你也还藏了一招!

    内心冒出这个绝望念头的同时,唐州轰的一声,被bàozhà吞没。

    这一次,他没有丝毫防备,身子一瞬之间,被惊涛震山雷的恐怖威力轰成了碎肉泥浆,撒得到处都是,恐怕算用铲子都没有办法凑齐了。

    而地面也被炸出一个直径超过四丈的大坑。

    唯一保持完好的,恐怕是千机盒了。

    在bàozhà的轰鸣之后,现场恢复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一片狼藉、断壁残垣的小巷,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模样,算此刻春雨继续淅淅沥沥落下,也依旧掩盖不住空气那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气。

    在这个时候,随着一股淡淡的香风拂过,一道纤细的人影,从远处掠来,俏生生立在了巷子央。

    身穿异族服饰的乌丝兰玛,此刻用无复杂的神色朝不远处的楚言望去一眼。

    她深吸一口气,眸泪水打转,片刻之后,还是不争气地淌了下来“对不起,宗门有令,要我找机会带回千机盒,我背后是千万臣民,所以不能不服从。”

    吸了吸鼻子,乌丝兰玛将千机盒捡起,要打算离开。

    因为她清楚,有了唐州临死前放出的那一张讯号符,要不了多久,会有别的万海门弟子赶来,那个时候她若是被人发现,那麻烦了。

    在她准备快速离开的时候,突然之间,斜刺里面,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乌丝兰玛心头一惊。

    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看来你刚刚那一滴眼泪那么真诚的份,我原谅你了。”

    “楚言!”见到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庞,乌丝兰玛碧色的双眸瞬间圆瞪,仿佛是平日里见了鬼一般,声音无尖利,“你刚刚不是被唐州以术法杀死了吗!”

    说话之间,她急忙朝之前楚言躺着的位置望去。

    那一片此刻空空如也,哪里有楚言的影子。

    诈尸了?还是他根本没死?

    一瞬之间,乌丝兰玛脑闹哄哄,根本无法判断。

    她之前一直躲在暗处,楚言和唐州这一番对决,看得她心惊胆战,但是同时她也清楚看到,唐州以隐藏的术法,最后时刻,击杀了楚言。

    那术法的威力,算相隔很远,乌丝兰玛依旧可以清楚感觉到。

    凝脉境三重以下,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身子能够不被轰碎,很了不起了!

    “什么死了?这么厉害的对手,我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楚言忍不住冷哼一声,乌丝兰玛这惊讶的神色,实在是让他看得有点不爽。

    嘴说得轻松,不过楚言此刻心也暗暗庆幸,自己当时去往生谷所做的准备,总算没有白费。

    他耗费大半个月的时间,几经生死,从通冥鳄龟体内得到的蕴水珠,可是为了提防万海门的水系术法的。

    不过面对似敌似友的乌丝兰玛,楚言自然不可能告诉对方,蕴水珠的作用不仅仅是可以掌握蕴水罩这一门术法,还可以抵挡一次水系术法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