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我的需求
    “十、十二波?”

    当值弟子结结巴巴,用力揉了揉眼睛,再度望过去。

    刻度盘显示得清清楚楚。

    刚刚离去的楚言,撑到了十二波。

    “我的天——”当值弟子身子晃了晃,都差点晕过去了。

    梅云鹏只是被碰了一下,像是要死了一般,惨叫哀嚎逃出来,昨天楚言能支撑到第四波,足够惊人了。

    可是今天呢,他直接从第四波撑到了第十二波,不仅如此,他离开的时候,显然还留有余力的模样。

    “他、他是怪物吗?”

    此时此刻,除了这个猜测,当值弟子没有想到其他任何可能了。

    接下来几天,楚言依旧每天都来。

    而当值弟子每一天晚,在楚言离去的时候,都被刷新着新的震惊程度。

    十二波、十八波、二十五波、三十六波——

    当天汉城赛前一天晚,楚言面色正常离开的时候,这个记录,被刷新到了第五十波。

    而整个过程,只花费了楚言七天时间而已。

    如果算成平均值的话,楚言以每天多抵抗七波的速度在增加。

    虽然当值弟子并不清楚,楚言要利用这冥妖厉火修炼做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信。

    有这种天赋、毅力和坚持的人,做什么都会别人更优秀。

    顿时之间,楚言在当值弟子心目,成为榜样一般的人物。

    “虽然我没有那么强的天赋,但是我可以用努力来弥补差距!”

    一念如此,当值弟子的心,瞬间充满了力量。

    不知不觉,楚言又影响了一个人。

    时间一晃,七天时间过去了。

    此时距离天汉城废墟的选拔赛,只剩一天。

    所有人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或是打坐休养,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或是将自己修炼的武技练习得更加熟练一些。

    这个时候,在一座豪华的宫殿内,梅云鹏哈着腰,用又敬又怕的目光,看着盘膝坐在首的弟弟。

    对方明明是他的弟弟,但是此刻,梅云鹏却如同一个奴仆一样,卑躬屈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看着弟弟梅云鹤腰间那代表着精英弟子的身份玉牌,梅云鹏眼眸深处,浮现出一抹嫉妒的神色。

    但是很快,他急忙将头垂下去,深怕被梅云鹤发现。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梅云鹤依旧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梅云鹏心焦急,甚至额头都沁出细密的汗珠来,但是却依旧不敢开口。

    终于,在梅云鹏熬得头皮都要炸开的时候,梅云鹤睁开眼,朝他扫来“你有事?”

    “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呼吸都不敢大声,你问我这三个字?”梅云鹏其实此刻心里很想说这一句,但是很显然,他不敢。

    从口说出来的,已经是口是心非的另外一番话“弟弟,你这一次可一定要帮我啊!”

    短短一句话,透出无委屈、悲愤的味道,再配梅云鹏此时那眼眶里涌出的眼泪,若是此刻让他跪在街,恐怕立刻会有无数人给他施舍钱财。

    可惜的是,梅云鹤不是普通人,甚至于他此刻对梅云鹏还怒气未消。

    冷哼一声,梅云鹤望向自己的兄长“你是嫌前几天的教训还不够?”

    梅云鹏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身子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前几天的时候,他放出话来,说要报复楚言,甚至连价码都开了出来任意打断一只手或是一条腿,给五十块灵石。

    这个消息放出的当晚,他被梅云鹤捏断了双臂。

    而且梅云鹤出手极狠,丝毫没有考虑兄弟情义的样子,一寸一寸,捏断了梅云鹏的手,虽然事后也给了丹药,让梅云鹏快速恢复了伤势,但是当时的痛苦,却是让梅云鹏每次想来,都情不自禁哆嗦。

    此刻再被梅云鹤提起,梅云鹏的膝盖顿时阵阵发软,几乎当场要跪下来。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将戏演下去。

    内心的恐惧,此刻让他脸浮现出恰到好处的惊慌和无助。

    梅云鹏吸了吸鼻子,抽噎道“弟弟,我这个做哥哥的已经知道一次的事情做错了,你也已经惩罚过我了,我再向你道歉一次不行吗?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同父同母,虽然我你年长几岁,成长的时候,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但是也算是一起玩到大的,你算不看在其他方面,而是看在血浓于水的亲情,你也要帮我这一次啊!”

    梅云鹏这番话,听得梅云鹤直皱眉头。

    从心底来讲,他根本不希望有这么个哥哥。

    自己这个兄长,这些年来仗着他的名头,做了多少坏事,没有人他还清楚。

    每一次,梅云鹤都要为他擦屁股。

    可是这一次呢!

    因为之前扣下楚言奖赏那件事,梅云鹤拍自己老师的马屁,结果给拍到了马腿,惹得自己那个老师不快,以至于收徒一事,到现在还没有盖棺定论。

    所以梅云鹤心里面也很慌。

    收徒一事一天没成,那么自己那个老师,随时可以和自己撇清关系。

    所以那件事情之后,梅云鹤一心修炼,再不去找楚言的麻烦,所希望的,是在未来老师的心,重新搏回好的印象。

    可是结果呢!

    在这种关系到国教大选的关头,自己这个兄长,居然说出那样的话来!

    要是让自己未来老师知道了,算不是自己的缘故,自己必然也会被迁怒。

    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前程,可真的说不准了!

    也正因为如此,梅云鹤才会那么生气。

    你梅云鹏自己要死可以,别拉我垫背!

    结果呢,梅云鹏今天居然还有脸来找自己。

    一时之间,梅云鹤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梅云鹏刚刚那番话,也的确让他无法反驳。

    他们是兄弟,体内流淌的是同一血脉。

    一念如此,梅云鹤心微微探口气,目光淡淡扫向梅云鹏“你什么意思。”

    眼见梅云鹤有松口的迹象,梅云鹏心顿时雀跃得都要跳起来了。

    强行按耐住内心的激动,梅云鹏急忙道“我想要弟弟你给我安排十来个凝脉境二重圆满的——”

    话未说完,梅云鹏见到梅云鹤投来那足以杀死人的目光,急忙改口“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直接说,不然我打断你双手双脚,让你明天爬着去天汉城废墟!”梅云鹤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