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被吓到了
    “天心境!”

    “师!”

    “我的天!”

    顿时之间,现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能够悬空飞行的,那必然是天心境的强者!

    一个小小的水湾集市,居然吸引来了天心境的师,这个消息,瞬间引发了轩然dàbo。

    至于噬魂双煞的死,众人此刻的态度出地统一了居然敢打师的主意,真是死有余辜。

    楚言径直迈步,走出人群的视线后,才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江盼梦赶了过来。

    说起刚刚那群人被楚言唬住,眼露出又敬又怕的神色时,江盼梦忍不住捂着嘴直笑。

    虽说都是修士,但是两人依旧还只是十多岁的少男少女。

    一想到楚言刚刚惊呆众人的表现,顿时之间,江盼梦也不觉得虚灵踏空是一门无用的术法了。

    像刚刚那种场景,偶尔亮一下,吓唬一下人,还是感觉暗爽无的。

    虽说解决掉了两个不怀好意的修士,但是楚言和江盼梦也没有掉以轻心。

    修士之,散修的戾气普遍最重。

    这和他们生存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散修想要提高、晋升,所需的资源,都要去争、去抢,所以他们起宗门弟子和家族子弟,内心往往要更加狠戾。

    等到那群修士回过味来之后,恐怕会意识到,楚言根本不是天心境。

    到了那时候,不排除有人怀着不同的目的,沿途来找楚言和江盼梦了。

    为了避免这些不必要的麻烦,楚言和江盼梦离开水湾集市之后,立刻路。

    算英俊抱怨楚言这一次又没有把那两个修士的尸体带,嚷嚷着要楚言回去拿尸体,不然它怎么怎么,楚言也没有搭理它。

    一路向北而去,走了十二天,两人接近北云地区的时候,这才稍微放慢了速度。

    而到了这个时候,楚言也才有时间,仔细检查一下从噬魂双煞那里得到的储物袋。

    从他们二人身,楚言一共得到了三个储物袋。

    打开第一个的时候,楚言知道,这个储物袋必然是属于那个瘦子修士的。

    原因很简单,那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着足足百本那种不良画册。

    楚言目光一瞥,除了《女修白洁》之外,还有诸如《少年修士āb》《玲珑门三姐妹》《我的狐仙道侣》这一类,看名字让人浮想联翩的书册。

    楚言将这储物袋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之后,取走了其的灵石和一些丹药,那些书册,看都不看,随手都扔到了一边。

    江盼梦并不知道这瘦子修士原本是干什么的,眼见楚言居然将一堆书册丢到一边,出于好,她走过去翻看了几下。

    片刻之后,她满脸红晕走了回来。

    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以至于她接下来整个晚,看着楚言的眼神都似嗔似怪,眸带着水雾,让楚言感觉到莫名其妙。

    第二个储物袋里面,是一堆零碎的东西,其不少看去,有点像是世俗的凿子、钻头还有刨子什么的,不过这些东西,显然都有铭纹刻画在面,不是普通的物件。

    看着这些东西片刻,楚言突然脑闪过一道白光,立刻想到,这些恐怕是那胖子修士造假的工具了。

    虽然楚言对于坑蒙拐骗不感兴趣,但是想到那胖子修士高超的造假手段,还是决定先将这些工具留着,不予销毁。

    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会派用场。

    第三个储物袋,也是属于那胖子修士的。

    这个储物袋里面装着的灵石,要之前属于瘦子修士的那个多得多了,足足有七百多块。

    楚言此次在水湾集市,总共才花了不到四百块灵石,现在一颠一倒,他还赚了三百多块。

    胖子修士用的利器是弯刀,不过楚言在他的储物袋,还发现了几柄长剑,其最低的也是五品利器。

    楚言想到江盼梦用的是剑,所以这几柄长剑,他都送给江盼梦了。

    有了一次的经验之后,江盼梦也没有推辞,道一声谢后,接到了手里。

    不过江盼梦将楚言对他的好,每一次都牢牢记在心里,心想着以后要是有机会,也要和楚言共享资源。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楚言还在胖子修士的储物袋里面,发现了一个精美的口袋。

    这个口袋和储物袋里的其他东西明显格格不入,于是吸引了楚言的注意。

    将口袋打开之后,里面滑落出来的,是一张表面颜色妖异的头套。

    这头套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像是一张充满弹性的皮子,但是表面又看不出来任何缝纫的痕迹。

    头套属于脸颊的一面,绘着急剧视觉冲击力的诡异色彩。

    这样东西能够被胖子修士如此小心收在储物袋,楚言自然不觉得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东西。

    沉吟片刻后,楚言让江盼梦看着自己,然后将这个头套套在了脑袋。

    当头套的面颊部分和自己的脸贴合到一起的时候,楚言感觉到一阵凉意。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秋高气爽的时候,几滴雨丝落到脸的感觉一般。

    在楚言正要细细感受一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江盼梦此刻看着自己的表情,仿佛是白天见到了鬼一般。

    “怎么回事?”楚言立刻问道,伸手要揭开头套。

    “不要动!”江盼梦愣了一下,急忙摆手。

    “怎么了?”楚言越发疑惑起来,因为此时他发现,江盼梦的眼神,从刚刚的惊异,到疑惑,再到现在的饶有兴致,眸带笑。

    眼见江盼梦是含笑看着自己,也不作答,楚言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扭头朝一旁正在发呆的英俊望过去“我的脸怎么了?”

    下一刻,楚言看到小白猪瞬间瞪大了双眼,身子一下子绷得笔直,嘴巴猛然张了开来。

    不过小白猪反应很快,立刻伸出前蹄捂住了自己的猪嘴。

    但是即便这样,它还是发出了含糊不清的一声“我艹”。

    “到底怎么了?”楚言越发疑惑。

    “好了好了,你自己看吧,刚刚真的是吓到我了。”江盼梦笑着取出一面小镜子,举到了楚言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