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五百七十九章 你们忽略了一件
    沈皇先是一愣,下一刻,内心充满了滔天的愤怒。

    “故弄玄虚!”他狠狠一甩袖子,之前脸的冷笑完全不见,恶狠狠瞪一眼沈晴,“过会儿擂台,我会让你为刚刚的话后悔的!”

    沈晴却没有再回应他,转身走了回去。

    眼见江盼梦等人关切地朝她围过来,沈晴难得做出反应,摇摇头道“我会努力的。”

    抬起头来,沈晴见到站在众人最后面的楚言。

    她抿了抿嘴唇,握紧了拳头。

    抽签结束之后,过一会儿第一场赛要开始了,除了沈晴留在擂台旁边,其他人都已经回到了看台的座位坐下。

    碎星楼众人虽然对今天的赛充满了斗志,但是此刻赛在即,他们的心,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楚言坐下没多久,余光看到旁边坐下来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熟悉的淡淡清香传来,楚言不用扭头,知道是谁来了。

    “怎么过来了?”楚言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那边看得不太清楚。”林妙然微微噘着嘴,“而且你又不过去,我只好主动跑来了。”

    话未说完,林妙然感觉自己的小手被楚言握住了。

    顿时之间,她心尖一颤,脸颊发烫,不过却没有将手抽开。

    “我感觉这样子不太好。”沉默片刻,楚言突然又开口说道。

    “嗯?”林妙然不解看他。

    “我感觉你那群师兄师弟,好像都要把我吃掉一样。”

    顺着楚言扬起的下巴望去,林妙然顿时看到,玄月门那一边,所有男弟子,此刻都用恨恨的目光望向楚言,眼有愤恨,有嫉妒。

    “还有一个小萝卜头。”这个时候,楚言又望着那一群人,最为醒目的芙蕊说道。

    “噗嗤。”林妙然顿时忍不住笑倒在了楚言怀里。

    她这个举动,顿时之间,仿佛是一勺开水浇了滚油,引起玄月门那一边轩然dàbo。

    不少男弟子,顿时蹭一声跳了起来。

    人群背后的蓝玉,此刻竭力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态,但是眸的怒火,却是恨不得将楚言烧成飞灰,紧握的拳头,那指甲都继续要刺入肉。

    “你还真不怕我惹麻烦。”楚言无奈说道。

    不过嘴虽然这么讲,他握着林妙然的手,却变得更紧了,两人手指交错,紧紧扣在一起。

    感受着那灼人的温度,林妙然霞飞双颊,垂头轻声道“你还用怕麻烦呀,一次那几个师兄找你麻烦,结果你不是狠狠讹了他们一笔,我听说汤师兄回来的时候,脸都给气歪了,最后还是找了执事帮忙,才把嘴巴给恢复原位。”

    “这么严重?”这件事楚言倒是没有听说,顿时惊得瞪大眼睛。

    似乎是想到那有趣的场面,林妙然顿时捂住嘴巴嗤嗤笑起来,眉眼弯弯,双肩颤抖不停。

    片刻之后,她收敛了神色,正色问道“楚严,你告诉我,你对这场赛怎么看?”

    “你怎么看?”楚言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所有人——好像都不是很看好。”沉吟片刻后,林妙然说道,“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你这次的顺序不太好,排在了最后一个,而且你的对手,也有境界优势。”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很显然,林妙然对于楚言他们,充满了担忧。

    “我相信他们。”楚言笑了笑。

    林妙然望着楚言,她可以看得出来,楚言不是在故作轻松,他是真的相信。

    “有时候你要相信,意志这种东西,是可以凌驾于实力至的。”楚言扬起下巴,指了指已经开始走擂台的沈晴,“如这一场,我相信阿晴不会输。”

    “她的对手我刚刚问过了,听说是苍羽门外门弟子小有名气的天才,也得到了家族的支持。”林妙然说道。

    她对沈晴并不陌生,所以此时林妙然的心里,也是希望沈晴可以获胜的,这种感情,是人之常情。

    “沈皇是沈晴的堂兄,所以这一场,沈晴绝对不会输,而且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输。”楚言想了想,继续道“起意志的话,沈晴大约是我所见过的,最强悍的修士了。”

    林妙然露出惊讶的神色。

    她认识楚言这么久,两人之间每月都有书信来往,但是却还从未听楚言如此评价过别人。

    “她……会赢吗?”迟疑一下,林妙然不确定道,“沈皇,在苍羽门都被称为天才。”

    她原本觉得沈晴获胜的希望不大,因为她刚刚对楚言说的话,其实很保守了,事实她听到的关于沈皇的传言,要刚刚所讲的,要辉煌数十倍。

    区区一个天才的名号,已经不足以概括沈皇的天赋了。

    但是楚言却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些,他对沈晴的自信,有些叫人难以相信。

    “妙然,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话,其实忽略了一个足以左右赛结果的事实。”在这个时候,楚言开口道。

    “是什么?”林妙然赶紧问道。

    “哈,很简单的。”楚言笑了,“我们都知道阿晴有着远超常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这两个品质,让人忽略了一件事,那是——她也是个天才,引起过宗门抢夺的天才!”

    林妙然呆住,目光之,有光芒在闪动。

    她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和所有人都想错了。

    碎星楼战斗能力不强这是事实,但是至少沈晴和楚言,都不是传统意义的碎星楼弟子,而且从楚言之前书信提到的信息来看,那叫做李修、苏见远和江盼梦的,也不是碎星楼常见的那种重铭纹阵法轻战力的弟子。

    这个时候,擂台,赛即将开始。

    沈晴深吸一口气,取出自己的巨斧,面对沈皇。

    沈皇手一柄青色长剑,表面光霭吞吐,摄人心魄。

    “半步灵器!”

    “这苍羽门弟子手的,居然是半步灵器!”

    台下先是一静,下一刻,惊人的呼喊此起彼伏传来。

    一瞬之间,周围望向碎星楼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同情。

    这第一场赛,因为同样是凝脉境一重小成的缘故,还有人觉得碎星楼或许有搏一把的机会。

    但是此刻,随着沈皇展露出他半步灵器的长剑,在众人看来,碎星楼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泯灭了。

    “三招。”沈皇看着沈晴,似笑非笑,“堂妹,三招之内,我要打败你,让你明白你所谓的证明自己,和主支的要求是多么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