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失误了
    “等下你知道了,先安静一点。”楚言斜睨一眼。

    “我这不是着急嘛。”英俊嘀嘀咕咕,不过还是按楚言所要求的那样,闭了嘴巴,睁大眼睛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太乙原木针从楚言手掌消失之后,楚言掌心的伤口,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过楚言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他从回音环取出一块灵玉,地开始抽取灵玉的灵气。

    “你——”英俊惊讶地张开嘴巴,不过一想到楚言刚刚说的话,急忙用两只前蹄捂住了嘴。

    只是它眼惊诧的神色,却依旧在传递出一个信息你疯了!

    灵玉储存的灵气极为浓郁,即便是现在的楚言,也没可能一次吸收一整块。

    如果他强行抽取一整块灵玉的灵气的话,经脉恐怕会直接撑得爆掉。

    可是这个时候,英俊却看到,这块灵玉的光芒虽然不断黯淡下去,但是楚言的脸,却没有出现丝毫痛苦的神色。

    不过楚言最后也没有抽干灵玉全部的灵气,途将灵玉重新收了起来,闭眼细细感受一番,脸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现在可以说了吧?”等到楚言再次睁眼,英俊小声问道。

    “你那么聪明,现在应该也能猜出来了吧。”楚言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因为那太乙原木针的作用?”英俊想了想后说道。

    它见楚言吸收了那么多灵气,结果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境界也没有发生变化,所以估计,那灵玉的灵气,刚刚都被楚言注入到太乙原木针里面去了。

    见到楚言点头,英俊知道猜对了。

    但是它又不理解了“灵玉的灵气纯度要远超灵石,你这么做,不觉得浪费吗?还是说太乙原木针有什么特殊的功效?”

    以它对楚言的了解,它相信楚言不会随便浪费灵玉那宝贵的灵气。

    “太乙原木针,封灵藏气。”楚言笑着抛了抛原本装着太乙原木针的那个木盒,然后一把捏碎,“我也没想到,这个弟子身居然有这样好东西,你还记得我和你讲过,和钟伟赛的时候,他使用的牧灵珠吗?”

    “嗯,记得。”英俊点头,“你说牧灵珠虽然可以贮藏灵气,但是缺点也很大,一是牧灵珠可储存的灵气数量太少,二来则是牧灵珠的灵气会散逸掉,所以要经常补充。”

    “对。”楚言笑道“而太乙原木针,是没有这两个缺点的牧灵珠,而且它可以随我心意,不时将储存在其的灵气注入我的体内,辅助我提升境界。”

    闻听此言,英俊立刻明白了。

    楚言将太乙原木针打入体内,而刚刚那灵玉的灵气,贮存到太乙原木针里面去了。

    如此一来,他施展术法需要灵气的时候,太乙原木针可以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

    而他需要灵气修炼的时候,也可以从太乙原木针抽取,不用像之前那样,不时要将灵玉取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更让英俊觉得阴险的是,钟伟使用牧灵珠,需要取出来,别人一眼可以看到。

    但这太乙原木针不同了。

    因为它藏在楚言体内的缘故,楚言算使用,别人也不可能知道。

    “真是太卑鄙,太奸诈了。”英俊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过虽然语气凶恶,但它的眼,却是满满的兴奋神色,似乎对楚言的这种“卑鄙和奸诈”,很欣赏的样子。

    “我也没想到这个弟子身居然有这样的好东西,如果他已经用了的话,恐怕我也没有办法发现,既然如此,饶他一命好了。”

    楚言沉吟片刻,开始扒这个兽皇阁弟子身的衣服。

    眼见此景,英俊突然涨红了脸,兴奋地猪头好似一块红艳艳的猪肝“这、这是你平时所说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你想什么呢!”没好气在猪头敲了一下,楚言扒去这个兽皇阁弟子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千罗鬼面再一戴,顿时之间,活脱脱一个兽皇阁弟子,站在了英俊的面前。

    地躺着一个,身边又站着一个,光看脸的话,一时之间,英俊根本分不清谁真谁假。

    而且兽皇阁弟子身材普遍高大,体型方面,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除非是对这个兽皇阁弟子极为熟悉之人,接触之后,才有可能发现破绽。

    不过真要有那个时候,发现破绽的人,恐怕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毕竟论动手,楚言自信绝对会其他人要快。

    “只是可惜,刚没来得及问出这个家伙的名字。”楚言斜睨英俊一眼,言下之意是该轮到你了。

    说话的同时,他迅速在这个昏迷的弟子身边布下一个幻阵和迷阵。

    如此一来,阵法之外的人,是不可能看出来这里被困了一个人,而阵法里面的人,也不可能轻易逃脱出来。

    毕竟不是生死仇敌,楚言思索一番后,还是没有痛下杀手。

    “我刚已经问清楚了。”英俊一下子明白了楚言的意思,说道,“这个弟子叫做公孙英明,是兽皇阁一位执事的族人,凝脉境二重大成的境界,除了御兽之外,使用的利器是刀。”

    楚言从刚刚的战利品找出一柄六品利器的宽背长刀。

    英俊扫一眼道“是这个。”

    “好,从这一刻开始,我是公孙英明了。”楚言道,“还有一点,刚刚他说的方师姐留下的辉记,是怎么回事?”

    楚言既然打晕了一个兽皇阁弟子,而且还扮成了这个家伙的模样,自然要将榨干此人全部的利用价值。

    “哦,这个我也问清楚了。”英俊得意洋洋,“他说方师姐发现了其他宗门的弟子,不过好像不太好对付,所以利用了兽皇阁特殊的秘法辉记,标记了位置,召集周围可能存在的同门前去帮忙。”

    “果然是这样。”楚言冷笑一声,“方向和距离呢?”

    “应该是——”英俊沉吟一下,抬起蹄子指向一个方向,“在那里。”

    “距离的话,距离这里好像大约是七十里。”英俊补充道。

    “该死!”楚言脸色陡然一变。

    “怎么了?”英俊急忙问道。

    楚言一把将它抓到自己肩膀,拔腿朝着这个方向猛冲而去。

    “这个方向和距离,应该是妙然此刻所在的范围!”楚言猛冲的同时,取出灵犀玉,发去一段讯息。

    过了好久,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失误了,刚刚应该早点问的。”楚言的心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