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六百四十三章 灵晶
    曹峰等人的惊讶还没有结束,这个时候,看到一团黄灿灿的东西,从那黑猩猩雕像的内部掉落下来。

    在苏见远的bghuo乱舞之下,黑猩猩雕像几乎被切成了几十块。

    但是这黄灿灿的东西,却是完好无损,此刻从雕像原本腹部的位置飞了出来,落在了地。

    这样东西掉落地后,发出的不是砰一声闷响,也不是金属落地的清脆声响,而是类似于水滴入水,叫人耳膜都微微一鼓声音。

    “这是——”

    感受到这东西面突然涌出来的一股灵气,在场众人,齐齐一愣。

    下一刻,江盼梦率先出声“是灵晶!”

    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楚言不动声色,捡起地一块黑猩猩雕像的碎片,向内壁一看。

    不出他所料,这雕像的里面是空的,内部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

    这些纹路,是阵纹。

    “果然是这样,这些雕像根本是用阵法驱动的傀儡,和苏师姐当时属地那会说话的木牛木鼠一样,而那灵晶,是驱动这阵法的动力。”楚言目光一凝,瞬间弄清楚了这其的关键。

    在修士的世界,灵钱、灵石是硬通货,而灵钱和灵石更高级的,则是灵晶了。

    至于灵玉,普通修士根本接触不到,那不提了,许多修士修行一辈子,恐怕都只是听过灵玉之名,而未见过其物。

    而相灵玉,灵晶若是有条件的话,修士还是可以见到的。

    相灵石的话,灵晶更多用于各种大型阵法之,作为阵法的动力所在,不过用于修炼的话,它的效果虽然远不如灵玉,但是起灵石,却也有明显的提升。

    对于现场的修士而言,如果将灵石作世俗的银子的话,那么灵晶是同体积的金子了。

    “好东西!”苏见远禁不住发出一声欢呼。

    眼见解决这些雕像,竟然可以得到灵晶这种好东西,顿时之间,众人不觉得面对这些战力凶猛的雕像,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了。

    “苏师弟,你先拿着。”范成将灵晶朝苏见远抛了过去。

    碎星楼弟子一项团结,特别是此次参加国教大选的几人,早有了荣辱与共的关系,所以此刻见到灵晶,并没有人生出独占的念头来。

    再说了,棋盘还有那么多灵晶,最后必然谁都有份。

    这个时候,林妙然他们那一群人猛力围攻之下,巨大蝙蝠形态的雕像,被沈晴一斧子砸塌了小半边身子。

    这一下砸得很巧,正好将其的灵晶给砸了出来。

    失去了阵法枢,这蝙蝠形态的雕像顿时变成了一动不动的雕像,硬邦邦从半空栽落下去。

    而因为灵晶是被沈晴打出来的,于是这块灵晶众人自然让给了沈晴。

    眼见两块灵晶都已经被人夺走,兽皇阁几个弟子顿时一阵眼红。

    兽皇阁弟子因为修行的重点一般都放在御兽身的缘故,他们本身的境界和实力,是要稍弱于其他宗门的同阶弟子的。

    这也是他们的弱点。

    此刻见到对修行有大大帮助的材料,而且还是效果远超灵石的灵晶,顿时之间,他们所有人都牟足了劲,指挥御兽,朝着那鹰头狮身雕像猛烈攻击。

    甚至连断了手臂的葛鸿飞,此刻也一边往口灌着丹药疗伤,一边指挥金毛犼,挥舞着大爪子在雕像身抓出一连串的火星。

    这雕像刚刚出现的时候,的确打了在场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这些雕像只是在阵法的驱动下,依靠着身坚硬的材料攻击众人,本身却没有丝毫智慧。

    此时兽皇阁弟子彼此配合,再加御兽悍勇的攻击,不久之后,将这鹰头狮身雕像打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从那破烂的腹部,已经隐隐约约看到灵晶渗透出来的huángsè光芒。

    曹峰闻言大喜“快打碎它!”

    在这个时候,孟勇的御兽猛地一个冲撞,砰的一声,鹰头狮身雕像顿时如出膛的炮弹一般,朝着不远处的楚言飞了过去。

    眼见此景,曹峰心莫名生出一股不妙的念头。

    自从之前差点挨了这“罗天成”一刀后,他对这个同门心颇多忌惮。

    此时他内心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一股预感,这一块他觊觎的灵晶,是落不到自己手里了。

    而其他几人却不这么想,在鹰头狮身雕像被打飞出去的刹那,他们齐齐追了去。

    但在这个时候,楚言拔出金刀,迎面直接斩落。

    众人要联手才能打退的雕像,此刻在楚言面前,好像一块柔嫩的豆腐,唰的一声,被切成两半。

    其那块金灿灿的灵晶,自然也一下子落到了楚言手里。

    “谢谢了。”楚言嘿嘿一笑,毫不客气,将灵晶收入储物袋。

    眼见这一幕,梁清、孟勇、葛鸿飞瞠目结舌。

    他们之前耗费力气,好不容易才将这雕像几乎打爆。

    原本想着能争夺一把胜利的果实,结果最后直接便宜了之前一点力都没出的“罗天成”。

    “罗师兄,你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太合适吧。”回过神来后,孟勇脸色一沉。

    在刚刚的战斗,他的御兽出力最多,但是现在却连灵晶都没看到,被人夺走,心的郁闷,可想而知。

    “雕像为我所破,灵晶归我难道有问题?”楚言才不管对方怎么想,进了他口袋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再归别人。

    而且兽皇阁是此次赛的竞争对手,这种不需要花费多大力气,可以削弱消耗对手,增强自己的事情,他只希望多多益善,怎么可能再把到手的灵晶交给对方。

    “你要是不服气的话,自己去打爆一尊雕像,到时候我肯定不会去抢。”不等孟勇反驳,楚言冷笑着说道。

    “你!”孟勇牙关一咬,恨恨转身,正要去找下一尊雕像。

    这个时候,楚言的声音又幽幽传来“其他人我说不准了。”

    闻听此言,孟勇心头一颤,扭头朝他望来“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然懂,又何必我再细说。”楚言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孟勇瞳孔一缩,再度面对其他几个同门的时候,眼眸之,已然多出了几分之前没有的警惕和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