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不同待遇
    砰!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声音。

    好像擂动了一面足足可以装下数千人的牛皮大鼓,又像是夏日酝酿了足足一整个下午,终于释放出来的滚雷。

    这一瞬间的响声,直接将天空到地面的虚空,都震得几乎粉碎、塌陷。

    一眼望去,那一片区域,好似都变得混沌起来,叫人以为是有一根高大的柱子,立在了那里。

    被击的天心境师,口哇的射出一股血箭,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来。

    他身的斗篷,也是一件法宝。

    但是此时这件法宝,犹如纸糊的一般,变成一片一片的,随风吹得漫天都是。

    而他的身,也撕裂出道道伤口。

    伤口之,鲜血飙射。

    往远处足足飞出去十多里之后,他才满脸惊骇地停了下来,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朝犬身望过来。

    脸的肌肉在抽搐,眸的神色变换不停,脸色时青时白、时红时紫,身子更是在意肉眼可见的幅度战斗。

    他的心脏,剧烈跳动。

    “犬神山……犬神山……”口喃喃,目光落到此刻一直望着山脚走去的楚言,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为什么不阻止他!他都已经走进去了!”

    自己天心境,却被打得如此狼狈。

    而那个凝脉境,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待遇差距如此巨大,一时之间,让他难以接受。

    与此同时,林妙然也问出了楚言同样的问题。

    她惊讶地朝远处不敢再往前靠近一步的天心境师望了一眼,然后目光再落回到楚言面前。

    她很惊喜,也很好。

    原本林妙然以为楚言是另外还安排了什么后手。

    但没想到的是,犬神山居然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出手。

    要知道,那可是天心境啊!

    在云傲疆国六大宗门,天心境可是宗门的顶梁柱!

    林妙然的老师,也是天心境。

    所以她更加深切地明白这个境界的强大。

    可是今天,楚言先是斩杀地元境,哪怕是后来正面对拼,都不落下风。

    后来更是戏耍天心境。

    这些事情,如果传回到云傲疆国,恐怕会让所有的宗门都深深震撼。

    要是传到霓裳公主未来要进的宗门,恐怕那宗门立刻会将楚言这样的才收入门,连考核都可以直接免去。

    因为这样的事情,不能说后无来者,至少在有修士诞生以来,绝对是前无古人的。

    “你怎么这么自信,认为犬神山会出手对付那个天心境,而不来对付你?”

    这是林妙然问出的问题,也是楚行的老师此刻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

    “这其实是两个问题。”

    楚言笑了笑,继续道“第一个是为什么我认为犬神山会对付那个天心境。

    第二个是为什么犬神山不会阻止我走进来。”

    “嗯嗯,两个算两个吧。”林妙然点点头。

    她现在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啊。”楚言低头看看自己踩在雪的脚印,然后抬头笑笑,“他过界了。”

    “过界?”林妙然好眨眼。

    “越过犬神山的地界了,山峰自然不会放过他。”楚言指了指远处已经快看不清的那块界碑。

    片刻后,他轻轻叹口气“是可惜,犬神山没有杀了他,只是将他逼退了。”

    如果此时楚行的老师听到他这句话,恐怕会拼着再被犬神山轰一记的代价,也要和他理论一番。

    你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是逼退了?

    我都快被打爆了好不好!

    “那第二点呢?”林妙然赶紧问道。

    事实,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也是楚行的老师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第二点嘛。”楚言沉吟片刻,抬头望向远处巍峨的山峰。

    此刻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洒下。

    铅灰色天空下的犬神山,更是透出一股之前没有的肃穆味道。

    “那是因为,我有一颗敬畏之心。”

    楚言轻轻说道。

    “敬畏之心——”林妙然喃喃思索着楚言说的这句话。

    楚言没有说的是,一个能够让紫府境都不敢轻易踏入的禁地,你一个天心境,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底气,觉得自己可以在里面肆意妄为。

    之前楚言从孔辞口听说犬神山的时候,他有了一个猜测。

    这个猜测,还是来自于千机盒看到的影像。

    楚言也说不来为什么,当时第一次听说犬神山的时候,他的脑海,不由浮现出来了千机盒所见到的万妖葬场的影像。

    这是妖族的葬身之所,也是妖族的圣地。

    如果从世间生灵的角度来看的话,这里埋葬了无数的强者。

    发掘强者的墓葬,已经是对逝者的不敬。

    而这种时候如果你还不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的话,强者的神念,必然会让你受到惩罚。

    仙路之,任何一个走得你远的人,都有让你值得尊敬的地方,这是楚言初次见到归墟塔的时候,领悟出来的道理。

    “妙然,接下来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留在这犬神山内。”

    在林妙然还在回味楚言刚刚那句话的时候,她听到对方再度开口。

    她刚下意识想说,犬神山的传说,不是闯入者都有来无回嘛。

    但是想到刚刚楚言的态度,再想到楚言和那天心境截然不同的待遇,她像是明白了什么,眸闪过一丝光芒,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楚言再度开口。

    “既然需要犬神山力量的庇佑,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都需要对它怀有一颗敬畏之心。”

    “那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林妙然问道。

    沉吟片刻,楚言道“最少,怕是要有一年了,毕竟蛇毒不清,哪里都不安全。

    而且我相信,那个天心境绝对不会放过我们。

    只要我们踏出这犬神山一步,他恐怕立刻会杀了我们。”

    说到这里,楚言望向林妙然“一年时间,可以吗?”

    “可以。”林妙然认真点头。

    她不会感到孤单,反而此刻心还泛起了一丝丝喜悦、甜蜜和羞涩混合的情绪。

    说起来林妙然此时自己都不太敢相信,从她认定楚言的那一刻起,她还从来没有和楚言在如此长的时间单独相处过。

    一想到接下来可以有足足一年的时间和对方单独相处,她的心跳此刻都不由加快,脸颊微微发烫。

    “这一年我们要做的事情会很多。”

    楚言笑了笑“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会一件一件告诉你,不过在入山之前,我觉得这件事情,要先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