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比殴打还容易
    这个修士此刻脸看去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眸却闪烁着惊疑不定。

    此刻的他和之前样貌、身形完全不同,根本是两个人。

    可是楚言刚刚分明是直奔着他来的。

    这不符合常理。

    甚至这个时候,他心底产生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那是一年之前,楚言了他的蛇毒,被他派出的人手追得被迫只能躲进犬神山。

    而现在,他们的身份似乎倒转过来了。

    楚言如今是在追着他了。

    而且茫茫人海,楚言一下子能锁定他。

    一念如此,这一具楚行的化身心,生出种种不服和恶念。

    “怎么发现你的?”楚言望着对方,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当然因为你长得丑啊。”

    这具化身脸的肌肉,瞬间扭曲起来,旋即大吼“既然如此,今天我们来做个了断吧!”

    楚言笑得更加不屑了。

    “只用了一具化身,而不是本体,也好意思说做个了断?”

    楚言的话,让楚行又羞又恼,感觉像是被扇了个巴掌,脸颊火辣辣疼。

    天生妖蟒之体,随着境界的提升,会在血脉渐渐觉醒一些秘术。

    无论是之前将妖蟒精血赐予他人,让其可以掌握追踪只能,还是如今以精血强夺其他修士的肉身,都是楚行如今掌握的秘术。

    这沈晴的镇狱神象体,随着境界提升,力量越大;江盼梦当年的烈焰凤凰体,随着境界提升,掌握本命武技、术法一个道理。

    而如今楚行施展出来的这抢夺肉身的术法,也直接证明了,这一年的时间,他的境界,又有提升。

    这一点,楚言自然看在了眼里。

    只是现在,用这明显是怕死的手段,口却大义凌然喊着做个了断。

    实在是——丢人。

    被楚言嘲弄,楚行恼羞成怒。

    “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笑话我!”暴怒之下,楚行眸闪烁出妖异的绿色光芒。

    这一刻,他身后的虚空都仿佛塌陷下去。

    阵阵妖风,平地而起。

    只是现在周围的修士都在疯狂逃命,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变化。

    “破浪海龙!”

    一声怒吼,楚行一掌拍出。

    刹那之间,方圆数十丈的空气,全都堆积过来。

    这一片虚空,好似一下子注满了海水一般。

    看向前方的景物,都变得混沌、折叠。

    巨大力量,一下子朝着楚言镇压。

    四周地面,连连破碎。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虚空挣扎出来,毁灭万物一般。

    恐惧的气息,顿时之间,让那些崩溃逃命的修士更加恐惧,一个个恨不得长出四条腿来,只求尽快离开这里。

    “万海门的术法,你这点本事?”楚言微微摇头,“太弱了。”

    这一点力量,根本不能对楚言造成任何影响。

    简直和吹面不寒的威风没有太大区别。

    “是吗?”楚行的脸,突然露出一丝冷笑。

    下一刻,楚言的面前,猛地一个收缩。

    滚滚气浪,瞬息被拉扯,形成一个竖着的黑色漩涡。

    漩涡之,阴冷、暴戾、森然、嗜血,种种恐怖气息,仿佛是深渊暴兽,要从挣脱而出。

    与此同时,楚言四周的压力,骤然增大。

    一瞬之间,仿佛是万重山岳,狠狠压他的肩膀。

    “你完蛋了。”楚行狞笑连连,“万海门的术法,只是麻痹你用的,而我的杀招,则是——嗯?”

    楚行突然愣住。

    他看到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楚言,此刻轻描淡写耸了耸肩。

    顿时之间,四周凝固得犹如实质的虚空,像是摔碎的瓷器一样破碎了。

    万海门的术法,在他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再然后,楚言抬手,径直朝着眼前的黑色漩涡伸了进去。

    黑色漩涡里面,让楚言感觉到像是把手chāj了一片炎热的沼泽。

    里面好像还有个什么滑腻腻的东西,在怒吼着想要咬他。

    楚言皱了皱眉。

    “血祭dàfǎ!”

    他的手臂,此刻整条都伸入了黑色漩涡,所以从外面看,并不能看出来有什么异样。

    但是这一刻,不远处的这具楚行分身,却是脸色大变。

    先是面色惨白,再接着,竟然全身都颤抖起来,嘴唇微微嚅动,像是在喃喃说着“这不可能。”

    砰!

    像是原地一块钢铁bàozhà。

    黑色的漩涡随之一震。

    顿时之间,漩涡像是一个人萎靡了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小。

    不仅如此,包括旋转的速度,也逐渐放慢。

    片刻之后,从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漩涡,变成了一片凝固在半空的黑色沼泽。

    暴戾、凶残、绝望、愤怒的气息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此刻剩下的,只有死气沉沉。

    楚行目光直直望向楚言,眸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的身子,他的手臂,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

    楚言朝楚行斜睨一眼。

    楚行像是被电击一般,身子猛地一颤。

    然后他看到楚言缓缓将手抽了出来。

    而楚言的手里,抓着一团浓稠的血污。

    血污似红非红,似黑非黑,好像有生命一般,这个时候,还在楚言的手缓缓蠕动。

    楚言朝楚行龇牙一笑。

    楚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奋不顾身朝着楚言猛扑而来。

    这个时候,他的脸只剩无尽的恐惧“不——”

    楚言哈地一声笑出来。

    下一刻,脸色一沉,掌心一握。

    像是虚空扣了一个沉重的盖子一般。

    砰一身闷响,楚言手的这团血污瞬间炸开。

    楚行正急速冲来的身体,也在距离楚言不到一尺的地方,猛地停了下来。

    惊怒、愤怒、疑惑的神色,此刻彻底凝固在了他的脸。

    他好像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知道了楚言的各种底牌,知道了楚言的种种手段。

    对于楚言的实力,也有了极为清楚的了解。

    但是为什么,这一次他竟然败得如此凄惨。

    殴打小朋友,恐怕都没有这么轻松!

    “为……为什么……”楚行的口,艰难吐出一句话。

    “等你有胆子本体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楚言冷冷地朝楚行吹一口气。

    呼——

    顿时之间,楚行的身子像是风化一般,从脑袋开始变成沙粒,被风渐渐吹散了。

    而楚言的目光,此时落在了手的血水。

    他的眸,精芒闪闪。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