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九百四十三章 拿命来换
    席卷而来的凌厉剑芒,一瞬之间全部崩碎。

    锁魂枪像是压碎了一片片琉璃。

    大片大片的裂纹,咔嚓咔嚓,犹如密密麻麻的蜘蛛,朝着沈皇所在的方向不断蔓延。

    沈皇的脸色一瞬间变了。

    身处风暴之,他可以清楚感觉到来自对方身的恐怖力量。

    完完全全凌驾自己之!

    这怎么可能!

    沈皇倒吸一口凉气。

    在这个时候,劲风再起。

    呜呜呜呜——

    平地仿佛卷起一道漩涡。

    这一刻,他看到沈晴竟然松开了持枪的手。

    眼见这一幕,沈皇不由心里一阵轻松。

    这个蠢货,竟然在拥有优势的情况下,抛弃了自己的武器。

    真是蠢到没救了。

    但在这个时候,沈皇的脑陡然闪过一道白光。

    两年之前,国教大选,赛擂台的那一幕,如闪电一般,浮现在他的脑海。

    那个时候,沈晴也放弃了自己的武器,

    难道——

    沈皇瞳孔骤然收缩。

    他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

    看到沈晴骤然加速,他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往大脑涌去,手脚在这一刹那,变得冰凉。

    这个疯女人!

    “怒龙盘绞杀!”

    砰!

    空气一下子炸开。

    碎裂的剑芒,顿时炸成一片混沌。

    混沌之,陡然伸出一截白皙的手臂。

    五指弯曲,如探云龙爪。

    破开虚空的桎梏,直击到沈皇胸前。

    而这一刻,沈皇连反应都来不及,哪里谈得抵挡,甚至是反击。

    嗤啦!

    砰!

    胸口传来擂动战鼓一般的轰鸣,沈皇仰头哇地吐出一口血箭,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跌飞出去。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人几乎大脑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放肆!”

    在这个时候,一声暴喝,如平地惊雷一般响起。

    与此同时,一道碧色光芒,又细又长,充满凌厉、肃杀的味道,直射沈晴的咽喉。

    此刻沈晴身处半空,想要避开,十分困难。

    沈云山的心脏顿时紧紧揪起。

    要是沈晴被射的话,怕是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

    几乎是同一时刻,刚刚爆喝的那人,也飞驰而来,犹如大鹏展翅,越过众人头顶,稳稳落下。

    沈晴虽然一爪重创沈皇,但是她的死,似乎也是无可避免。

    在这个时候,楚言哈地笑了一声。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动的。

    等众人再次看到他的时候,楚言已经站在了沈晴的面前。

    他抬起的右手掌心,稳稳攥住了一支两尺长的绿色细箭。

    细箭的尾端,几根翎羽,此刻还在微微颤动。

    楚言缓缓挪开手掌,似笑非笑,望向刚刚落在不远处的那人“以大欺小,还暗偷袭,这——怕是不太合适吧。”

    被楚言此刻注视的,是一个年男子,看去四十岁左右的模样。

    他此刻眯着眼睛,脸色阴晴不定。

    刚刚爆喝的是他,出手射出这支细箭的也是他。

    事实,在见到主支的沈皇被打飞的刹那,他的确是对沈晴起了杀心。

    要不然的话,这支细箭,也不可能在沈晴身处半空,躲避不及的时候,直取她的咽喉。

    “严先生。”

    “是严先生。”

    “严先生是沈皇小时候的启蒙老师,难怪见到沈皇受伤,他会怒而出手。”

    “嘿,竟然惹得严先生出手,这下子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这分支来的小丫头来者不善,的确需要有人挫挫他们的锐气。”

    这个时候,四周沈家主支的族人,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话语传入楚言耳,他歪了歪头,笑道“你不是沈家的族人?”

    “您、您是严方磊严灵师?”

    这个时候,沈云山走了过来,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年人。

    “老东西,你认识他?”楚言斜睨沈云山一眼。

    对于这个称呼,沈云山格外不喜。

    但是楚言的境界摆在这里,而且他刚刚出手救了沈晴,所以沈云山也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和他计较了。

    “严方磊先生,是主支的客卿,在主支已经生活了二三十年了。

    许多主支的族人,从小都受到过他的指点。

    所以虽然严先生虽然不是沈家族人,但是在沈家却很受尊敬和爱戴。

    人人见他,都不称灵师,而称先生,以此显示尊重和亲昵。”

    说这番话的时候,沈云山刻意加重了“灵师”这两个字。

    意思是提醒楚言,这严先生也是地元境。

    因为只有达到地元境,才可以称为灵师。

    反正大小姐也没有受伤,你见好收行了,不要再和主支起冲突,免得到时候下不来台。

    “哦,原来是这样。”楚言点点头。

    看他恍然大悟的模样,沈云山分外满意。

    这小子听懂了自己的话了。

    但是下一刻,他听到楚言阴阳怪气道“如果不是早知道老东西你是沈家旁支的族人,我还以为你和这个严先生一样,都是沈家主支的客卿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沈云山脸色一下子变了。

    楚言脸色一沉“你眼睛是瞎的的嘛,没看到刚刚他出手是想杀了阿晴?

    从见到你的时候开始,你拼命跪舔主支,像条狗一样。

    所以我现在说你是沈家主支养的狗,有什么问题吗?”

    “你、你……”沈云山被气得又惊又怒,脸色时红时白,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滚一边去。”楚言没好气瞪了对方一眼。

    地元境气势轰然压迫,沈云山猝不及防,顿时感觉脸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眼前金星乱冒,往后连退了好几步,半晌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在场众人,都不知道楚言的身份。

    毕竟这里都是家族子弟,真正知晓楚言的人,绝大多数都身在宗门。

    更何况即便身在宗门,见过楚言本人的人,也是极少数,拥有身份的那些。

    正因为这样,之前楚言站在那里的时候,众人还以为他也是分支的族人。

    但是此刻见他骂起沈云山肆无忌惮的模样,顿时一个个都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现场一时之间鸦雀无声,几乎人人目光乱扫,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在这个时候,严方磊面无表情,朝楚言摊开手“把箭还给我。”

    语气淡淡,但是却透出位者的那种毋庸置疑的味道。

    此刻现场的沈家族人,都是以年轻一辈为主。

    他们从小受到过严方磊如严师一般的指点,此时见到对方这个模样,都不禁缩了缩脖子,感觉到阵阵畏惧。

    楚言握着这两尺细箭,朝对方龇牙一笑。

    “想要?

    “嗯。”

    “拿命来换。”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