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小女孩,大力气
    此刻进来茶摊的几人,看去像是一家子,有老有少。

    不过每个人的眸,都闪烁着湛然精芒,显然不像是简单人物。

    “客官,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事情要离开一下。

    你们坐着休息可以,我暂时没法招呼你们了。”木婉云走过去道歉道。

    “哦,这样啊。”几人之,看去五十岁下,精壮的年男子点点头,“那你去忙吧。”

    “好的,不好意思了呀。”木婉云再告一声罪,转身要离开。

    但在这个时候,这年男子做了一个手势。

    顿时之间,他身后几人,齐齐出手。

    五个人,三男二女。

    五十岁的男子站在原地没动,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妇女,陡然出手,一把掰住木婉云的手臂,剪到她身后。

    木婉云猝不及防,顿时被对方一下子按到了旁边的桌子。

    而另外一个妇女,看去三十多岁的模样,掏出粗粗的麻绳,熟练地开始捆她的双腿。

    剩下两名男子,一个也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黑壮黑壮的,铁塔一般。

    另外一个,十五六岁,但也是满脸凶相,直接朝着楚言和沈晴的方向冲来。

    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楚言和沈晴,而是站在那里,被这一幕吓得有些呆住的方念。

    那十多岁的少年,一把朝方念抱去。

    而像是他父亲的三十多岁男子,则满脸狰狞地威胁道“不要多管闲事!”

    少年此刻毛茸茸的手臂,已经要抓到方念了。

    看着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他禁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们这一家人,以拐外人口为生。

    这母女两人,在这里摆茶摊,也不过才半个多月的时间。

    说明她们也是刚搬到这里不久的。

    人生地不熟,家里似乎只有一个男人,不过也是一个教书先生。

    这样的肥猪,要是不绑了去卖掉,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天赐的机会。

    而且这母女两个,母亲温婉恬静,一看知道不是普通人家出生。

    这小女孩更是不得了,到时候给自己留着养大做媳妇,也是不错的选择!

    心正这么描绘着美好的蓝图,突然之间,少年感觉手腕一痛。

    顺着手臂望去,他惊讶看到,一根长枪,此刻戳穿了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胳膊,钉在了地。

    “这、这怎么回事?”少年的眼浮现出一丝迷茫。

    速度太快,所以一时之间,痛感还没有传来。

    他很疑惑。

    这长枪,哪里来的?

    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近在咫尺的小女孩一个激灵,像是从这突然的变化回过神来。

    看看正在挣扎的母亲,再看看这一家人凶神恶煞的模样,方念的小脸,浮现出一抹怒意。

    只是这怒意,出现在她的脸,让她显得更加可爱,并没有太多的威慑力。

    本来也是这样。

    一个三四岁,白báèn嫩的小姑娘,算再生气,更造成什么威胁?

    开玩笑呢吧。

    这一家五口,此刻是这么想的。

    “放开姨姨!你们这些——坏人!”

    方念很生气。

    扬起白乎乎的小拳头,朝着面前的少年一拳打去。

    咔嚓!

    砰!

    少年的五官,瞬间塌陷下去。

    整个脸,像是被豁开的酒坛一样,滚滚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

    楚言在这一瞬间出手,将方念抱了起来,免得鲜血溅到她的身。

    而这少年的身子,连带着锁魂枪,腾空而起,仿佛是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将一张木桌砸得四分五裂,碎木乱飞之后,这才落到了地。

    再看这少年。

    锁魂枪已经脱落,但是他的手臂,也留下了一个狰狞恐怖的对穿大洞。

    更惨不忍睹的是他的脸。

    虽然之前看去颇为凶恶,但是至少还是个人样。

    但是现在,少年的五官全都看不清了,整个仿佛是被搅成了一锅粥,糊着厚厚一层鲜血。

    “儿子!”那三十多岁的男子此刻才反应了过来,发出一声惊呼。

    而那正在负责kunbǎng木婉云的两个女人,这个时候也愣住了,连手里的动作,都不禁停了下来。

    他们看看躺在地的少年,再看看正被楚言抱在怀里,嘟着嘴巴,气哼哼看向他们的方念,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起沈晴那突然的一枪,方念这一拳,带给他们的震撼,要强烈太多太多。

    “刚刚……发生了什么?”五十岁下的妇女,艰难吞咽了一下后,发出干涩的声音。

    小白兔变大老虎,刺不ciji,惊不惊喜?

    趁着这个功夫,木婉云猛地挣扎一下,苍白着脸色,跑到了楚言他们旁边,身子兀自抖个不停。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踢到铁板了。

    谁会想到,那粉嫩的小女孩,竟然是个怪力女!

    他们这一家人,都是凡人,连武者都算不。

    充其量,也是普通人强壮了一点。

    但是一拳把人打飞,是绝对办不到的。

    而且那年轻的一男一女,也显然是更不好招惹的角色。

    “误会……这是……这是一个误会……”作为大家长的五十岁年男子,此刻结结巴巴道。

    但是他自己都感觉得出来,自己的辩解是多么苍白无力。

    “我们先回去吧。”楚言对木婉云说完之后,朝沈晴望去,“交给你了。”

    沈晴默默点点头,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家人的瞳孔顿时急剧收缩。

    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不放过他们了?

    “大哥哥,我不想回家,他们刚刚欺负了姨姨,我要给姨姨出气!”方念小大人般地说道。

    见到一旁的木婉云脸色苍白,身子都可不听,眸眼泪转个不停。

    顿时之间,方念的声音又变得奶声奶气,无温柔道“姨姨不哭,思思给擦擦。”

    说话的同时,她取出一块干净的小手帕,给木婉云认真擦着眼泪。

    “多懂事的姑娘啊。”楚殿下心不由感叹。

    那一拳,真有自己当年的风范。

    对于方念的力量,楚言是一点都不意外。

    当年他可是赐给了尚在襁褓的小方念一滴血液。

    虽然当时楚殿下还没有如今的境界,但是那一滴血液,也包含了沧海裂云兽的力量!

    普通人想来抗衡,和找死没有区别。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