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价娇妻霸道宠 > 第363章 我不会善罢甘休
    由于时间紧急,秦琼只能四两拨千斤地解释:“我猜秦菲应该是去了机场,我陪她去一趟国,记得保护好秦怀钰。”

    仓促地说着,秦琼瞥了眼腕表,心想着幸好他早有准备,身份证件以及护照都搁在他的身边。

    “可是……”秦海原本想说秦菲马上就要进组拍摄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想必眼下就算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在秦菲的心里怕是都抵不上东方玉卿的安危。

    不过说来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东方玉卿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呢?

    究竟是什么人,胆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对东方财团动手。

    就在秦海迟疑的片刻,秦怀钰将他的手臂拽了下去,夺过了手机,“喂,秦叔,拜托你照顾好我妈咪,大恩不言谢!”

    秦怀钰知道此刻他不能离开这里,否则他就会央求秦琼带他一起去了。他要留下来,替他爹地守住东方财团,绝不允许任何人觊觎。

    秦海嘴角微抽,却是再一次对秦怀钰刮目相看。

    话说秦菲从东方财团跑出来后,直接回了海边别墅。

    等秦菲赶到机场售票厅的时候,在那里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秦海迎面走来,“嫂子,你比我预计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你怎么会在这里?”秦菲微蹙眉头。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秦菲又急忙缓和了语气,“你是要去哪出差吗?”

    “嫂子,在我面前不需要伪装,我二哥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陪你一起去把他找回来。”

    听闻秦琼的话,秦菲瞬间红了眼眶,突然有些泣不成声,“谢……谢谢你,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原本是极为简单的一句话,被秦菲磕磕巴巴地说出来,搞得秦琼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都有些承受不了。

    “他一定会没事的,你相信我!”

    秦菲泪眼婆娑地注视着秦琼的眼睛,猛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然后神情慌乱地跑了出去。

    秦海跑上前拽住了秦菲的手臂,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焦虑,

    “嫂子,你要去哪?”

    “我去买票啊,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别担心,票我已经准备好了。时间还来得及,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像是生怕秦菲会拒绝似得,秦琼即刻又补充了一句:“我二哥还等着你去找他,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多少吃一点。”

    难得秦菲没有拒绝,而是直言不讳地开口索要机票,仿佛只有自己亲眼看到,她才会安心。

    秦琼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两张机票递了过去。

    当秦菲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有滴眼泪掉了下来,直接晕染了抵达地—国。

    尽管内心深处百感交集,但秦菲却不允许自己分心,眼下她只想尽快赶去国。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寻找东方玉卿。

    “嫂子,你想吃点什么?”

    “随便吃点就行,我没什么胃口。”

    接下来两人就在附近吃了点快餐,然后回到了候机大厅。

    这期间秦菲的手机响过几次,但她都没心思查看,因为她知道不可能是东方玉卿打的。

    距离最近的这次电话铃声结束后,紧跟着秦琼的手机又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秦琼微蹙了眉头,转头看向了秦菲,“是萧景瑞,你还接吗?”

    原本以为秦菲会拒绝,不成想秦菲没有半点犹豫的抢过了电话。秦琼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一点点沮丧。

    然后,他却听到秦菲冲着电话吼道,“萧景瑞,你最好安分守己一点,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

    饶是秦菲再不懂经商之道,也知道萧景瑞在这个节骨眼进驻公司董事会是居心叵测。

    “菲菲,我建议你还是别走了,留下来陪我过生日。也许我心情一好,会直接告诉你东方玉卿的下落。”

    秦菲心里猛地一咯噔,整张脸唰地就全白了,“你把他怎么了?”

    萧景瑞邪肆一笑,不答反问道:“你在哪?”

    “你这个卑鄙小人!”

    伴随着秦菲的情绪失控,秦琼也将视线看向了四周。除了来去匆匆的游客,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萧景瑞仿佛看透了秦菲的心思,“别找了,我可没秦琼那么无耻,竟然追到了机场。”

    秦菲明显惊讶了一番,而后再一次左顾右盼,甚至是有些诧异地看向了秦琼,“萧景瑞,我只问你最后一遍,我男人在哪?”

    “我也算是你的男人,你是想过来找我吗?如果你想通了,可以站在原地,我亲自过去接你。”

    这句话一出,秦菲气的浑身颤抖,真恨不能穿越到手机里面将萧景瑞碎尸万段!

    因为秦琼距离秦菲很近,所以几乎听清了萧景瑞说的话,直接夺过了手机,“你这种卑鄙小人,趁我报警之前,赶紧说出我二哥的下落,否则我不会放过……”

    萧景瑞故意歪曲秦琼的意思,“你是不会放过追求秦菲的机会吗?在这一点上,我俩显然是目标一致,可以公平竞争哦。”

    “你找死!”秦琼气的咬牙切齿,从未有过的杀意浮现在他那温润的脸颊上,显然跟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格格不入。

    “你特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想当年秦菲就是我的未婚妻,是他东方玉卿不地道。”

    秦琼懒得再跟萧景瑞争吵下去,附近已经有好奇的游客在围观,但愿别给秦菲造成什么困扰。好在秦菲今天出门时,稍作了伪装,否则怕是会招来八卦媒体的偷拍。

    然而萧景瑞却是得寸进尺,“你告诉秦菲,她要离开可以,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个男人了。”

    秦琼不顾形象地冲着电话吼了一嗓子,“你敢伤害他,我不会放过你!”

    秦菲自始至终都站在秦琼身旁,竖起耳朵聆听着,但是秦琼像是刻意捂住了听筒,她只能从秦琼的表情以及言语中判断出大致的意思。

    不等秦琼调整好自己的气息,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俩这是要去哪?是想私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