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利益圈
    “若我们属于层,按这个模式会越过,,直接到达层,也就是最终的消费层。”

    “这个计划要是行得通,这是要直接断了的根,还能抽的血。”

    东岳的金字塔模式有点怪异,处于顶尖和底层的两方不断被中间层抽血,形成了两头尖尖中间臃肿的陀螺。

    千余年的时间让很多事情都变的不同,即便是密斯特瑞欧也没能逃脱这种情况,徐直印象中的数个时间长久的王朝,似乎都不可避免有这种情况。

    最常见的解决方式便是推倒重来,各自重新去划分地盘。

    燕行侠拿着徐直画的小纸片,不断在上面比划,与燕玄空不断探讨着事情的可行性。

    必须给中间层放血,但又不能过激,一旦反弹,不仅最底层承受不住,最顶层也要遭殃。

    徐直给出的这种网购模式有一定的道理,这种模式甚至与尊上把持的黑市有共通性。

    两者都减少了中间商,没有中间商层层转包去挣差价,资源便省出来了。

    “一套家庭影院,出厂价不到三万,转到大商场中,价格攀升到八万到十万之间。”

    “南门文乐说我这个8888的手机,出厂时只有四千多的价格,价格也翻了一倍。”

    徐直想起了前两年击杀的高文高武兄弟,他们发家便是依靠在商品上横插一脚进去,充当中间商慢慢发家。

    若是去除掉一些中间商,显然更为有利,商品价格必然会下降,利国惠民。

    “对于普通人来说,你这属于奢侈品,奢侈品自然有奢侈品的价格,即便是出厂价,他们也消费不起”燕玄空摇头道。

    “只要价格降低,需求便会扩大,有更多的买家进入,量能会导致生产成本慢慢降低,也能倒逼一些落后的物品淘汰。”

    徐直笑道“说不定以后一套家庭影院只要几千块,普通人家咬咬牙,花上几个月的工资,也能买的起。”

    “怎么样?”燕玄空看向燕行侠。

    很显然,这件事情必须燕行侠才能拍板,脑袋一热,立刻行动,起步容易,陷入泥潭中想抽身而出便难了。

    “徐直,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做法会导致不少中小型工厂倒闭,很多人要丢饭碗,也会引起很多人对这种网络平台的抵制,还有送货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一日之功”燕行侠问道。

    “汽车的出现让马夫丢了饭碗,长途货运列车让诸多押镖行走的人不得不转行,每一种新事物的普及,都有很多人会丢饭碗,但也有更多的人找到了新饭碗。”

    “不适应这个时代的变化”徐直思索了一下,才低声道“就像那些老古的练气术一样,会被淘汰,只能丢进火炉中烧掉。”

    “说的没错,抱着陈年旧规的那些人,他们被打死的时候,抗议其他人的练气术更先进,你说这有用吗?”燕玄空亦是同意道。

    “运输,送货到家确实是难题,尤其是前期,运输成本极高,但我们可以累积后再一次性运输,送货期在一周左右,应该不成问题,相比购买到的价格,他们愿意用时间换金钱的。”

    “我在化安市时看到许多初中后就辍学的少年,跑腿帮成员,这些人几乎没有出路,若是有安稳的送货工作,会有更多的人加进来的。”

    “唯一的难处应该是平台。”

    徐直看向燕行侠,一个平台,还是一个需要稳定的平台,将来能够容纳、承受巨大访问量的平台,这是技术性的问题,并非他提个建议就能解决。

    马老板纵横商业领域的能力,真正要实施的时候,麻烦远比想象中要多。

    “平台不算大问题,花钱在科研院下达任务,这种购物性的平台他们自然会设计到尽量完美。”

    在徐直眼中的问题显然并不是燕行侠顾忌的,最高科研院集合了诸多派系顶尖的人物,研究出一个合适的大型购物平台并不困难。

    “可我们一旦盈利,甚至可能不需要盈利,便会被人看穿,这种模式会四处跟风而起。”

    “比如祝家,他们拥有全国公路铁路诸多的股份,若是插手,他们的运输成本必然很低,可以狙击到我们。”

    “我们燕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插入进去,可不是给这帮人做善事送钱的。”

    燕家的崛起不过几十年的功夫,各行各业都有沾边做一些生意,涉及制造,采矿,运输,银行,遗迹出产买卖等行业,盈亏皆有,只是中小型规模,并没有行业定价权,离垄断阶层差距甚远。

    燕行侠看着小纸片,纸片上只是简单的涂画和描述,但这显然是一条路,还是能让燕家完全站稳脚的路。

    只是这条路凶险,燕家难以单独前行。

    “要拉人进来,这口大肉我们吃不下,也顶不住外面的压力。”

    “想让人无法效仿,必须以国正名,仲恺必须拉进来。”

    “要迅速扩展网络销售规模,将国内的生产商,各大销售商拉进来,王辅国也缺不了,有他的话,很多事情易如反掌,名正言顺。”

    “我们四大宗师不能起内杠,皇普家族又势弱,皇普图必须掺和一股。”

    “还要拉拢少壮派系的人,至少每个省都要有一个人可以镇的住场子,不让人捣乱。”

    ……

    燕行侠不断嘀咕,也不断往纸片上添加名字,徐直在纸片上还看到了拓孤鸿,顾长英等人的名字。

    很显然,燕系,又或者少壮改革派系会是这起事件的推动者。

    这其中的利益关系复杂的让徐直咂舌,也让徐直清楚了燕家能整合到的能量。

    “能不能多加个人,那人叫王兴,是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擅长运输和打生意交道,是实干型的人才,以后肯定能用的上。”

    “王兴?”

    燕行侠疑道,很显然,一个亿万富翁远没有资格够到他这个级别,没有听过很正常。

    “我还有个记名弟子,叫王中王,他父亲便叫王兴,有才干,人不错,算机灵”燕玄空笑道。

    “那便暂入,这次的事情,福祸难料,会有一些障碍,他倒是唯一例入进来的普通人。”

    燕行侠在纸片的末端,标上王兴两字,稍微想了想,又画了个圈子将这个人名圈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