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九级网络权限
    “司徒,你后继有人了。”

    作为嘲讽的材料,皇普图顺道将徐直提到了司徒玄空这里。

    “我当年真碰到了那种情况”司徒玄空摊手道。

    “我也没说谎呀”徐直叫道。

    他想撒谎还没来得及呢,何况在大宗师面前撒谎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没良好的心理素质很容易穿帮。

    “你丢了九咫剑?”皇普图看向司徒玄空。

    “没错。”

    “你弄没了火书?”

    “是的”徐直赶紧点头。

    “一老一小,你们两个骗子。”

    皇普图嘀咕了好一阵他当年寻找九咫剑的心酸,耽搁的光阴,这让徐直和司徒玄空面面相觑。

    “小徐直,你真见遗迹大陆坠落大洋了?”司徒玄空问道。

    “真见过,黑压压的,雷鸣电闪,我当时差点被吓死了。”

    遗迹大陆坠落海洋时的场景,徐直回想起来只觉甚是恐怖,毁天灭地的场景几乎深深的映在了脑海。

    “若是有这种天地冲撞,那是何等的厉害,大宗师面临都会陨落,也就司徒这个等级的人有可能逃脱,你早被砸死了”皇普图摇头反驳道。

    皇普图几乎没查到这方面的资料,即便是航海者们近百年来的野史也不例外。

    徐直说的有头有尾,描述和司徒玄空有七八分相像,让皇普图不可置信的是徐直做为目击者能活下来。

    按一片大陆与海洋相迎时的冲击力,徐直这种实力没可能活着。

    这不科学。

    “你们是不是见到的海市蜃楼,碰巧看到什么遗迹在晋升洞天?”

    皇普图思索万千,却见这一老一少在举杯对饮,压根没搭理他。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师爷当年说出来受了不少白眼。”

    “不少人以为我贪图九咫剑,那时过的真难,还好发动责难的那帮老家伙没我活的久,基本死光光了。”

    “祝贺我们真理党又多了一个成员。”

    除了纵横的实力,不得不说司徒玄空另一个特性是寿命活的极长。

    他如今快要一百五十二岁。

    修炼者们体质发生变化,衰老减缓,延年益寿,可实际上很少有人可以活到寿命的最大上限。

    便如普通人寿命是一百岁的标准一样,大把人五六十岁就挂掉了。

    政敌全部死光光,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我能逃生靠了一条快发疯的鱼。”

    徐直微微闭上眼睛,数秒之后,取出分装的两小瓶铜鲸香油来。

    大宗师也要进食,这油送礼不丢人。

    看到出司徒玄空和皇普图还颇为欣喜。

    “我下南洋时是六月九日,六月十四的海难,六月十六到达的西流国纳兰行省。”

    徐直慢慢的叙说着自己的行程时间,司徒玄空的事迹难查证,他这方面的信息想确认并不算难。

    只是皇普图信不信,那便是另外一回事。

    若是没见到那种场景,徐直也不会相信脑袋上砸落一块大陆的事情。

    “中间的旅途基本靠的这条鱼,这油还很新鲜。”

    “我就抓断了一根触角,没搞到别的部件。”

    钱通的目光显然很炙热,口水都吞了数次,听了徐直的话连连道了几声可惜。

    “六月十四日凌晨四点左右,我所在的岛屿附近发生了大海啸,探索者和遗族的死伤不小,经济损失极为惨重。”

    钱通插嘴证实了一句,随即没精打采道“好多远洋捕捞公司差点破产,我也没例外。”

    “南洋群岛的位置地震板块活跃,海啸是很正常的行为,陆地一直在往高处

    抬,说不定以后会形成一片新的大陆”皇普图点头。

    “若只是那样便好了”司徒玄空叹声道“那片地方很不正常,我们的世界也越来越不正常,说不定有大劫难。”

    “你双眼看去,所望是灾难,可我双眼看去,尽是兴盛。”

    皇普图笑道“倘若这是一滩死水,浇点水不过是苟延残喘,若是一场滂沱大雨,说不定会焕发生机,汇成溪流。”

    “世界在变,我们的科技在变,我们修炼者也在变,不断的提升与进化,不管面临什么磨难,人定将胜天。”

    司徒玄空和皇普图在大势方面似乎存在理念分歧。

    一则遗迹降临世界事件,只是两人话题的引子,衍生攀谈的话题却很多。

    没多久,司徒玄空开通了尊上宋仲恺的专机,更远的燕行侠也靠着通讯加入了进来。

    “人乃万物之灵长,造化之神秀,我看这天可胜”燕行侠打趣道。

    “天地君亲师,以天为尊,你们干嘛老是和天过意不去”宋仲恺奇道。

    “谁怼人不是选个最强的怼。”

    “怼天怼地不怼君亲师,放心吧,老宋,我们不会怼你。”

    “可最近已经有人开始怼了,各省都开始有小动作,有人开始效仿皇家马车的模式。”

    “省名优品牌,省优创品牌,省过硬质量单位,几乎每省都有这种情况。”

    ……

    四人的讨论方向从大到小,最终转到众人相关的皇家马车上,这是最实际的问题。

    不仅仅切身关系到众人的利益,更关系到了一种经济的转型。

    与其坐而观天论大势,倒不如去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

    宋仲恺对于皇家马车的情况显然有一些怒气。

    去年亏损,今年开始盈利,眼见情况愈好,半路诸多省份开始效仿。

    以省为单位,也有以地区为单位,各种购物平台如雨后春笋,蜂拥而出。

    为了引流,各种不要命的亏损广告都在做,折扣打的相当凶。

    不仅平台之间一片混乱,涉及配送等模式也是相当混乱。

    “一帮逆臣,就喜欢抢食”宋仲恺气鼓鼓道。

    “此事商议过多次,咱们是压还是查?”

    “老宋你把徐直拉到专署网来,他是皇家马车创始人,说不定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不管成熟还是不成熟的,我们都可以去听听做参考。”

    四人七嘴八舌的闲聊半天,燕行侠不动声色的拉人了。

    “别给临时的权限。”

    燕行侠补了一句,便听宋仲恺在那儿囔囔‘知道了知道了,尽占便宜的老鬼’。

    有自家人开口就是好,可以被东岳最高的统治者提升网络权限,刚回东岳就收了个大礼包。

    徐直美滋滋的看着自己五级网络权限的账号,只是数秒后便被提升到了九级权限。

    任意查询,划地域呼叫,信息第一优先级别,信息特等保密级别,通讯封禁管理,通讯监听权限,接入国外通讯的紧急呼叫……

    像他下次再流落到西流国,便可以通过紧急呼叫联系到国内,免了再次尴尬的可能。

    对于通讯和网络,九级权限的权利大到了惊人。

    除了宋仲恺,这大概是个人能达到的网络最高权限了。

    也难怪宋仲恺嫌燕行侠在占便宜,

    “‘帝国老狗(宋仲恺)’邀请您加入发家致富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