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646章 年轻气盛
    发了微博,陈阳直接就坐床上开始辟谷。

    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迈过这个阶段了,也多亏了这段时间龙血泡澡。

    身体素质再提升了一个阶段。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等这次回去,就得着手开窍的事情。

    陈阳最希望开的,就是耳窍。

    大部分修行的佛道,首选也是耳窍。

    这并不是说,耳窍之外,其它都是垃圾。

    各司其职,每一窍都有每一窍的作用。

    但若追求强大,耳窍无疑最有用。

    陈阳的道门六神通,还有三门神通没用过。

    其中便用耳通。

    但那毕竟只有一次体验的机会,不是自己的,用着也不舒心。

    他盘膝坐下,另一头,网络上则是因为陈阳发布的微博,一片热闹。

    那些为灵威观发声的道观,看见陈阳的回应,一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

    “道歉?赔偿?这小子想钱想疯了吧?”

    “战书有何可惧?他敢来,我五仙观就敢接!”

    “哼,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了。”

    九霄宫。

    “咚咚咚。”

    “师伯,睡下了吗?”

    一名执事在门外轻声问。

    “吱呀~”

    门开,玉成子站在面前,问道:“什么事?”

    执事道:“师伯,发生点事情,我觉得你应该会想知道。”

    十分钟后,玉成子放下了手机,轻轻一笑:“毕竟是年轻人,我一早就说过,年少成名,迟早得惹出麻烦事。”

    执事道:“是啊,他太年轻气盛了。这件事情原本已经结束了,他却是又主动的挑起。元符宫,灵威观,上真观,哪一家道观也不会轻易妥协。他这是倚仗97号和军部,就开始无法无天了。”

    玉成子道:“关注一下,有新的消息,立刻告诉我。”

    “好的。”

    ……

    南崖在紫金山下租了一个带院子的小房子,普普通通的老房子,住着十分舒适。

    邻居都是陵山的老居民,偶尔也会坐下一起聊聊天,每天的时间也不会太枯燥。

    他这会儿坐在院子里,跟一个邻居老头下着棋。

    “南崖啊,你这招棋走错了。”老头笑呵呵的说着,落子封杀,提了他三颗白子。

    南崖一拍额头,伸手就去拿:“这一步不算,我没看见。”

    老头捏着子儿,瞪眼道:“咋不算的?你没看见关我啥事?去去去,快点下,下完我回家睡觉。”

    接着不到五分钟,南崖的白子被杀的溃不成军,他全程嘴角都在抽搐,一头白发被他捋下不知道多少。

    “走了,明天再来。”

    老头背着手弓着腰,哼着小曲出去了。

    “唉。”

    南崖叹着气,正要关门,外面忽然响起脚步声。

    他一顿,就见一个老大妈走过来,站在门前冲他笑,手里还挽着一个竹篮子:“南崖啊,还没睡吧?”

    “呃…没睡。”

    “来,拿着。”

    “这是……”

    “我儿媳妇刚从亲家回来,带的土鸡蛋,我一个人平常哪里吃得了,想着你也一个人,就给你送点过来。”

    “这不能要…”

    “有啥不能要的?拿着。”

    老大妈也算是邻居,姓于,一个人住。

    她直接把篮子塞他手里:“时间不早了,我回了。”

    “哎,好…”南崖见天这么黑,说道:“我送送你。”

    “行,那送吧。”

    两人走在小道上,于大妈问:“你这房子是租的吧?”

    “嗯。”

    “租到啥时候?”

    “等道观建好就搬走。”

    南崖抽空去看了,大约年底能建好。

    于大妈问:“道观建好,你要去做住持?”

    “是。”

    “道观就在山上吧?路好不好走啊?”

    “挺好走的,从这过去步行四十分钟。”

    “哦,那挺近的,以后我常去啊。”

    “哎,好。”

    将于大妈送到一个老小区楼下,没急着走。

    等楼上灯亮了,他才准备走。

    “赶紧回去吧。”于大妈推开窗,冲下面说道。

    “我这就走了。”

    “路上慢点,别摔跤。”

    “……嗯。”

    南崖想说,我不会摔跤的。

    于大妈望着他走远了,忽然客厅座机响了。

    她过去接电话。

    “儿子,哎,鸡蛋送来了,我一人吃不完,给人道长送了一点。我跟你说过的,前段时间搬来的一个道长,叫南崖,挺好一人,跟我们都聊得来。”

    ……

    南崖回到家,把棋盘收拾了一下,将茶缸洗洗,便是回屋了。

    屋子陈设简单,基本上没什么太复杂的东西。

    但是很干净,很整洁。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屋子的主人有洁癖似的。

    “咚咚咚。”

    他刚准备打洗脚水,外面有人敲门。

    他出门,开了院门。

    看着门外站着的男人,南崖微微一笑:“这么晚?”

    中年人有些尴尬:“这几天在忙,忙完立刻就过来了,真人睡了吗?”

    南崖把门拉开:“进来吧。”

    两人坐在院子里,南崖给他泡上一杯茶,端了一盘点心。

    男人受宠若惊:“真人太客气了。”

    他叫王始,一只妖。

    那天在慈善拍卖上,其中一株野参,就被他买下了。

    今天过来,也是拿这株野参的。

    本来不打算来拿的,虽然他很想要,但这是南崖出的野参,他仔细想,最后也就决定不要了。

    就当是免费捐了一笔钱吧。

    反正他也不差那点钱。

    但南崖却主动联系他,要他过来拿。

    接到电话那一刻,他挺意外的。

    他能感觉出来,南崖和其他道士不一样。

    至少对他们的态度,不一样。

    “这株野参,给你。”南崖将木盒子递给他。

    “谢谢真人。”

    “谢什么?”南崖笑呵呵道:“你花钱买的。”

    “哎。”王始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常年与这些人打交道,他已经习惯了低声下气。

    即使对方拿他平等对待,他自己短时间也难以适应。

    “喝茶。”

    “哎。”

    “你是哪座山上下来的?”南崖看似随意的询问。

    王始道:“九华山。”

    南崖道:“九华山啊,是个好地方。出来多少年了?”

    “有快五十年了。”

    “一个人下的山?”

    “和我的母亲。”

    “母亲呢?”

    “母亲……”王始眼神一暗:“去世了。”

    “抱歉。”

    “没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