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主宰医仙 > 第162章 死马当活马医

第162章 死马当活马医

 热门推荐:
    当先而来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肥头大耳,绿豆小眼,挺着一个啤酒肚。

    在他身后,跟着肿成猪头的田雨,和几名身穿制服的保安。

    中年男子名叫杨德海,和安医院副院长。

    “姐夫,就是这小杂种打的我,你可要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田雨捂着猪头,双眼喷火的看向秦浩。

    “小杂种,你刚才说是谁打的你?”

    秦浩眼睛一眯,掏了掏耳朵,似乎没有听清,再次问道。

    “哼,就是你打的我。”

    田雨面色狰狞,一脸怨毒的表情。

    在和安医院,有他姐夫杨德海撑腰,就算是那些主任医师见了他,也要笑脸打招呼。

    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没想到,一个不留神,居然被个小屁孩给打了,这个场子要是不找回来,他还有什么脸面在和安立足。

    “闭嘴!”

    田雨这边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姐夫杨德海口中冷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废物小舅子,连好话坏话都听不出来,转眼间就掉进人家套子里了。

    田雨一脸懵逼,还没明白是咋回事?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听说过到处认干爹、干妹妹的,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自认小杂种的。”

    秦浩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摇头晃脑的说道。

    哈哈哈!

    那边,张慧芬母女强忍笑意,听到秦浩无奈的话语,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连杨德华身后的保安,也是憋得脸色通红,看向田雨的目光,充满了鄙视。

    这个废物东西,要不是有个好姐姐,连和安医院的大门都进不来。

    “小王八蛋,我要撕烂你的嘴。”

    田雨一脸的怨毒狰狞,咬牙切齿的说道。

    杨德海眉头一皱,这个小舅子,就是不知道动脑筋,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

    突然,他双眼一亮,想到一条绝妙的计策。

    “刚才,你说能够治好郑元朗?”

    杨德海看着秦浩问道。

    “姐夫,郑元朗就是个死人,连王教授都没有法子,更何况这小子。”

    田雨凑上来,冷笑着说道。

    郑元朗的病情,他们早就进行了专家会诊,就连医术最高明的王教授都束手无策。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急着催促郑元朗离开医院。

    就算秦浩是医生,年纪轻轻的,能学过几年医,又能看过多少病人?

    并且,听郑元朗的话,秦浩是江城中医大学毕业的。

    一个中医毕业生,怕是混个实习医生都难,最多也就是帮医生抓个药,还想要治好郑元朗这种棘手的病症,简直就是还胡说八道,痴人说梦。

    “你给我闭嘴!”

    杨德海脸色一黑,低声吼道。

    这个废物小舅子,简直快把他气死了。

    “不错,我有把握治好。”

    秦浩笑着说道。

    杨德海话音出口,他就明白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是就是推卸责任。

    他认为自己治不好郑元朗的病,只要自己出手,到时候,就将一切责任推到他身上,将医院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

    就算出了天大的问题,也是他秦浩造成的。

    “秦浩……”

    张慧芬和郑清韵面色一变,低声喊道。

    就连郑元朗也是摇了摇头,想要劝阻秦浩。

    他自己的病情,太清楚不过,已经回天无术,就算把神针请过来,怕是也束手无策。

    “相信我!”

    秦浩回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带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她们心中升起一股信任感。

    “好,那就有劳秦医生了,需要什么东西,您尽管开口。”

    杨德海抚掌大笑,痛快的说道。

    这家伙,真是一个傻叉。

    看着一脸自信的秦浩,杨德海心中暗暗想道,话都说到这份上,明摆着是个陷阱,居然还不死心的往下跳。

    到底是太年轻啊!

    初生牛犊不畏虎,不见棺材不掉泪。

    郑元朗身体虚弱之极,想要救治十分困难,稍有不善,就有性命之忧。

    当然,最好是有性命之忧,这样,责任就全在秦浩身上。

    一石二鸟之计。

    既可以迎头痛击秦浩,又可以摆平郑元朗这个大麻烦,想一想,就是让人心情愉悦。

    “我什么都不需要,只有一个条件。”

    秦浩摇头说道。

    “什么条件?”

    杨德海问道。

    “让他给我跪下磕头,然后大叫三声我是小杂种。”

    秦浩看向田雨,目光冷冽,森寒无比。

    这家伙,不是挺喜欢小杂种这个称呼吗?

    就让他叫个够。

    “嗯?”

    杨德海眉头一皱,转头看向田雨。

    “嘿嘿,我答应你,我也有个条件,若是你治不好他,就跪着从我的裤裆里钻过去。”

    田雨冷笑着说道。

    十拿九稳的胜算,为什么不赌?

    他倒是很期待,当秦浩跪下钻裤裆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至于治好郑元朗……

    呵呵!

    “好!”

    秦浩点点头。

    “现在,请你们滚出去,在我治病的时候,不希望被打扰。”

    秦浩冷冷看着杨德海一群人,淡淡说道。

    这些家伙,没一个好东西,要是在治疗的关键时候,跳出来捣乱,那可就麻烦了。

    “小子,你别蹬鼻子上脸。”

    田雨一听,登时就怒了。

    本事不大,架子倒是不小,敢让他们滚出去,真是给脸不要脸。

    “我们出去等!”

    杨德海眯着眼看着秦浩,缓缓说道。

    当先退出了病房。

    他正想找借口出去,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就是出了什么事,也能推得一干二净。

    “伯母,你们不用出去,看着就行。”看到张慧芬和郑清韵也要出病房,秦浩笑着说道,“那些家伙在这里,我不放心。”

    张慧芬母女一脸恍然。

    “小秦,你真有把握?”

    犹豫了一会儿,张慧芬开口问道。

    郑元朗情况不容乐观,若是就这么下去,还能拖上个把月,可一旦动手术,很有可能导致病情恶化,那……

    “妈,我相信秦浩一定能行的。”

    郑清韵上前拉着张慧芬说道。

    口含天雷,治病捉鬼,神乎其技,人称小神医。

    这种种神奇之处,即便到了现在这般田地,也让她怀有希望。

    “死马当做活马医,小秦,你不要有压力。”

    郑元朗脸上露出笑容,对秦浩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