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主宰医仙 > 第220章 甘愿认输
    第二位病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只见她面颊通红,眼瞳中,带着大片的血丝。

    即便是在母亲的搀扶下,她亦是神色紧张,目光中流露出惧色,紧握母亲的手。

    毛济安鼓着气是要搬回一局,二话不说,当即就冲上前,将病人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

    越看,他的眉头有越紧皱,都要拧成一团了。

    一边儿,姜学林也是一脸疑惑,神情惊疑。

    看了许久,竟然没有现丝毫的病症。

    两人相视一眼,而后互相点了点头。

    “这位病人,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毛济安沉声问道。

    望气查象,竟然丝毫看不出病症迹象,就只好询问了。

    四诊法望、闻、问、切。

    望气只是第一步。

    小女孩看了毛济安一眼,身子往后一缩,没有说话。

    她母亲看了一下谭志强,一脸询问的神情。

    “两位医生问你,你就如实说吧!”

    谭志强说道。

    “我女儿不会说话了。”

    得到谭志强的同意,母亲焦急的说道。

    见识到两人的第一局比试,早就被两人的医术折服,想要求医问药了。

    只不过,没有谭志强的同意,不能胡乱开口。

    这一下,急忙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说起。

    当时,她女儿还是一个正常人,后来,家中遭遇了一场火灾,女儿被围困在房间里。

    之后,被消防人员救了出来。

    从那以后,她就惊讶的现,从小伶牙俐齿的女儿,竟然不会说话了。

    三年来,她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大医院,钱花了不少,却始终没有得到救治的办法。

    这次来,是冲着江城小神医的名头来了。

    而后,就被人送到了这里。

    “难道是失语症!”

    听到母亲的讲述,毛济安和姜学林面露沉思,心中暗暗想道。

    “两位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母亲哭诉着说道。

    这三年,为了救治女儿的病情,家里的积蓄也花完了,账也欠了不少。

    若是这次再徒劳无功,他们就会放弃对女儿的治疗,那种高额的治疗费用,他们已经无力承担了。

    这是他们最后的尝试。

    “失语症,怎么会出现这种棘手的病情?”

    “还是惊吓导致的失语,更是难以治疗。”

    “这次真的麻烦了。”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办法?”

    ……

    听到母亲的话,场上不少人脸色一怔,郑重的说道。

    没想到,前面的这两位病患,一个比一个棘手,还真是考量人。

    “失语症,这下子麻烦了。”

    姜歌神色一动,皱眉说道。

    “是惊语症!”

    台下,听到母亲的讲述,秦浩面色郑重的说道。

    失语症,多是由于缺乏和他人沟通,长久以来,会造成交流系统退化,形成语言障碍,难以正常沟通交流。

    而惊语症则不然,是由于受到外界惊吓,导致语言系统障碍,不能言。

    相比较失语症,惊语症更加的难以治愈。

    所谓对症下药。

    失语症是缺乏交流导致,只需要长时间的配合交流,就能慢慢改善。

    而惊语症则不然,若是治疗不好,就会一辈子失去说话的能力。

    “姜会长,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沉默良久之后,毛济安先说道。

    “来者是客,你先。”

    姜学林面色凝重说道。

    “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毛济安神情一震,沉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他心中也没有把握,只能够尽力而为,若是能够有一点儿起色,很可能扳回一局。

    只见他从背后摸出针包,慢慢摊开。

    针包上,放着的是一根根数寸长的银针,针体圆润,针尖呈三棱状,带有细微的针刃。

    银光闪闪,锐气逼人。

    “居然是锋针,看来毛济安要用真本事了。”

    “不错,时隔多年,终于又见到了。”

    “我倒是很期待姜会长的出手!”

    ……

    看到毛济安取出银针,众人眼睛瞪大,面露期待的神情。

    秦浩也是略感意外,没想到,毛济安使用的居然是古代九针中的锋针。

    这种针,最考验人的腕力和掌控力。

    其上有刃,稍有不慎,都会引起出血,少有人用。

    “深吸气!”

    毛济安沉声说道。

    在母亲的示意下,小女孩深深吸了一口气。

    噗!

    就在这时候,毛济安手腕一抖,银针落下,每一针,都落在一个穴位上,极是准确。

    肩井、听会、风池、浮白、天冲……

    “透天凉!”

    秦浩一怔,缓缓说道。

    这人居然掌握有这种针法,难怪敢挑战姜学林。

    透天凉,古代流传的一种神奇针法,依照天地人三才施针,又称三才针,妙用无穷。

    会场中,一片沉寂,甚至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毛济安的身上。

    毛济安神色郑重,眼放见光,手中轻捏银针。

    或提、或捻、或弹、或摇……

    手法娴熟,腕力精准。

    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小女孩紧绷的神色,逐渐散开,露出一抹轻松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之后,毛济安逐渐收回了锋针。

    只见他气喘吁吁,脸色苍白,背心汗涔涔的一片,身体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中医治疗中,行针是最耗费心神的,每一针入体的深度长短,所用到的力道,以及轻重缓急,都有严苛的要求。

    “女儿,你怎么样了?”

    见到毛济安收针,母亲急忙跑上前,关切的问道。

    “嗬嗬!”

    小女孩努力张口说话,却只出了几道轻微的声音,始终难以说出话来。

    然而,就是这么几道声音,却让其母亲喜极而泣。

    三年了,经过无数次的治疗,她的女儿第一次出了声音,终于是让她看到了希望。

    “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母亲抱着女儿失声痛哭,而后拉着女儿来到毛济安面前,感激的说道。

    “惭愧,我也是略尽绵力,救治无策。”

    毛济安喘息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他已经使劲了浑身解数,也只能做到如此。

    医者,最是无奈眼前人。

    “姜会长,若是您能治好她,我甘愿认输。”

    毛济安对姜学林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