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主宰医仙 > 第366章 看了才知道
    “天华,这位是?”

    许久之后,还是何星晖打破了尴尬,问道。

    “星晖,这位是秦浩,你或许没听过他的名字,江城小神医,你总应该听说过吧?”

    李天华笑着问道。

    “江城小神医,我自然知道,可这与秦浩……”突然,何星晖话语一顿,惊异的看着秦浩,惊呼道,“他就是江城小神医!”

    最近一段时间,秦浩的名声,不仅仅在江城范围内传播,就连周边的城市,乃至天河省,都很有名气。

    何星晖最近忙于父亲的病情,对于医术界也多有关心,自然听过秦浩的名声。

    不过,在了解到秦浩的名声之后,何星晖一笑置之。

    资料中,秦浩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少年,就算医术高明,又能够有多大真本事。

    充其量,也不过是炒作而已。

    没想到,李天华竟然把这位小神医给带来了。

    “什么,他就是江城小神医。”

    “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网上挺火的那家伙。”

    “年纪轻轻,能有什么医术,哗众取宠,团队炒作。”

    ……

    听到李天华的,不少人都是撇着嘴,面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小声讥讽说道。

    中医不比西医,只需要努力学习,抓几只小动物练习一下手法就行。

    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十分玄奇,就算是家传,也需要数十年的积累,才能闯出名头。

    秦浩年纪轻轻,很难让人信服。

    “小神医,真是可笑,就算是几位国手,尚且不敢称神,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所谓。”

    “若是识趣,就应该自己主动请辞,而不是拿着这个名头,招摇撞骗。”

    “终有一日,谎言被拆穿,悔之晚矣。”

    展鹏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开启一波嘲讽。

    他脸色阴沉,看向秦浩的目光不善,带着一抹深深的嫉妒。

    “可恨,他算是什么东西,居然也配成为神医,我追随老师学医多年,自问医术不凡,早已迈入一流,尚且得不到这般称呼。”

    展鹏双眼瞪着秦浩,心中暗暗想道。

    神医!

    这是对医者最高的褒奖,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称号,得此称号,足慰平生。

    与其说是看不起秦浩,倒不如说是嫉妒心在作祟。

    嫉妒秦浩小小年纪,就能获封这般称号。

    面对周围人的冷嘲热讽,秦浩一笑置之,神情泰然,镇定自若。

    自行医以来,这样的事情,他也没少遇见。

    他能做的,不是与人争辩反驳,而是用高超的医术,让这些人自动闭嘴。

    并且,是李天华请他来,为何老看病的,面子已经给了,至于何家人让不让治疗,就不是他的事了。

    至于舔着脸上去,死乞白赖的请求治病,秦浩还做不出来。

    莫说对方是何老,省城掌有实权的大佬,就算是国家的一些大佬,他也不会这般轻贱。

    就医如拜佛,渡有缘人!

    侯老目光奇异,细细打量着秦浩。

    他身为天河省的专家,也没少听到秦浩的名头,尤其是老友姜学林,更是经常在他耳边夸耀。

    称赞秦浩是少年英才,医术不凡,足以配得上这个称呼。

    今日一见,虽不知医术如何,单单这一份沉静淡然的气质,就远非常人能比。

    再一对比展鹏,侯医生暗自摇头。

    他这个弟子,学医的天分很高,就是少年得志,骄纵轻狂,目空一切,过于高傲,不把同龄人看在眼里。

    看似贬低秦浩,实则内心妒火中烧。

    “你就是秦浩,我听姜学林提过你,评价很高,称你是少年英才,配得上小神医之名。”

    侯老笑着说道。

    “侯老,姜会长也经常提起您,对您的医术很是赞扬。”

    秦浩恭敬说道。

    倒不是秦浩刻意恭维,确实如此。

    中医学会中,他曾经听姜学林便数国内名医,除却那几个供职在京城的国医圣手。

    面前这位侯老,就是其中一位佼佼者。

    侯老自由家境贫寒,硬是靠着摸索,琢磨出一套特殊的诊断方法,以怪异奇巧的手法,治好了不少病症,素有“怪手”之称。

    “哈哈,那个老家伙,损我还差不多,夸我就免了。”

    侯老笑眯眯的说道。

    秦浩讪讪一笑,没有说话。

    的确,姜学林也说过,这个侯老性情乖僻,为人十分迂腐,是个老顽固。

    从方才震怒的一幕来看,确实如此。

    “侯老,您认识秦浩?”

    何星晖惊异的问道。

    “就是听老友提起过,赞誉很高。”

    侯老捋了一把胡须,笑着说道。

    “师父,你可千万别被人骗了。”

    听侯老夸赞秦浩,展鹏心里不是味,当即走上来,带着酸味儿说道。

    侯老眼界很高,即便他表现出色,也极少得到称赞。

    “老朽还没糊涂到那个地步。”

    侯老面色一沉,冷声说道。

    他如何听不出来,展鹏话语中的嫉妒。

    “师父,我不是那个意思。”

    展鹏一听,心中一惊,知道说错话了,急忙说道。

    “侯老,您那位老友是?”

    何星晖察言观色,笑着问道。

    “那人是神针姜学林。”

    侯老气呼呼的说道。

    “是他!”

    何星晖一愣,惊呼道。

    神针姜学林!

    不仅在江城享誉一方,就算在天河省,乃至国内,都算是一方名家,一手玄金针,配合上古灵龟八法,妙手回春。

    展鹏也是一惊。

    没想到,他师父的这位老友,来头这么大。

    何星华等一群人也不说话,能够得到神针的赞誉,秦浩的医术,想来也差不到哪儿去。

    这个时候再跳出来,就是不知死活。

    “秦浩,何老的病情十分棘手,你有把握没?”

    侯老看向秦浩问道。

    “看过之后才知道。”

    秦浩缓缓说道。

    听李天华的叙述,他心中隐隐有了猜想,不过,真实病况如初,只有看上一面才能知道。

    “嗯,那就进来吧!”

    侯老点点头,对于秦浩愈发高看。

    不骄不躁,进退有度!

    年少而不轻狂,得志而不张扬,这一份养气心态,着实不凡。

    不像眼下的一些年轻人,学会个三招两式,就赶紧拿出来卖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病床上。

    躺着一位头发花白,气息虚弱的老者,他脸色泛着青黑色,眉头紧紧皱起,时不时的抽搐两下。

    即便是躺在那里,都给人一种威仪的感觉。

    他就是天河省的二把手,何光启。

    此刻正是三伏天,室内的温度也有38度之高,可何光启的身上,穿着一件保暖内衣。

    就连病床上,也是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

    离近了看,甚至能够发现,在他的头发和眉毛上,竟然有一粒粒凝结的冰珠。

    “秦浩,这位就是何老,月前发病,来势汹汹,短短时间内,就恶化到这般情况,老朽也是无能为力。”

    侯老看着病床上的老者,无奈的说道。

    秦浩点点头,走上前去,仔细观察。

    “你要干什么?”

    看到秦浩要触摸何老,展鹏大声喝道。

    “当然是把脉!”

    秦浩淡淡说道。

    何老身份不一般,病情又是这么严重,稍有差错,没人能够承担得起。

    即便是秦浩,也得小心翼翼。

    毕竟,何老的病情,比先祖记忆中的病症,来的更加凶猛恶劣。

    说完,不理会展鹏,秦浩自顾开始号脉。

    “混蛋,竟然无视我,等你检查不出来病症,看你如何收场。”

    展鹏冷冷看着这一幕,心中恶毒的想道。

    何老年纪大了,病情严重,日薄西山,他必须打起精神,才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

    脉沉细滑,重按无力!

    这是邪气郁里,气血两虚,多见于虚寒之症,很可能是脾胃虚寒。

    秦浩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何老舌淡红,苔白腻,心中更加肯定。

    一会儿之后,秦浩才放下何老的手腕。

    “秦浩,怎么样?”

    侯老和何星晖急忙上前,焦急问道。

    尤其是何星晖,目光中带着一股子殷切和希冀。

    李天华心中也是惴惴不安,紧张的看着秦浩,毕竟,这是他引荐的医生。

    他也是没想到,何老的病情会恶化的这么厉害。

    若是秦浩能够看出一点儿问题,哪怕不能治疗,那还好说,至少说明他不是来搅局,故意糊弄何家的。

    可若是秦浩连问题都看不出来,那李天华就成了愚弄何家之人。

    这个大帽子扣下来,绝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何老发病前,是不是吃了一些海鲜,像是龙虾,大闸蟹之类的。”

    秦浩没有回答,反而是向何星晖问道。

    “对啊,有人送了几只大闸蟹,老爷子心头高兴,就多吃了几个。”

    何星晖一愣,怔怔说道。

    他惊奇的看着秦浩,眼中光芒闪动,带着一抹希冀。

    这个秦浩,能够被称为小神医,果然不是无能之辈,竟然连他父亲之前吃的食物,都能够诊断出来,果非常人。

    侯老也是啧啧称奇,对于秦浩愈发赞赏。

    秦浩点点头,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何星华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竟然真有两把刷子。

    展鹏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他心中暗暗想道,一定是秦浩歪打正着,给他蒙着了。

    “秦浩,吃海鲜,跟何老的病情有什么关系?”

    李天华疑惑问道。

    若是之前,他这么鲁莽开口,肯定会招来何家的呵斥。

    不过,眼见秦浩的神奇表现,似乎真的有可能救治何老,他们也就不在乎了。

    “对了,海鲜和啤酒,不能同食,很可能引发寒症,可何老当时喝的是白酒啊!”

    侯老也是一脸疑惑,想不通其中的缘故。

    “不错,白酒的辛辣,的确可以镇压海鲜的清寒,可是,堵不如疏,很容易落下毛病。”

    “而且,何老本身就有一些病,海鲜就是一个引子,将他们引爆了,才导致病情这么凶猛。”

    秦浩解释道。

    “哦,是什么病?”

    侯老急忙问道。

    “若是我所料不差,何老这段时间,应是经常长吁短叹,心胸郁闷,神疲乏力。”

    秦浩想了一下说道。

    “对,对,就是这样。”

    何星晖面上露出喜色,激动的浑身颤抖,大声说道。

    前段时间,京城权利中心更迭交替,何老本来有很大的优势,能够再近一步。

    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没能够选上,反而是老对手上去了。

    这件事情,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父亲的心中,久久不能释怀。

    那些天,他没少听到父亲的叹息,无奈郁闷,烦躁心焦。

    没想到,竟然连这种心病都能判断出来,秦浩当真是神了,此刻,他内心充满期待。

    或许,这个江城小神医,真的能够妙手回春,让他父亲脱离病厄。

    “这,这……”

    何星华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惊讶道说不出话来。

    展鹏的一张脸,都快黑成锅底了。

    “情志抑郁,导致肝胆失调,气机不畅,何老中日胸闷叹息,肝郁日久,致使命门火衰。”

    “《素问·逆调论》早有记载“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这是阴寒之病,由腑入脏发作,使胃阳虚弱,寒气上冲而形成,由胃寒及肾,遍及全身。”

    秦浩侃侃而谈,引经据典,话语充满自信,让人心中信服。

    “是了,是了,何老本就心凉体寒,加上食用海鲜,用白酒镇压,导致病情暴发,狂暴如洪。”

    听到秦浩的解释,侯老双眼放光,脸上露出恍然的神情。

    怪不得,他开了不少温经的药物,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是没有找到病源。

    他心中暗暗后悔,若是早知道病因,一边开导何老,一边对症下药。

    也许,会有不小的转机。

    此刻,何老气息奄奄,危在旦夕,药不能尽,手术也不能施展,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秦医生,你可有办法医治?”

    何星晖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希冀的看着秦浩问道。

    从刚开始的秦浩,到此刻称呼改变为秦医生,何星晖对于秦浩越发高看,心中也不由得重视起来。

    秦浩这一番解释,鞭辟入里,深入浅出,单单是这一手独到的见地,都可称得上是名家。

    即便不如传说中的那种神奇,也必有独到之处,或许,真有办法也未尝可知。

    病房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浩的身上,眼神中饱含急迫、期待、希冀。

    侯老也是看向秦浩,脸上露出期待。

    他也很想知道,这位名动江城的小神医,究竟会使用什么样的办法,治好这个病症垂危的老人。

    倘若真的能够救治,足可称的上起死回生,小神医之名,亦是当之无愧!

    “寻根问病,病情由脏腑而发,应该脏腑同治。”

    秦浩缓缓说道。

    拿起一副纸笔,秦浩开出一个方子,交给何星晖,说道,“何老身体太虚弱,不适宜行针,还是先调理几天,再做治疗。”

    阴寒入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加上何老身体虚弱,承受力太差,他若是仓促行针,也没有完全把握。

    烧山火是最佳选择,针劲如山火,猛烈霸道,何老决计难以承受。

    “人参,白术,附子,炙甘草……这是附子理中汤,咦,还加了二陈汤。”

    侯老探头看到方子上的药材,惊异说道。

    “不错,两者相辅相承,温胃暖肾,破阴散寒,达到益火清阴,暖身养胃的目的。”

    “益火之源,以消阴翳!”

    秦浩笑着说道。

    他倒是没想到,侯老对于中医汤药也有研究,看上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果然,杂家出身,无论中西,都有所兼顾。

    “妙,果然是妙,妙人出妙方,小神医之名,当之无愧。”

    侯老手捻着胡须,闭上眼睛,心中暗暗琢磨。

    良久之后,忽然睁开双眼,绽放明光,大笑着说道。

    附子理中汤,不过是一味寻常的汤药,此刻加之二陈汤,放在何老的病情上,再合适不过,堪称绝配。

    “侯老过誉了。”

    秦浩一笑,淡淡道。

    “侯老,这方子?”

    何星晖接过方子,看向侯老问道。

    “按照秦医生的方子做吧,别的不敢说,让何老多撑一些时日,总还是没问题的。”

    侯老大笑着说道。

    这一剂汤药下去,虽然不能彻底治愈,但可清除冰寒,可让何老恢复清醒,多坚持一段时间。

    “谢谢秦医生!”

    何星晖大喜,感激的说道。

    何老就是何家的南天顶梁柱,只要有他在一天,何家就是天河省大族,

    哪怕是躺在病床上,也没人敢轻视何家。

    人死灯灭,人走茶凉!

    若是何老撒手而去,那些个政敌,立刻就会对何家大肆攻击,将何家打入不覆之地。

    并且,有了这一段时间的缓冲,何家也能够做出反应,整理产业,乃至弃卒保车,保全家族。

    李天华紧握的拳头松开,心中长舒一口气,心中暗暗兴奋。

    这次带秦浩过来,他也是考虑了很久,压上了一切。

    若是能够成功,自然皆大欢喜,他也能彻底坐上何家的马上,前途不可限量。

    可若是失败了,身败名裂,仕途止步于此。

    这是一次豪赌,拿他的前途命运做赌注。

    很庆幸,他赢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秦浩的目光充满感激、庆幸。

    这个秦浩,先是治好了他的母亲,又让他老婆成功怀孕,此刻对何老的病症,也能成竹在胸……

    简直堪称是他的福星福将!

    李天华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交好秦浩,不可错失这个福星。

    “侯老,秦医生,今天也忙活了一天,中午就留下吃个便饭,如何?”

    何星晖笑着说道。

    “哈哈,老朽自然是没意见,就看秦浩小友了。”

    侯老大笑着说道。

    他真的是很欣赏秦浩,也想和秦浩多多交流一下,秦浩若是去的话,他自然也不会缺席。

    “秦浩,留下来吧,顺便谈一谈何老的病情。”

    李天华走上来,笑着说道。

    “那就打扰了。”

    秦浩略微犹豫一下,就同意了。

    初来乍到,一个熟人都没有,就这么离开,也是自己下馆子。

    再说,与何家打好关系,也是一件大事。

    毕竟,何家在天河省权势不小,以后生肌膏渠道铺展,免不得要多多麻烦何家。

    何星晖与侯老、秦浩,有说有笑的离开。

    何星华等一群人,也慢慢散去。

    只余下展鹏一个人,目光阴深的看着几人离去,眼中带着仇恨嫉妒的光芒。

    当即,何星晖摆了一座酒席。

    酒桌上,众人推杯换盏,喝的极是愉快。

    期间,侯老不时询问一些疑惑,往往被秦浩三两句话点拨,茅塞顿开。

    对于医术的领悟,愈发深刻,对于秦浩越发的钦佩。

    ……

    午饭结束,李天华就匆匆赶回江城了。

    他这次来,本就是冒着擅离辖地的风险,若是被有心人告发,追究下来,罪责不小。

    好在,付出总归是有回报,得到了何家的认同。

    在天河省,有何家这颗大树,李天华以后的前途,已然指目可待。

    没看到李天华走的时候,嘴都咧到耳朵后面了。

    疗养院,某座独栋小别墅。

    书房内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正是方文彬。

    在他旁边的,是他父亲方正阳。

    屋里,还有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在挥毫泼墨。

    起承转合间,一副大气磅礴的字帖完成,笔走龙蛇,气势遒劲。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这是岳武穆的经典之作,满江红。

    迎面看去,一股金戈铁马气息扑满而来,仿佛置身沙场,耳边响起震天鼓鸣,杀气冲盈。

    “正阳,什么事儿?”

    老者将字帖收起,擦了一下手,问道。

    老者是方正阳的父亲,张安国老太爷的警卫兵,天河方家家主,方海。

    “父亲,前些日子,我去为张老太爷祝寿,碰到一位奇人,您还记得吧?”

    方正阳问道。

    “你说那个叫秦浩的小子,我有印象。”

    方海点头说道。

    方正阳回来就说了,宴会上出现一位奇人,随手送出一颗丹药,竟然让张安国返老还童。

    初闻之下,只当是方正阳的笑言,再三确定之后,方海心中仍无比震惊。

    即便是听人耳闻,也能感受到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那人来天河了,是为何老治病的,恰巧被文彬撞见了。”

    方正阳笑着说道。

    “不错,当时他被拒在门外,是我引他进来的。”

    方文彬笑着说道。

    书房中!

    “这人必定是奇人异士,文彬,你做的不错,可以与他多多接触。”

    方海沉吟一下,郑重说道。

    早年,他跟随张老太爷参加抗战,也听说过不少奇人异士,身怀种种神通,能常人所不能。

    当年,太祖皇帝身陷囹圄,就曾遭逢异人相助。

    那人只身而来,冒着枪林弹火,毫发无损的将太祖皇帝就出,而后飘然而去,恍如神仙中人。

    也有不少武道家族,实力雄厚,刀枪难伤,割地为王,即便是太阳国人,也不敢侵犯。

    武道修炼,逐渐浮出水面。

    从那以后,太祖皇帝召集能人,创立龙组,专门管理武道事务。

    想来,方正阳口中的秦浩,也是一名身怀奇术的能人。

    方文彬点点头。

    “如你们所言,这人身怀奇异,何光启虽然病入膏肓,他未尝不能起死回生。”

    “这些天,何家的处境可不太好,何光启若是醒了,有些人可就要哭了。”

    方海摸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

    自从何老生病,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天河省的局面,都快要乱成一团麻,不少人都重新站队,也有一些政敌,对何家穷追猛打,境况堪忧。

    若是何老痊愈,想来,必然会是一场大风暴。

    “对了,赵家的人,似乎也对秦浩很是看重。”

    方文彬沉吟了一下,说道。

    当时,在宴会上,他就注意到,赵学武看向秦浩的目光,都是放着光彩的。

    “无妨,只需要与他交好就行,记住,是真心结交。”

    方海嘱咐道。

    这种能人异士,手段神秘,倘若是有心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不能结交,也万万不能得罪。

    “我知道了。”

    方文彬应声道。

    ……

    刚吃完饭没多久,秦浩就接到了方文彬的电话,邀请他一块儿出去逛逛。

    跟何星晖说了一句,秦浩就坐上方文彬的车子离开了。

    “我警告你们,见到秦医生,都给我尊重起来,老爷子能否痊愈,全在秦医生,谁要是惹到他,就滚出何家。”

    看着秦浩离开,何星晖转过身,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一屋子人,大气都不敢喘,静静听着何星晖的训斥。

    何老生病住院,何家就倒了一大半,不少人都将矛头指向何家,他们的日子很不好过。

    这些天,都是何星晖一肩扛起,他说的话,没人敢违背。

    “秦浩,何老的病情如何了?”

    方文彬问道。

    “是有点儿棘手。”

    秦浩回答道。

    方文彬心中一震,这个秦浩,果然不是一般人。

    何老身患重病,卧床不起,整个天河省都传遍儿了,也请了不少名医,没有见到一点儿起色。

    就连大名鼎鼎的侯老,都束手无策,摇头叹息。

    落在秦浩口中,就变成了有点儿棘手,仔细分析一下,这分明就是有八成把握。

    若不然,他岂敢说这样的话。

    “哈哈,要是治好了何老,放眼整个天河,你都是香饽饽了。”

    方文彬大笑着说道。

    何老的身份不一般,若是秦浩真的治好,有这么一株大树,谁还敢不开眼,去招惹秦浩。

    秦浩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潜江会所!

    来到门口,方文彬将车子停了下来,交给服务员。

    “方少,您来了。”

    门口的保安,看到方文彬,急忙问好。

    而后,疑惑的看着秦浩,心中暗暗思考,这是哪家的少爷,竟然能够让方文彬陪同。

    方文彬点点头,带着秦浩走了进去。

    “是不是感觉挺普通的?”

    方文彬笑着问道。

    “确实!”

    秦浩点头。

    这家私人会所,装饰一般,看起来不像是高级会所,方文彬好歹也是方家的大少,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

    “哈哈,进去你就知道了。”

    方文彬嘿嘿一笑,带着秦浩走进大厅。

    刚一进去,秦浩顿时就呆住了。

    客厅装扮的低调奢华,古拙大气,与外面截然不同。

    场地中央,放着不少的名贵植株,秦浩甚至看到了几株小叶紫檀,风铃草……

    两边的走廊,摆放了不少艺术品,有各种朝代的精美瓷器,有古代名家书画……

    看的秦浩心惊不已。

    本以为,口袋里有十亿资金,也算是不小的富豪了,看到这里面的装扮,立刻自惭形秽。

    “潜江会所后台惊人,老板来自京城,能够成为这里的会员,非富即贵,几乎是天河省最顶尖儿的一群人。”

    方文彬小声说道。

    秦浩点头。

    “哎呦,我说怎么乱糟糟的,原来是有蚊子飞进来了。”

    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

    听到这个讥讽的声音,方文彬的面色当即就阴沉下来。

    秦浩回头看去,是一个衣着华贵,三角眼的男子,眼睛转动间,透露着一抹阴狠毒辣。

    “马俊良,你说话注意点儿。”

    方文彬沉着脸喝道。

    “哈哈,方少也在啊,我说有蚊子,不关你的事儿吧。”

    马俊良故作惊讶的说道。

    “马俊良又跟方文彬碰上了。”

    “可不是,每次都是这么激烈。”

    “唉,方文彬又要吃大亏了。”

    ……

    客厅中,也有不少器宇不凡的男子,看到马俊良和方文彬,轻笑着说道。

    看得出来,这些人的身份不低,敢直呼两人的名字。

    其他的一些人,只是小声议论,目光不时的飘来,关注场面的变化。

    “哼!”

    方文彬面色难看,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不再说话。

    秦浩心中惊奇。

    天河方家,在天河上也是一流大家族,方老爷子曾经追随张老太爷参加抗战,功勋卓著。

    后来,就晋升了将领,在军队担任司令官,位高权重。

    在天河省,都是最有权势的几个人。

    没想到,这个叫马俊良的男子,竟然敢和方文彬正面杠上,丝毫不憷。

    想来,也是顶级家世。

    秦浩想的不差,马俊良的父亲,虽然比不上何老,可和方老爷子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在天河省内,也是排名靠前的人物,经常在电视上露面。

    “方少,咱们走吧!”

    眼见方文彬脸色不对,似有些畏惧马俊良,秦浩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