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主宰医仙 > 第384章 偶像

第384章 偶像

 热门推荐:
    “我这是老毛病了,没什么事儿。”

    赵建国摆手说道。

    他这个老病根,就连那些国手都治不了,秦浩如此年纪,更是没什么法子。

    至于神奇的丹药,能够得到一颗,就已经走大运了。

    即便是返老还童,对他的病根,也没什么大用。

    “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秦浩笑着说道。

    “哦,你有办法?”

    听到秦浩的话,赵建国面上露出讶色,惊奇的问道。

    要知道,他的这个老病根,可是难倒了无数的名医专家,国手神医。

    方才,他如此说话,也是为了给秦浩一个台阶下。

    没想到,秦浩表现的大为迥异,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难道,秦浩真的有玄奇医术?

    “倒是有些搅扰老太爷,只需要行针一次即可。”

    秦浩笑着说道。

    “哈哈,什么搅扰不搅扰,老骨头一把,你随便试。”

    赵老太爷紧盯着秦浩,而后,大笑着说道。

    他虽然是个武夫,却也粗中有细,能够在炮火纷飞的年代,一步步成长为抗战将领,自然非同一般。

    秦浩这般自大,若非是哗众取宠,便是自信十足。

    再联想到去,秦浩是被请来给何启光治病的,说不得,真有一身玄奇的医术也说不定。

    “那就得罪了。”

    秦浩笑眯眯的说道。

    人常言,越是年纪大,心中就越畏死。

    如张安国、赵建国这一代的红色将领,能够走到今天,绝对不是偶然。

    当下,秦浩取出针包,开始为赵建国行针。

    太乙神针,烧山火!

    烧山火,为火系针法,银针落下,就如烈火炙烧,驱寒消冷,神异非常。

    无形之中,火克金!

    以烧山火,克制赵建国的肺金之气,正是恰到好处。

    秦浩以真气驱动银针,刺在赵建国的胸前,登时,那一片皮肤就变得通红滚烫,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强烈的灼烧感,即便是赵建国都难以适应,眉头微微一皱。

    一边儿,赵学武和赵元英,都是一脸担忧的样子。

    “老太爷,若是忍不了,就说一声。”

    秦浩说道。

    火性狂躁猛烈,金主锋锐凌厉,二者相互碰撞,那等感觉的确非常难受,非一般人能够忍受。

    “哈哈,这点儿痛算什么,老头子我什么风浪没见过。”

    赵建国笑着说道。

    不过,他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额头冷汗直冒,脸色也变的苍白起来。

    一切都在说说明,情况并没有话语中的那般轻松。

    秦浩心中也是赞叹,虽然他以真气护住赵建国的心脉,性命不会有问题。

    可是那股狂猛的能量冲击,他却是无能为力。

    赵建国能够忍下来,也是出乎他的意料。

    当下,他手捏银针,在赵建国肺部,或捻或搓,或弹或挑……

    片刻后,行针完成,赵建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萎靡不振,精神不佳。

    “唉,老咯,这要是放在当年,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赵建国连连摇头,叹息说道。

    几十年来,整天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身体都疲惫了,机能都在不断下降。

    “哈哈,您老就别谦虚了,我开一副方子,只要按时服用,不出一个月,保证你身体康健,百病全消。”

    秦浩笑眯眯的说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准备纸笔。”

    看到赵元英在一边儿发愣,赵学武脸色一沉,冷喝道。

    “是,是。”

    赵元英三步并做两步,急忙从书房里拿来了纸笔。

    秦浩铁画银钩,笔走龙蛇,开了一副小青龙汤,不过,又加了一味主药。

    是一味上年份的黄精。

    黄精,是地生灵药,蕴含浓郁的土木之气,本草纲目中有记载可以壮筋骨,益精髓,有润肺生津之功效。

    经过方才的行针,赵建国肺中的金气,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病根已然摧毁。

    再辅以小青龙汤,温肺化饮,足以克制老天爷的肺金气。

    “爷爷,你感觉如何?”

    赵学武急忙问道。

    “嗯,很舒服。”

    赵建国试着感受一下,通体舒畅,兴奋的说道。

    以前,只要他用力过猛,肺部就会有刀割般的疼痛,现在,就算是暗中用劲,都感受到不到痛楚了。

    “好小子,果然有一套,老祖宗的东西,总算是没丢。”

    赵建国看着秦浩,大笑着说道,话语中充满赞扬。

    “自然不敢忘本。”

    秦浩笑着说道。

    ……

    饭桌上,赵建国兴奋无比,又开了一瓶特供茅台。

    这酒都是军区特供,送给这些退休将领的,一般人,连面儿都见不着。

    身为一代武将,赵建国也是嗜酒如命,即便肺部不适,每天也要喝上两盅。

    今天,病根得去,心中更是舒畅,非要拉着秦浩喝个痛快。

    “爷爷,不能再喝了。”

    看赵建国喝的不少了,赵学武急忙开口说道。

    “今天心情高兴,多喝一点儿。”

    赵建国甩开赵学武的手,大笑着说道。

    “今天已经过量了,不能再喝了。”

    赵学武急忙说道。

    平日里,这都是喝两盅就算了,今天都整了小半斤了。

    赵老太爷毕竟年事已高,身体不如年轻人,加上肺病刚治好,喝酒太多了,有害无利。

    “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管起老子来了。”

    赵建国双眼一瞪,大声喝道。

    “汗,你是我爷爷,您老说了算。”

    赵学武顿时成了苦瓜脸,急忙说道。

    看到这一幕,秦浩笑的合不拢嘴,说道,“不用担心,有我在,老太爷不会出问题的。”

    “看到没,秦浩都这么说了还不一边儿待着去。”

    听到秦浩站在他这边儿,赵建国脸上露出得意,大叫着说道。

    “嘿嘿!”

    赵学武咧嘴一笑,不再说话。

    有秦浩作保证,自然是没问题,前者的医术,着实没话说,也就那什么好担心的了。

    一边儿,赵元英看的双眼直放光,盯着秦浩,一脸敬仰的神情。

    在赵家,他就是害怕赵学武,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没想到,秦浩竟然也能让他老爹没话可说,再想起那一身高深的武术,登时就成了赵元英的偶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