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主宰医仙 > 第445章 惹不起
    “哈哈,得罪老子,就是这样的下场。”

    八哥手中拿着匕首,狠狠在秦浩身上捅着,嚣张狂妄的喝道。

    周围的村民,何曾经过这么凶残的一幕,顿时就惊呆了,吓得说不出话来,连声音都不敢发出。

    秦和安和楚芸,鼻头发酸,一颗心都沉到太平洋了。

    “咦,不对,快看,秦浩都没有流血。”

    一边儿,秦林也发现了诡异之处,急忙大声说道。

    场中,所有人都被八哥的动作惊呆了,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

    秦林的喊叫声,异常刺耳。

    众人顺着秦林的指点看去,果然,被捅了这么多刀,秦浩身上连一点儿血丝都没有。

    “你,玩够了没有?”

    突然,八哥耳边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他浑身一震,手中的动作一滞,眼眸中流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慢慢的,他抬起头。

    只发现,秦浩在淡淡的看着他,神情漠然。

    “这,这怎么可能?”

    八哥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难以置信。

    被他捅了这么多刀,秦浩距居然神色不变,仍自可以有说有笑,完全看不出受到伤害。

    八哥不敢相信的拔出匕首,看了一下。

    这一看,眼睛都直了。

    只见,匕首上面锋锐的刀刃,早就断裂了,只剩下一个刀把。

    原来,他捅了秦浩这么多刀,都是拿着刀把在逗人玩呢。

    难怪,秦浩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握草,天杀的狗货,卖一把假货给我。”

    八哥郁闷的简直要吐血,心中破口大骂道。

    要不是这把假刀,秦浩在就被他捅死了。

    忽然,他身体一颤,打了一个激灵,抬起头一看,一双冷冰冰的眸子,不带丝毫的情感,正漠然看着他。

    “呵呵,误会,这都是误会。”

    八哥差点儿吓得喘不过来气,脸上露出难看至极的笑容,干巴巴的说道。

    呼!

    远处的村民,看到这一幕,一颗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总算是没有闹出人命。

    秦和安和楚芸,心中也是无比庆幸,自家儿子总算是宛然无恙。

    “是吗?”

    秦浩盯着八哥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看气氛紧张,给大家开个玩笑。”

    八哥一脸苦笑的说道。

    眼前这个煞星,可是能够一个打十个,他自己这点儿三脚猫功夫,连跟人家提携都不配。

    “原来是这样!”

    秦浩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八哥嘿嘿一笑,正要说话。

    脸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耳边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刮子声音,身体整个的飞起来,砸落到一边儿去了。

    “哎呦,不好意思,手抽筋了,误会!”

    秦浩走过来,看着八哥,笑眯眯的说道。

    “是,是误会!”

    八哥一手捂着肿胀紫红的脸颊,面上满是笑容。

    妈的,你要是手抽筋,怎么还能往我脸上抽,连个理由都找不到。

    不过,心中的想法,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看着躺在四周,满地打滚,嗷嗷乱叫的小弟,他心里明白,自己要是敢说半个不字,这就是下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等他离开了,立刻就招来一票儿小弟,把龙门村玩个底朝天,一定要报这个大仇。

    周围的村民,心中也大是过瘾。

    八哥整天欺凌弱小,横行乡里,无法无天。

    今天,居然被秦浩这么一顿暴打,看着真是解气,心里爽快极了。

    砰!

    秦浩上来又是一脚,将八哥踹飞了出去。

    “不好意思,我脚痒了。”

    秦浩晃了晃脚,淡淡说道。

    “秦浩,你不要欺人太甚!”

    八哥没被秦浩踢出血,心里却要郁闷的吐血,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秦浩说道。

    他如何能看不出来,秦浩这分明就是拿他开涮。

    “我最恨别人用手指着我!”

    众人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下一秒,秦浩就来到了八哥的面前,手掌捏着八哥竖起的手指。

    咔嚓!

    微微一用力,八哥的手指就被秦浩掰断了。

    众人心中都是一凉,震惊的看着秦浩。

    他们终于发现,眼前这个秦浩,跟他们认识中的秦浩,真的是不太一样了。

    “放手,快放手,王八蛋,我可是刀爷的手下,你要是伤了我,你们全村人都别想好过。”

    八哥口中发出痛苦的吼叫,五官都扭曲了,色厉内荏的说道。

    刀爷?刀哥?

    这是秦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头了,在回来的时候,那个人面兽心,劫道儿的涛哥,也说是这人的手下。

    看来,在太和县,这人吃的很开。

    要不然,涛哥和八哥,绝对不敢放出这样的话语。

    “秦浩,快放了他,刀爷,咱们惹不起。”

    秦林急忙跑上来,一脸无奈的说道。

    他这两年跑生意,镇上没少去,县里也没少跑,对于刀爷的名头,自然是听过的。

    在整个太和县,刀爷就是道上的老大,说一不二。

    就算是那些当官的,想要拿下刀爷,也的仔细掂量掂量。

    他一声令下,整个太和县都要发生大乱子。

    “还挺厉害的!”

    秦浩嘿嘿一笑说道,话语里充满不屑。

    的确是不屑。

    江城下面有八县,太和县只是其中之一,刀爷能够混上老大,也算是有能力了。

    不过,连江城道的林龙头,都被秦浩玩死了,他又何惧这个刀爷。

    跟林龙头比起来,这个所谓的刀爷,怕是连林龙头手下的雷强、疯狗等人都有所不如。

    毕竟,那可是江城的一方大佬,关系大了去了。

    “嘿嘿,秦林我认得你家,还有你,赶紧给老子跪下道歉。另外,把那个女人送过来让我玩两天,要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八哥摇摇晃晃站起来,神色傲然说道。

    既然听说过刀爷的名头,知道刀爷的厉害,八哥心中相信,整个太和县,就没人敢忤逆刀爷。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他。”

    秦浩冷笑着说道。

    啪啪啪!

    说完,上去又是狠狠甩了几个耳刮子,这家伙,竟然拿全村人来威胁他,真是不知死活。

    这一连串的耳刮子,将八哥打成了猪头,直接就抽懵圈了。

    “秦浩,你……”

    秦林没有想到,秦浩会突然出手,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最后,只能够无奈叹息一声。

    他听说过刀爷,手底下有上百号兄弟,就连私枪都有不少,很多跟他做对的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浩虽然厉害,能够一个打十个,将这群打的落花流水。

    可刀爷那边,刀枪棍棒一堆,手下兄弟一群,手里还端着枪。

    人再怎么厉害,还能厉害的过枪子?

    噗通!

    “老大,大哥,大爷,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看到秦浩又走过来了,八哥心中是真的怕了,一下子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打电话!”

    秦浩看着八哥,淡淡说道。

    “啥?”

    八哥一愣,有些不明白秦浩的意思。

    “给你老大打电话。”

    秦浩冷冷说道。

    刀爷是太和县的老大,势力庞大,人面兽心,心狠手辣,连小孩子都要弄残疾,给他到处讨钱。

    可以看出,这人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秦浩打残了涛哥,又废掉了八哥,梁子已经结下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有生!

    到时候,指不定这家伙耍什么手段,他虽然不怕,可是龙门村的村民,他的父母可承受不住。

    既然这样,那就连根拔起。

    反正,也是弹手之间的事情。

    “秦浩,你想干什么?”

    秦林心中一动,忽然升起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小心问道。

    “去会会这位太和县的老大。”

    秦浩轻笑着说道。

    “秦浩,不能啊,刀爷心狠手辣,手底下有那么多弟兄,你要是去了……”

    秦林急忙劝阻道。

    到了太和县,就是人家的地盘,到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蒸是煮,还不都是看人家的脸色。

    听到秦浩的话,八哥心中则是一喜,暗暗得意。

    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他的脑子里,正想着怎么回去搬救兵,好把秦浩给干掉。

    没想到,这家伙自己就膨胀,真以为学会三招两式,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嘿嘿!

    刀爷的厉害,八哥心里清楚极了。

    “我打,我这就打。”

    八哥面上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心里简直要乐开花了。

    “小浩,你这是……”

    秦和安走了过来,看着秦浩问道。

    “爸,你放心,没啥事,我就去跟这位刀爷谈谈。”

    秦浩笑着说道。

    他笑容温和,神情自若,身上带着一股自信阳光的气息,说出的话语,让人不由得信服。

    秦和安紧紧盯着儿子,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这个从小在他肩膀打闹的孩子,竟然已经长这么高了,比他还高了小半头。

    这些年在外,儿子那也变化了许多,变的更加成熟稳重,自信泰然。

    “行。我跟你妈等你回来吃饭。”

    沉默了一会儿,秦和安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秦叔,你怎么也……”

    看到连秦和安都支持秦浩,秦林一下子就急了。

    “我相信小浩自己有主张。”

    秦和安笑着说道。

    回来的这两天,他这个儿子的表现,迥异非常,一举一动,都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

    做出的事情,每每看似不着边际,却饱含深意。

    “喂,刀爷,我是小八。”

    这边儿,八哥打通了电话,一脸诚惶诚恐的说道。

    “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那头,响起来一个沉稳威严的声音。

    八哥撇了一眼秦浩,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你就是这家伙的老大,那个叫什么孙子的?”

    秦浩一把夺过来电话,大大咧咧的问道。

    八哥一脸苦笑。

    敢称呼刀爷是孙子的,这么多年了,秦浩也是独一份儿了,真是不知道神经大条,还是身有依仗。

    “道上的兄弟给面子,喊我一声刀……”

    那头的话语说道。

    还没有说完,就被秦浩给打断了。

    “行了,是你这个孙子就没错了。”

    “你这个手下,是我打的,还有个什么涛哥的,居然敢劫我的道儿,也是被我废掉的。”

    秦浩冷笑着说道。

    “什么!”

    八哥浑身一震,惊骇的看着秦浩。

    竟然连涛哥,也是被秦浩给废掉的,他在这一片儿混,就是跟着涛哥的。

    今天中午,他才接到那边儿的电话,说是涛哥给人废了。

    这还正迷糊呢,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敢废了涛哥,原来,都是这家伙干的。

    这么一想,八哥心中也就释然了。

    连他大哥涛哥都被废掉了,秦浩不把他放在眼里,也是可以想象的。

    “你是谁?”

    沉默了好一会儿,刀爷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声音,仍然是带着威严,不急不躁。

    秦浩暗暗点了点头,这家伙,倒真是个心思阴沉的家伙,被这么挤兑,都没有露出震怒。

    难怪,能够成为太和县的老大,人人谈之色变。

    “你的手下三番两次挑衅我,你这个当老大的,是怎么教训小弟的,是不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秦浩淡淡说道。

    周围的村民都吓傻了。

    秦林也是一脸懵逼。

    八哥和他那群手下,听到秦浩这一番吊炸天的质问话语,也是一脸敬仰的看着秦浩。

    听到没?

    这才是真正的霸气。

    “我在黄石镇,皇朝会所!”

    刀爷说了一个地址,就挂断了电话。

    “大爷,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八哥看着秦浩,一脸敬畏的说道。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八哥是真的害怕秦浩了,敢这么呵斥刀爷,这家伙要不是愣,要不就是不要命了。

    不论是那一条,八哥都惹不起。

    再加上,秦浩那一手厉害的功夫,简直了。

    现在,他只想躲的远远的,再也不想看见秦浩了。

    “走,你想去哪里?”

    秦浩嘿嘿一笑说道。

    “大爷,您让我做的,我可都做了,我也知道错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我吧。”

    八哥一脸悲戚,可怜兮兮的说道。

    “嘿嘿,没听到话吗?这个孙子还在皇朝会所等着我呢?前面带路吧!”

    秦浩轻笑着说道。

    他是个心软的人,别人都发出邀请了,自然是不忍心拒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