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花都医仙 > 第637章 你想杀谁,我帮你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宇和红莲两人的双唇才分开。

    “对了,你跟琉璃之间的事情怎么样了?”

    红莲脸颊潮红,连她这样的武道强者,都被吻得有些气喘吁吁,由此可见刚刚她和陈飞宇的热吻是有多么激烈。

    “说实话,没多少进展,感觉想要追求到琉璃的难度越来越高了。”

    陈飞宇脸现苦恼之色,把自己和琉璃约定一起去中月省,结果却被琉璃放鸽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红莲惊讶道:“这么说,你很快就要去中月省?”

    “没错,就算不是为了琉璃,我也有不去不可的理由。”

    “正好,等你到中月省后,帮我杀个人。”

    红莲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机,道:“那个人叫白志虎,我跟他有一段生死恩怨还没算呢。”

    “白志虎?

    没问题。”

    红莲见陈飞宇答应的爽快,不由娇笑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你杀人?”

    陈飞宇笑,轻笑,伸手抚摸着红莲白皙精致的脸颊,道:“你是我的女人,你想杀谁,我帮你杀了就是了,哪有那么多理由?”

    红莲眼眸中绽放出莫名的神采,这绝对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让她心动的情话。

    就在红莲深陷感动之中时,陈飞宇突然坏笑,伸手将红莲横抱起来,向大床的方向走去。

    “呀……”红莲惊呼一声:“你要干嘛?”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再加上长夜漫漫,一个人孤枕难眠,你说我要做什么?”

    “不……不行,说好了等你追到琉璃后,我才做你的女人。”

    红莲惊呼一声,娇躯一扭,瞬间脱离陈飞宇的怀抱,同时向后退了好几步,一脸的戒备。

    陈飞宇翻翻白眼,得,自己为了红莲拒绝了唐茜茜,现在红莲又只能看不能动,亏大发了。

    看着陈飞宇一脸无奈的神色,红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袅袅婷婷走到陈飞宇身边,主动在他嘴唇上亲了下,笑道:“你这个样子,我看了可是会心疼哦,等你追到琉璃,到时候人家任你摆布还不行吗,现在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之后,红莲风情万种地嗔了陈飞宇一眼,风姿婀娜地离开了房间,姿势摇曳,仿佛弱柳扶风。

    “真是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妖女。”

    陈飞宇感叹一声,接着一愣,这么说也不对,他和红莲之间,除了最后一步外,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关系已经亲密无比,并不是摸不着。

    只是,不做那最后一步,总觉得有些遗憾。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琉璃说中月省高手众多,堪比狼虎,我还是先把《极意仙诀》练会再说,等到了中月省,也能多一张底牌。”

    陈飞宇把脑海中的旖旎念头甩出去,拿出《极意仙诀》认真参悟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陈飞宇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潜心钻研《极意仙诀》,虽然《极意仙诀》功法奥妙非凡,但是说到底,无非是对于内劲的运用,以及对于天地间元气的感知力,只要对元气的感知力越强,那施展起来也越为顺利。

    恰巧,陈飞宇的“无极拳”中“收、化、运、发”法门,正巧是世间运用内劲最为神奇的法门,而陈飞宇所修炼的《仙武合宗决》,也让他对宇宙天地间的元气有着超越常人的感知力。

    可以说,云家的这部《极意仙诀》,简直就是为陈飞宇量身打造的一般!虽然才过了两天时间,但陈飞宇已经颇有心得,再加上已经把《极意仙诀》里的内容全部背熟,便把这本秘籍如约送给了红莲。

    红莲感动之下,又主动献上香吻,并且一起滚到了床上,可惜的是,依然没有突破最后一步。

    又跟陈飞宇腻了一天后,红莲为了早点突破到“宗师境界”,便依依不舍地吻别陈飞宇,起身返回了长临省清洛市,打算闭关修炼。

    而唐茜茜在玉云省还有一场演唱会要举行,陈飞宇担心她的安危,把她和桃姐一起送回玉云省,又在玉云省陪了韩木青、柳天凤等女两天后,便启程坐上了前往中月省南元市的飞机。

    中月省位于华夏西南,属于内陆省份,经济发展虽然比长临省要差一些,可是武道的发展,就算长临省和玉云省捆绑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个中月省。

    说起来,陈飞宇跟中月省之间有不少的仇怨,比方说中月省左家的少主左柏轩被陈飞宇斩杀,而名列中月省武道世家第三位的苏家,连同家主以及八位宗师,则被陈飞宇和琉璃联手斩杀……不,准确来说,基本可以算作是被琉璃一人斩杀。

    只是在陈飞宇看来,琉璃杀的,跟他杀的也没什么区别,反正苏家这笔血海深仇,肯定是算在了他陈飞宇的身上。

    也正因为如此,陈飞宇虽从没去过中月省,但在中月省已经有了不少的仇家,再加上听琉璃所说,中月省内还有不少修为深厚、隐居修炼的老怪物,实力更是远超陈飞宇。

    可以说,陈飞宇这趟中月省之行堪称危机四伏,因此他打算先保持低调,等探查清楚中月省的势力分布再说。

    中午11点,陈飞宇准时下了飞机,踏上了中月省南元市的土地。

    他来中月省的目的有四:第一,找寻琉璃;第二,踏灭中月省左家,解除左家对吕宝瑜的威胁;三,拿到“天行九针”;第四,替红莲杀掉浩阳金融集团的董事长白志虎!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中月省也很危险,可陈飞宇天生乐观,事情虽多,按照计划一件一件来做就是了。

    而他之所以选择在南元市下飞机,正是因为红莲让他杀的白志虎,就是南元市的人!走出机场后,陈飞宇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去。

    此刻,他身上只带着一部手机、一张身份证,再加上一盒银针,绝对算得上是轻装简行,因为他此行是为了杀人,不是为了旅游。

    “小兄弟,我听你的口音,好像不是咱们中月省的人。”

    司机师傅是个相貌憨厚的中年人,见陈飞宇相貌清秀、眼神干净,便有三分好感,笑道:“你是来旅游的?

    还是来找工作的?”

    “算是来找人吧。”

    陈飞宇呵呵笑道:“对了,我找的人在浩阳金融集团上班,不知道老哥听过不?”

    “当然听过。”

    司机师傅一边开车,一边高看了陈飞宇三分,道:“不止我听过,基本上只要是我们南元市的人,就没有不知道浩阳金融集团的。”

    陈飞宇好奇道:“听老哥的意思,好像这家公司很有名?”

    “岂止是有名,简直是大名鼎鼎,浩阳金融集团的董事长白志虎,可是我们南元市的传奇式人物,据说他年轻时曾跟人习武,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弃武从商,白手起家一举创立浩阳金融集团。

    到今天浩阳金融集团已经成南元市商界中的庞然大物,而董事长白志虎,也一举成为我们南元市的首富,据说他坐拥百亿资产,而且交友广泛,在政界和武道界中都有着不小的能量,纵观我们南元市,也只有天宇集团才能够相抗衡。

    小兄弟,既然你朋友在浩阳金融集团上班,不如你让他给你说一声,也在公司里谋一个职务,保管你财运亨通。”

    “多谢老哥指点,就算我真去了,怕是浩阳金融集团也不敢要我。”

    陈飞宇笑着说道,同时心中暗暗皱眉,看来,浩阳金融集团的白志虎也算是一号人物,不过想来也是,如果白志虎只是无名小卒,以红莲的本事,只怕早就将他给杀了。

    司机师傅又跟陈飞宇聊了一路,来到市中心下车后,陈飞宇环视一圈,只见街道宽敞干净,大厦鳞次栉比,路上不少身穿职装的人员急匆匆而行。

    “虽然都说中月省的经济不如长临省,可看南元市的样子,经济发展的也不错。”

    陈飞宇暗暗点头,随意找了家餐馆走了进去,要了一碗炸酱面,毕竟民以食为天,杀人之前,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听司机师傅所说,白志虎在南元市有不小的势力,而且还跟武道界的人来往甚密,再加上中月省武风剽悍,说不定他身边有宗师级别以上的武道强者,毕竟,连‘半步宗师’的红莲都没办法奈何白志虎。

    这么看来,直接找上白志虎将他斩杀虽然不难,但却有泄露我行踪的风险,如果让左家和苏家知道我来了中月省,那对自己以后的行动,会产生不小的麻烦,为了保险起见,只能暗杀白志虎。”

    陈飞宇轻笑一声,心中作下决断,吃完炸酱面后,便起身离开餐馆,打算先去浩阳金融集团附近踩踩点。

    他双手插兜,走出餐馆沿着马路前行,突然,只见前方不远处围着不少人,里面还传来一个女子的呼喊声。

    “莫非出了车祸?”

    陈飞宇心下好奇,信步走过去,轻而易举便来到人群最里面。

    只见一名靓丽绝美的少女跪坐在地上,抱着一名老者焦急大喊道:“医生,这里有医生没有,我爷爷心脏病突然犯了,谁来救救他?”

    这名少女气质高贵,身穿一身名牌衣服,旁边还停着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显然是大家族的千金小姐。

    只是她怀中那名老者,脸色苍白如纸,出气多入气少,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显然快要支撑不住了。

    陈飞宇眼中讶色一闪而过,按照他的观察,这名老者绝对不是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