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佳词作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郑家的经
    “三个多亿。”

    郑子靖笑,“这可不是不沾手的人能拿得出的数目,而且能拿出这个数目拍颗钻石,他手里最少还有好几个三个多亿。”

    夏乐把图片放大来看,她对这么个石头要这么多钱感到费解,三个多亿啊,能做好多好多事了。

    “夏夏你知道拍卖行对某些人来说还有另一个重要作用吗?”

    夏乐抬头。

    郑子靖笑着摸了摸她眼睛,“洗钱。”

    “徐知军以这种方式在洗钱?”

    “如果是买这种名气在外的好东西,那他们选择的洗钱方式不够聪明,可你觉得他们会是不聪明的人吗?

    他能花这么多钱买颗钻石,说明他对拍卖这块是懂的,懂了不利用起来……我不相信。”

    夏乐点点头,证据越来越多,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砸实喻州这边把后边的大鱼也按死在砧板上,她爸就能回来了。

    打开地图,又拿出爸爸留下的那份比对,夏乐思路越来越清晰。

    郑子靖静静的陪着不出声打扰她,边和刚刚挂断电话的人聊着。

    章惠女士:事情不小,小乐已经退伍了还要参与进去?

    郑子靖:事情比您以为的还要大,夏夏的父亲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这件事也是夏夏发现和查实的线索,她现在已经奉召归队。

    章惠女士:小四儿,你知道两方对战谁最危险吗?

    是冲锋在前的士兵,如果小乐是别家的人我会佩服她,可她是我的儿媳妇,我担心她,我怕她没法全身而退。

    郑子靖:我知道,我也担心,就算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我都没有一刻是安心的,可我不能因为自己担心就把她按在后方,她找她爸找了快十年了,现在不要说是配合她爸行动,就是让她立刻扛枪去并肩作战她都不会犹豫,我将心比心的想过,如果是您和老郑有什么事我也会不顾一切,所以我只能陪在她身边,尽我所能的帮她解决问题,她累的时候能靠着我歇一会,以丈夫的身份给她支撑。

    章惠女士:是个男子汉做的事,确定是她爸?

    郑子靖:确定,她带着我一起去了,不过她一直瞒着她妈妈,您也先别说。

    章惠女士:知道了,你留在那里陪着小乐,公司那边的事你三姐解决不了的还有我,不用你操心,但是回头你得好好谢你三姐。

    郑子靖:耀辉重组成功后我会给她百分之五的股份,这是她这一年辛苦该得的。

    章惠女士:你三姐没白疼你,但是百五多了,百三吧,耀辉的百三已经不是小数目了。

    郑子靖:听您的。

    章惠女士:照顾好小乐,如果她有什么需要,只要是家里有的资源全部可以动用,不用顾忌什么。

    郑子靖:章惠女士,您偏心得让我都眼红。

    章惠女士:我疼她当然是因为她值得我疼,还因为小乐是郑家需要的儿媳妇,我希望在我百年后郑家不要散了,你们兄妹还是亲亲密密的来往,你大嫂成不了那个能把全家拧成一股绳的人,小乐可以。”

    郑子靖看向沉思的夏夏扬了扬眉,他就说光自家就能开一场演唱会了。

    郑子靖:如果您不是我妈,我都要怀疑您是不是有什么居心了,小乐在人情来往上并不练达。

    章惠女士:小聪明不能长久,靠着小聪明当不起一个家,小乐是个很得人眼缘的孩子,上至老爷子,下至你外甥没有不喜欢她的,你二姐三姐和她相处得不多对她也维护得很,你大嫂有劲喜欢往娘家使,你大哥很清楚这点,而且被我和你爸教养这么多年,怎么做对郑家好他心里有一本帐,不会做那个破坏的人。

    章惠女士:再从身份上来说小乐是少校退伍,这个军衔不算高,可你看看这一年她做的那些事,部队对她的看重更不用说,征兵宣传片用的她,新兵入伍都把她才入伍的照片刨出来激励大家了,她有点什么事部队更是明明白白的站她那边替她说话支持她,这有多难得不用我说吧,她的存在对郑家来说就是一个整体的拔高,再加上耀辉在你手里,等到将来我和你爸不在了,家里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聚集到你和小乐身边,郑家散不了。

    郑子靖:您还算漏了一点,我老丈人还活着,这么大的功劳都够往上升两级了,小乐说不定都还能往上升一级。

    章惠女士:觉得我算计小乐,替她不平?

    郑子靖:您为家里做打算没有错,可您这样让我觉得您对她的好都打了折扣。

    章惠女士:傻儿子哎,我才认下这个儿媳妇的时候她可没这么光芒万丈,所有那一切的前提都是我喜欢小乐这个儿媳妇,然后才会去考虑因为她的加入对这个家将来的影响,小四儿,你眼光很好,容貌身材品性,小乐万里挑一。

    郑子靖想到了夏夏那一身的伤痕,身材嘛是好,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疤痕却也是别人看不到的,可奇怪的是他从来不会觉得那些疤痕难看,大概是因为它们出现的方式太不同寻常,他心疼都来不及哪里还能想别的。

    夏乐抬头看过来,疑惑的用眼神询问什么事。

    郑子靖把她的头转回去,“忙你的。”

    夏乐真就继续忙,半句不多问,乖顺的就和她此时垂在额前的头发一样,郑子靖这一刻都不想做老公了,想做爸爸,揉揉她的头再揉揉她的脸,买一屋子的洋娃娃,再把她放进去,比比是洋娃娃乖还是她更乖。

    章惠女士:小四儿,你别告诉我你还在替媳妇不平。

    郑子靖:没顾上您,去看您最爱的儿媳妇去了。

    章惠女士:我最爱的儿媳妇现在怎么样?

    郑子靖:在为行动做准备,她是前线总指挥,优秀得让我备感压力。

    章惠女士:一个能做前线总指挥的优秀军官你是怎么捞着的。

    郑子靖:我也经常发出这样的灵魂追问。

    章惠女士:得出什么结论了?

    郑子靖:这说明我也足够优秀,不然优秀的夏夏哪能看上我。

    章惠女士:烈女怕缠郎,因为你脸皮够厚。

    郑子靖:章惠女士,您能不能稍微高看您的小四儿一眼,不到一年时间就把控住耀辉的局面了,我觉得他很优秀。

    章惠女士:你优秀的那些都是遗传了我的,不好的都是你自己长成那样的,结论:章惠女士最优秀。

    郑子靖:败退。

    章惠女士:跪安吧,照顾好我儿媳妇,另外我要提醒你一句,耀辉的事你大方向没错,但细节上处理得太急了,回去后好好想想。

    郑子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