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聊斋假太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宜动土
    苏阳走入青云山城里面,随着城中小贩呼喊叫卖,只觉红尘阡陌,迎面而来,在这青云山城中低门矮院,广宇琼楼,流串的商贩,书生,甚至还有一些穿着明显就是侠客的江湖中人,卖艺,说书……

    沸沸腾腾,人间世界。

    今日来到青云山城之中,苏阳是意欲回到之前租住的苏家小院,在这苏家小院里面好好翻找一下,看这被杀掉的蝎子精,是否当真是长公主的丈夫,或许在这里就能找到关于蛇长公主的线索。

    自古以来,和蝎子精成婚的蛇妖都不是好东西!遇到可能就要做一场,苏阳要早做准备。

    “臭豆腐,卖臭豆腐了,湖南正宗的臭豆腐……”

    在这小摊里面,苏阳嗅到了臭豆腐的味道,一听是湖南的,心念就动了,迈步走到了这摊贩身边,看着小摊前面滚着烫油,一旁的锅里面放着黑黑的臭豆腐,伸手拿钱,要这小贩来上一碗。

    “好嘞!”

    小贩也是二十来岁,穿着交领短衣,看面貌极有喜气,麻利的将臭豆腐放入到了滚油里面,对苏阳说道“客官,这臭豆腐可真是好东西,据说我们当朝的太祖爷没发家前,是一个乞丐,饿的受不了了,便将人丢的臭豆腐拿起来吃了,后来太祖爷连打胜仗,拿着臭豆腐款待了全军,这才有了我们这一道美味……”

    我记得这传说中的主角是朱元璋……

    苏阳觉得这陈蕊当真是个带恶人,不过他想要吃这臭豆腐,并非是因为这大乾朝的太祖爷,而是因为他开朝的太祖爷没发家前,喜欢这一口,故此想要尝尝。

    在这边等着小贩炸豆腐,苏阳听到了不远处有人在说书,而说书的内容让苏阳很惊奇,居然正是西游记!

    聊斋志异中,关于孙大圣的来历,说是丘处机笔下的寓言人物,但是所说大圣神通,却又和西游记中无二,苏阳听到这西游记的内容,就不由侧耳倾听。

    “只听那众魔将唐僧师徒带到了殿上,三个老魔吩咐小魔,把那猪八戒绑在殿前门柱上,沙和尚绑在了殿的后柱上,唯有那个老魔,一把抱着唐三藏不放,生怕那孙行者再来偷!”

    说书先生年过五旬,说话口齿清晰,抑扬顿挫,而这说书的内容,苏阳一听,就觉得应该是说到了狮驼岭,但是这内容和西游记中内容不差什么。

    “三个魔头商量过后,将那唐三藏锁在了柜子里面,诸位看官,你们可知道这柜子来历?”

    说书先生说着吊起了胃口。

    “哗啦……”

    正在听书的人中,一个年过三十的壮汉伸手洒出来了一把银子,叫道“快说快说!”

    说书先生连忙谢过了赏,然后才继续往下说去,言说孙行者手中拿着如意金箍棒,一猴一棒杀到了狮驼岭上,将狮驼岭上面的数万小妖全都拿棍打死,待到城边,又不敢跟妖魔交战,于是变化成为了一个小妖,进入城中,探听到了唐三藏已经被连夜吃了,悲痛不已,孙行者万般无奈,怨如来多事,当下唐三藏已死,于是就前往西方灵山胜境,在那里求见如来佛祖,想要将经书带到大唐,完成唐僧遗愿。

    苏阳接过了臭豆腐,就在一旁听着,感觉这西游记在说书先生口中说来,别有韵味,说到孙悟空苦苦哀哀的来到了灵山胜境,如来声称妖魔有主,而后召来了文殊,普贤,连同如来佛祖一并出了灵山,下界降妖,文殊普贤两个菩萨将那妖魔降服,正是青狮白象……

    “胡说!”

    适才撒钱的壮汉莫名怒了,伸手指着说书的道“你这人,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

    说书先生不明就里。

    “把钱给我还回来!”

    这壮汉推开了左右的人,一把抢到前面,伸手就将他适才撒出来的银子一一拾回去,这说书先生一看顿时不满,上来想要止住他,但这壮汉一伸手,便将这说书先生给掀个两三丈远,让他蹲坐在地。

    “客官,这赏钱的怎么能收回去,你怎么就不讲理呢?”

    说书先生眼看这壮汉拿钱要走,爬着到了前面,伸手就抱着壮汉的大腿,无论如何都不让这壮汉离开。

    壮汉往前走一步,这说书先生跟着往前溜一步,如同是腿上挂件,无论如何都不让这壮汉如此离去,非要将适才的钱重新拿过来不可。

    “嘿你这混账。”

    两个人一步一挪,到了墙角,壮汉恼怒起来,伸手要将这说书先生提起来,一只手不经意的往一旁土墙推了一下,就这一下,就让旁边的土墙轰然坍塌,在土墙那一边有个过路人一声惨叫,就被这土墙压在了下面。

    出事了!

    苏阳将最后一口臭豆腐塞子嘴里,连忙上前,和那壮汉一起开始扒拉废墟,至于那说书先生,此时看事情不对,怕惹上官司,回身收拾一下东西起来就跑了。

    苏阳自觉力气不错,而那壮汉力气更大,轻易就将山墙土块搬开,露出里面压着的人,这被压着的人年龄有四五十岁,身上披着八卦衣,乱糟糟的白胡须在地上混成一团,苏阳和壮汉刚要将这土块全部搬开,就听压着的人连连大呼。

    “住手!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被压着的人厉声喝止,说话时候,嘴角往外一吐,有鲜血,有早上吃的食物,乱糟糟混在一起,酸臭难闻。

    “头颅受创,肺腑受伤,我们若不将这土块搬开,你会没命的。”

    苏阳觉得莫名其妙,蹲下身来,对这先生说道“你应该接受治疗。”

    作为一个大夫,苏阳从他说话声音,嘴角的血,呕出出来的东西就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不行!”

    被压着的先生倔强说道“今日不宜动土!”

    ???

    苏阳一脸黑人问号。

    “我是风水先生,我说了,今日不宜动土!”

    被压着的先生重复说道。

    wtf!

    苏阳差点都爆英文。

    “是陈先生啊……”

    旁边有人看到了被压着的先生,连忙走上前来,对苏阳和壮汉说道“陈先生可是我们当地最有名的风水先生!”

    “陈先生,您怎么被压着了?”

    “就是这土墙突然塌了,压着陈先生了。”

    “原来被压着的是陈先生啊,陈先生,你不让我们将你救出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来?”

    百姓们围做一团,询问被压着的风水先生。

    “明天,明天宜动土,等到明天,你们再将我挖出来……”

    这身躯有异,已经让陈先生说话有些含含糊糊,脖子在土块中拼命伸长,猛然又吐出了一口呕吐物,窜到了周围百姓的布鞋上,让这些围着的百姓们左右分开。

    名震青云山的风水先生就这水平?

    苏阳在听到这个陈先生后,就想到了田喜爷爷死的墓穴,当初在田喜的婚宴上面,听外面的百姓们传的神乎其神,还真以为这风水先生会两下子,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田家上当了!

    壮汉蹲下身来,伸手轻轻在这陈先生头颅一拍,陈先生原本已经浑浑噩噩,此时却忽然苏醒,抬头看着苏阳和那壮汉,眼睛一瞪,说道“我说了,今日不宜动土!”

    “你就这水平,怎么给田六家看的墓?”

    苏阳忍不住嘲讽两句,说道“还什么北山宝贝窝,斜面头朝下,浑身不着寸缕,更是不让人带着陪葬品,你都是在胡诌吧!”

    “你才胡诌呢!”

    陈先生趴在地上,嫌弃自己的呕吐物,伸手将这呕吐物清除,脸换个舒适的方式趴在地上,对苏阳说道“那个地方可是一个养龙穴,只要埋在那个地方,田家必然要出贵人,我这可都是在古书上面看的……”

    说道古书之后,陈先生趴在地上眉头皱起,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古书,是一个女子晚上到了我家,一字一句对我说的……我怎么会记成了古书呢?”

    女子?

    “什么女子?”

    苏阳连忙追问。

    这里面必有妖气!

    “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长得很白,穿的很少,哦,她的腰很细,在那腰上挂着铃铛,当时我就一直看她铃铛,稀里糊涂的……”

    被壮汉拍一下之后,陈先生忽然就想起了很多事情,对着苏阳说道。

    “可是这种铃铛?”

    苏阳拿出了蛇四公主的铃铛,问道。

    “对,就是这种!”

    陈先生对这个倒是极为肯定。

    ……这个蛇长公主,怕是直接住进了田家的墓穴里面了。

    苏阳猜测道,否则她也不会操控一个风水先生,为她做下这么个局,养龙穴,这小妖精是想要化龙啊。

    苏阳直起腰来,转过身看向壮汉,看这壮汉四肢肌肉结实,站在那里比常人高出一个头,拱拱手,问道“壮士如何称呼?”

    “在下象,那个项羽的项,那个……”

    说话时候,壮汉眸光四处瞥视,看到了远处的青楼里面,一个秀才正在写诗,遍观全诗,忽然就有了名字,说道“在下项秀树!”

    “……好名字!”

    苏阳拱手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