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九十七章 死志
    自东皇太一进入星辰海去寻找分身问责之后,帝俊强忍悲痛,处理了一些政务,想到以往羲和总在边上陪着自己,不禁悲从中来。

    黯然神伤中,他举步在太阳宫中随意走着,大太子和十太子见父亲情绪不好,也受到感染,想起自己的兄弟和母亲,不禁低声哭泣起来。

    帝俊看到两个儿子,心中稍微好受一些,可转眼又想到死去的那八个,心痛更甚。

    “不行,我已经失去了八个孩子,羲和也离我而去,鸿儿和十日一定不能有事。”

    帝俊心中转过许多念头,虽说巫族已经没有了盘古真身,但一想到祖巫动辄自爆的作风,他也不敢保证儿子一定不会受到波及。

    他想来想去,觉得如今妖族中能真正保全儿子的,唯有圣人女娲娘娘。

    半个月后,娲皇宫外。

    帝俊请伏羲同行,带着帝鸿和帝十日前来拜谒圣人。

    伏羲进去片刻之后,金凤仙子走出来,礼貌的说道“娘娘说了,大太子和十太子吃人太多,已经深陷大劫之中,她也保全不了。”

    帝俊脸色平静的道“劳烦仙子转告娘娘,屠杀人族是我下的命令,帝鸿他们吃人也是我允许的,请娘娘看在过去无数年的交情上,收留鸿儿和十日一段时间。”

    “这……”金凤仙子稍微迟疑,但最终还是转身再去回禀女娲娘娘。

    只是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出来,一直过了几天,都不见人影。

    帝俊一颗心不断下沉,知道女娲娘娘对屠戮人族之事大为恼怒,至今不肯原谅他们。

    只是若只他自己,娘娘是否原谅,他也不在意,但如今为了儿子,却不能由着自己性子。

    深吸一口气,帝俊猛地跪倒在地,叩首道“请娘娘大发慈悲,看在他二人年幼无知的份上,再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所有的一切都是帝俊的错,请娘娘随意惩罚。”

    “父亲……”

    大太子和时太子何曾见过帝君给人下跪?在他们心中,父亲是当世最了不起的人物,不仅一手创立了强大之极的妖族,更是道祖钦封的天帝,地位之高,只在道祖之下。

    眼前这一幕巨大的反差,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大太子道“父亲,我妖族无敌洪荒,孩儿也不惧死战,何必乞求别人庇护?”

    “是啊,父亲,孩儿愿意和你并肩作战,也不稀罕娘娘的庇护。”十太子也跟着道。

    “闭嘴,老老实实的跪下,乞求娘娘原谅。”帝俊低喝一声,眼神冷冽。

    “是。”大太子和时太子下一跳,在帝俊常年积威之下,纵然心有不甘,也不敢反抗,一起跪到帝俊身旁,叩头求娘娘原谅。

    如此三天之后,大门终于再次打开,只是从门内出来的不是金凤仙子,而是两条鞭子。那鞭子在空中一绕,啪的一声打在大太子和十太子身上,深入骨髓灵魂的痛处令二人惨叫出声。

    帝俊眼皮一跳,却没有任何动作,仍然跪在地上,看着儿子被不停的抽打。

    “我非是要跟两个小辈计较,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原因,死伤的人族实在太多。若不予以惩戒,反而保护他们,如何对得起人族的亿万亡魂?”

    女娲娘娘仍是没有露面,声音淡淡的传来“看在他们是妖族皇者血脉的份上,我勉强收留他们到大劫结束。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们吃了多少人,我就打他们多少鞭,你觉得如何?”

    帝俊道“多谢娘娘手下留情。他二人罪孽深重,只是打一顿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女娲娘娘嗯了一声,道“你回去吧,大劫结束后,我会放他们离去的。”

    “是。”帝俊起身,深深看了眼两个太子,也不管他们的惨叫,等伏羲出来后,两人直接转身离去。

    回到天庭,伏羲叹道“这一次对人族的所作所为,娘娘真是伤心了。”

    帝俊对伏羲道“这都是我的过。多谢羲皇为我求情,往日多有得罪,请羲皇莫怪。”

    伏羲道“陛下严重了,我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主要是娘娘也被陛下的慈父之心感动,这才收留了两位太子。”

    正说着,迎面走来丞相白泽,对二人拜道“两位陛下总算回来了,臣等待许久了。”

    帝俊一皱眉,问道“什么事?”

    白泽沉声道“陛下,东皇陛下前日召集了众星神,然后一口将他们都吃了。”

    “什么?”帝俊心中一跳,道“二弟如今在何处?”

    白泽道“在凌虚殿。”

    帝俊和伏羲对视一眼,心中感到不妙。东皇太一反常的行为,让他们意识到恐怕出大事了。

    三人急急忙忙的来到凌虚殿,果见东皇太一坐在御座之上,正堂而皇之的点兵点将,安排攻打巫族之事。

    “参见陛下。”众臣见帝俊回来,急忙下拜。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小弟等你许久了。”东皇太一见到帝俊后,并没有起身,仍在大剌剌的坐着。

    帝俊眼一眯,在东皇太一身上来回扫了几圈,冷冷道;“你不是我二弟,你将他如何了?”

    东皇太一道“大哥,你仔细的看一看,我就是太一,如何不是你二弟?”

    帝俊道“你是太一,但不是我熟悉的二弟。我们亿万年的兄弟,彼此之熟悉,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虽然有一模一样的气息,但是不是他本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哈哈哈……”东皇太一大笑,拍手道“不错,果然兄弟情深。我是新的东皇太一,你也可以将我当做你的二弟。”

    “新的太一?”帝俊心中一沉,问道“那旧的太一呢?”

    东皇太一道“你已经猜到了,何必再问?”

    “你果然吞噬了他。”帝俊身躯一颤,脸色蓦地变得惨白。

    他缓缓抽出屠巫剑,指着东皇太一“我妻儿兄弟都陨落在这场大劫中,我苟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以前一直是二弟无条件的帮我,今日也让我为二弟做一件事。”

    “你想为他报仇?”东皇太一饶有兴趣的道。

    帝俊道“你杀我二弟,此仇不共戴天,非报不可。”

    东皇太一道“哦,你对兄弟倒是有情有义。但巫族杀了你妻儿,这仇你难道就不报了么?”

    帝俊沉默片刻,又将剑收起来,漠然道“好,等灭了巫族后,我再跟你决一死战。”

    “唉,你怎么真就停了呢?”东皇太一颇为失望道“原想趁机将你也吞噬了,说不定就能直接炼化大道符篆。不过你既然不动手,作为这个身份的哥哥,因果纠缠太多,我若主动害了你,倒是有些麻烦。罢了,就再等几天吧。”

    帝俊道“你要召集兵将对付巫族?”

    东皇太一道“是啊,如我就是东皇太一,也在大劫之中。如果不灭巫族,我怎么终结大劫,获取无量气运?”

    “那你为何不直接出手?以你的力量,巫族应该无法抵抗吧?”

    “如果都被我杀了,要你们这些人何用?我是圣人之下无敌的存在,祖巫才是我目标,普通巫族还要我动手么?”

    东皇太一神色冷淡,仿佛高高在上的主宰,他现在一心谋划的就是早点终结巫妖大劫,好借功德气运,将大道符篆完全炼化,一举掌控先天至宝之身的十成力量,然后借周天星斗之力,成为比肩混元大能的存在。

    “而且巫族散布在整个洪荒大地上,要杀死所有人并不容易,我的力量太大,如果过多的倾泻到大地上,会对大地造成太大的重创。杀他们容易,但由此带来的业力可是会抵消终结大劫的功德和气运。这种傻事怎么能做呢?”

    “好,在灭巫这件事上,我们的目标一致,先将巫族灭了再说吧!”

    帝俊也不管被这惊天消息吓的目瞪口呆的群臣,自顾走上御座,吩咐道“诸将准备,三个月后,发兵灭巫,不死不休,敢有畏葸不前者,定斩不饶。”

    “遵命!”

    众臣心中凄凉,知道帝俊得知东皇太一的情况后,知道自己逃不过毒手,又想给东皇太一报仇,已经抱着必死之心。

    如今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给妻儿兄弟报仇,是不会管兵力消耗的。他们这些人都是帝俊复仇的工具,哪怕全部死了,他也不会皱一丝眉头。

    但如今他们真灵俱在招妖幡上,如果敢有半点不从,怕是都活不到三个月后了。

    ps感谢上善若水sh、爱存不存在两位书友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