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二十五章 奥托的隐忧与解决良策
    一支浩荡的船队航行在风雪中,即便气候非常寒冷,站在旗舰船首的一人,他的内心倍感火热。

    奥托依旧披着锁子甲,已经五十岁的他显得颇为老态,他灰白的大胡子彰显着自己的资历,他屹立在风雪中的样子,更为后辈崇拜。

    但人终有老去的一天,他不奢望自己能像部族的祭司维利亚那样长寿,只求自己的衰老再慢一些。

    每一个人都将老去,为了整个部族的延续,身为首领的奥托非常的务实,他需要通过某种办法,尽可能的让部族的年轻人们纷纷娶妻。

    罗斯部族不比其他南方族群。

    部族虽然一直在与南方的朋友们通婚,介于罗斯部族的位置更加偏僻,鲜有姑娘愿意嫁过来。

    恰是因为地理偏僻,他们不可能通过强力手段获得盟友部族女人的芳心,也难以通过抢掠手段从遥远的地方获得人口,以增强自身。

    抢掠诺夫哥罗德的那群斯维格人?

    如果仅仅是要求他们拿出一部分财富,他们虽有怨言也会支持。再说,很久很久以前,部族的先祖和诺夫哥罗德有了一个约定,名义上,当诺夫哥罗德这一巨大的乡村聚合体遭遇别的部族威胁时,即可找寻强悍的罗斯狂战士的帮助。

    倘若是劫掠他们的女族人,便是单方面撕毁条约。那是他们的底线,他们将拿出木棍血战到底。

    不过,历代首领的态度是,如果这么做了,诺夫哥罗德会一瞬间变成荒地,那些斯维格人会迁移到一个罗斯部族找不到的地方。

    聪明的首领不会做这种蠢事,罗斯部族需要诺夫哥罗德,每年两次的索贡航行会带来会大量难以和南方盟友交换的宝贵货物,失去了他们,结果是灾难性的。

    部族需要长期的发展,担任首领很多年的奥托清楚的认定,向南发展,去有盟友争夺可以放牧的草场,或是可耕种的田地,那纯粹是痴人说梦,若是尝试这么做,弄不好会引发剧烈冲突。

    想要发展,必须利用远方的盟友。

    奥托,严格的评价来说,他并没有特别远大的志向。

    奥托纯朴的希望部族的人们能安稳的生活,可以保证有足够的食物活命,有足够御寒的衣物保暖,以及每一个部族的勇士都有一位妻子。

    其实人人都知道,罗斯堡着实是个鬼地方,要过上幸福的日子,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

    然而举族搬迁,现阶段是不被许可的。单个人的叛离难以被约束,而叛离者收获的恐怕也只是孤独。大规模的叛离将被严厉约束,身为首领的奥托和他的亲信们,可不会这种严重挫伤部族实力的祸事。

    因为那些交付贡赋的斯维格人,他们俯首拿出财富,就是受迫于利剑和战斧。一旦部族的实力削弱了,他们定然不再臣服。

    至少现在部族还保有强大实力,和他们进行更大规模的交易,也是有操作空间的。

    今年的索贡航行的返程已经是初冬时节,降雪让船队的大众非常紧张,他们更紧张的其实还是海水冻结。

    波罗的海的含盐量太低,本地域的纬度又太高,如此使得这里的海水更易冻结。例如罗斯堡峡湾面对的海域,每年都至少有约莫一个月时间,海洋完全冰封,那个时候冬季捕鱼完全终止。倒是那时候,冰层凿呼吸孔伏击波罗的海豹,成了可操作选项。

    罗斯部族喜欢海豹,因为它们既是美味,其脂肪又是燃灯用的优秀油脂。

    所以在返航途中,船队提防着可能的哥特兰岛袭击者,也在搜寻着海面或岸边的动静,只要时机尚可就抓捕海豹。

    他们终于抓到了十头海豹,成为返航的意外之喜。

    返航的船队接着东北风顺利离开芬兰湾,在北上之时,他们不得不全程划桨。

    罗斯本意即为浆手,该部族自诩是最善于划桨的人,海上行动故而非常迅速。

    但这次,他们的北上航速变慢了,其原因非常纯粹——每条船的浆手数量降低。

    为何如此?难道整个行动他们损失了水手?

    不!因为返航的船队愣是增加了三十人,具体而言是三十位年轻的女人。

    这一次,奥托非常确信自己完成了一次壮举,亦是为部族找寻到了另一条发展的出路。

    自己已经五十岁了,唯一活着的儿子过于年幼。倘若自己老死,留里克刚刚长大,那真是再好不过,那样部族的人们就会更认同这位“奥丁祝福的人”。甚至于不用通过决斗比赛,长大后的留里克就通过自己天然的号召力,让部族认同。

    当然,留里克已经是被公认的被瓦尔哈拉赐予了特殊的打斗天赋。真的参与比赛,留里克定能击败所有人。

    如若自己突然死去,部族又将通过决斗比赛,来选出一位强者引领整个部族。

    要参加比赛,其中一个硬标准正是参与者必须结过婚。

    比赛也没有任何的年龄区分,结过婚的男人参与进来,规则只有一个,使用木盾木剑进行打斗,直到另一人宣布放弃或是被直接打死

    如此一来奥托还有一张底牌,那就是阿里克。

    在自己悉心培养下,已经接近十八岁的阿里克已经是打斗的高手,随着他年龄增长,他将更加强壮,部族内部的打斗亦是对外的战斗,阿里克终将像其父亲那样,成为强壮的勇士。

    不过在那之前,阿里克必须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

    不仅仅是阿里克,几年以来部族已经鲜有新的婚礼,许多各种原因失去妻子的男人,也难以获得新的妻子。而那些失去丈夫的女人,早已有了新的丈夫。

    部族里的女孩渐渐长大,她们将嫁给部族内的男孩。即便如此,部族男多女少的现状已经无法通过内部调节改善,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外族通婚。

    想要和南方的盟友部族通婚,部族内的普通男青年要付出的代价很大,何况大部分桀骜不驯的“浆手”也不愿意离开他们钟爱的罗斯堡,去跑到南方去做上门女婿。

    也确实有年轻人会跑到南方加入别的部族,如果部族的年轻人都这么做,罗斯部族的骁勇也难以长久。

    也许,现阶段只有诺夫哥罗德的斯维格人,通过自我的牺牲,来长久的缓解罗斯部族的这一严峻的内部问题。

    这一次,奥托刻意带了部族的不少年轻人行动,实际上他们见世面的意味很大,每个类似于阿里克年龄的年轻人都兴致勃勃。

    结果更大的幸福在等待他们!

    最终,有三十位斯维格人的姑娘嫁入了罗斯,她们就坐在船上,就披着厚实的鹿皮皮衣,坐在自己的新婚丈夫身边。虽然语言是一个问题,索性罗斯部族通过长期和诺夫哥罗德的交流,这些姑娘多少懂一些诺斯语。部族亦是有些懂得斯维格人的古斯拉夫语的高人,因而两个族群本质上不存在交流障碍。

    年轻的姑娘通过学习,她们将很快掌握诺斯语,她们也非常清楚,无论自己是否甘心情愿,为了诺夫哥罗德,为了自己娘家的家族,她们必须认同自己的丈夫,并未丈夫生下子嗣。

    奥托通过一些方法,非常顺利的完成了一次政治婚姻壮举,此乃两个族群发生交流后从未有过的事!

    斯维格人姑娘与瓦良格人小伙婚姻之事,首先得到了姑娘娘家的认同,并按照当地的礼仪完成了婚礼。

    至于罗斯部族方面对于年轻人婚姻之事,并没有什么可反对的。毕竟参与行动的三十位部族年轻人此次抱得美人归。

    他们获得了幸福,奥托却想到了一年以后。

    到了明年的秋季索贡航行,也许该带上几位斯维格人姑娘,以及她们诞下的孩子,去向她们的诺夫哥罗德老家的亲人们报喜。

    对,必须要这么做!这也是向他们证明,罗斯部族也是可以很友善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