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爱怜 > 第558章 荒岛求生(13)

第558章 荒岛求生(13)

 热门推荐:
    

    爱怜把本就十分纤细的龙须草又破开了好几股之后,放在一边备用,当积攒一些之后,便开始用这些细细的草叶编织起来。两只手的手指灵巧地上下翻飞,看傻了电脑前所有各色皮肤的观众们。不但外国观众惊叹,就连华夏的观众也都纷纷发表着他们的感言。

    

    ——“卧槽,主播这是要干嘛?”

    

    ——“跟小帅哥相比,我这双手笨得跟猪蹄似的。”

    

    ——“主播,你不是个学霸吗?为什么要抢我们手艺人的饭碗?”

    

    ——“主播这是在干嘛?华夏的手工艺品吗?”

    

    ——“我想跟主播学这个,为什么主播现在不说话了?”

    

    ——“”

    

    爱怜像是听到了群众的呼声,手下灵巧快捷地编织着,口中却缓缓地科普着关于龙须草的一些小知识。

    

    “龙须草,顾名思义,像龙须一样纤细的草,大家都听说过龙须面吧?呵呵,我想名字和实物也差不多应该是这样联系的。

    

    但龙须草的学名却叫拟金茅,它的化学成分中纤维素含量5658-5813,木质素1429-1461,氢氧化钠抽出物4314-4926。

    

    它们具有纤维细长、草长无节,拉力强,易漂白等优点,其纤维素含量与马尾松材相当,是造高级纸、人造丝棉的好原料,经漂白后还可编织各种美丽的工艺品。

    

    而且,这龙须草还有着一些药用价值,嫩根状茎性平、微苦,能行气破血,主治妇女干病及脱肛等症。

    

    当然,这些你们自己上网查一查,也都可以轻易查得出来的。

    

    现在我将用它们来给我自己编织出一件可以稍遮身的衣服来,就算我脸皮厚,也不能整天穿着四脚裤,在不知道有多少观众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是不是?我也是要脸的吧?

    

    这一路上我看过了,龙须草还是有不少的,以后它们还有大用呢!眼下先暂时对付着编一件并不舒服的衣服对付对付吧!”

    

    爱怜破开一些龙段草,便编织一段,有时候会说上几句,有时候一言不发。

    

    到后来,她就极少说话了,毕竟一个人的独角戏并不好唱,她得不到回应,或者说看不到回应,有时会有种尴尬的感觉。

    

    她一刻不停地忙活着,为自己这一副形象可以改观些,为在这四周漆黑的森林里有够好地生存和活得更好些,爱怜很努力。

    

    突然,她手下的动作便是一顿,下意识地抬起头向着某一个方向望去,肉眼中,那个方向一片漆黑。

    

    同时,跟拍球也跟着爱怜的动作,转了过去,镜头对准了那个方向,可是跟拍球拍到的也是一片漆黑。但下一刻,直播画面在快要成为粉丝的网友们眼中变成了夜视拍摄模式,直播影像陡然从一片漆黑变得清晰起来,虽然色调暗沉,但却清晰无比。

    

    它比红外线摄像技术要高了许多层次,有些类似于黑科技了,颜色没变,只是变得暗了些而已。

    

    直播画面中呈现出来的情况却让直播间的观众受惊不少。

    

    ——“哦,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

    

    ——“主播危险,快跑!”

    

    ——“妈呀!我不想再看到主播死掉,我不要再看这样的直播了。”

    

    ——“主播好像感觉到了危险,镜头刚刚转回了两秒钟,我看到主播已经站了起来。”

    

    ——“”

    

    是的,爱怜精神力已经发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耳朵也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异常声音,脸色也严肃起来,还有些难看。

    

    毕竟她现在武力值还很低,现在又是晚上,不过有精神力的她倒是对于黑天白天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不过她还是有点正常人的习惯,黑夜总是让人会多些恐惧。

    

    扔掉手中的龙须草,爱怜抽出那把开山刀,这把刀的材质让爱怜心中多了许多信心,虽然体力不行,但是所有的武技还在心中呢!

    

    再加上手中这把利器,胜算还是有的。

    

    当终于,肉眼看到那对绿油油的眼睛时,爱怜已经站在那里严阵以待了。

    

    这是一只狼,目前来看,是条孤狼,虽然它的行动悄无声息,但是却已经明白偷袭已经失败,爱怜看到了它的后腿受了伤,行动稍些不便,精神力扫描这附近,根本就没有第二只狼。

    

    这只狼很强壮,但受了伤,爱怜已经有了准备,手中还有利器,那么爱怜已经没有了多少顾虑。

    

    她与狼就在站在那里,相隔十多米的距离对峙起来。

    

    而跟拍球就围着他们两个缓缓地转了起来,各个角度拍摄起来。

    

    爱怜冷冷地看了跟拍球一眼,似是能透过跟拍球看到主办方一样,电脑前的网友们被她这一眼吓了一大跳。

    

    ——“主播这眼神太冷了,吓我一跳,这还是我认识的主播吗?”

    

    ——“主播,你这是杀气吗?”

    

    ——“我去,我的手机差点儿没掉地上,吓死我了。”

    

    ——“狼没吓到我,却让主播吓到了。”

    

    ——“”

    

    “嗷”孤狼似是抓到了爱怜看向跟拍球这一破绽,扑向了她。爱怜的精神力强大的不可思议,其实直接用精神力便可杀这只狼,可是她却不能,在那么多的网友面前,她不能那么做,她只能凭借这具身体的本事来解决这件事情。

    

    于是,她就一滚,躲过了孤狼的扑咬,开山刀向着它砍去,目标便是它的脊背,但由于身体的缘故,她还是慢了一步,被孤狼躲开了。

    

    一人一狼战到了一起。

    

    电脑前,商爸攥紧了拳头,看着儿子拼命,心紧张的都要跳出来了。额间沁出了冷汗。那两个警察还没走,陪着商爸看得入迷,但这时也都紧张的够呛。

    

    他们知道,如果商爱连哪怕逃过了性命,但若受伤了,都会对他的生命有着极大的威胁,可是他们也猜测,以这个直播平台主办方的尿性,很可能视若无睹,任凭他在缺医少药的荒野中失去生命。

    

    两人也为爱怜捏了一把汗。

    

    终于,爱怜寻了机会,刀光横着划过孤狼的后腿,两条后腿像豆腐一样被爱怜一刀砍断,孤狼痛的惨嚎着扑倒在地,挣扎着还想起来,但是巨大的疼痛,让它再次惨嚎着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