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临时演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陌生的女子
    云裳坐立不安的等在房间,先前的那个女声消失之后,自己怎么喊都没有人回应自己,虽然,一日三餐都有人送过来,但是,那些人都是戴着面具的,而且,好像都是哑巴一般,自己无论怎么问,都是没有人回应自己,云裳也是甚为着急的,毕竟一来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二来,这个地方好像十分的怪异,自己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戒指,丝毫没有什么变化的样子,看来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什么东西的吧!云裳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衣,飘然若雪,就像是传世的一副佳作一般,只是,可惜的是,脸上戴着一张面具,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手中手中端着托盘,盘子中摆放着一些点心,点心做成花的样子,十分精致,而且,里面还有自己喜欢吃的马蹄糕,云裳突然想到先前的书信,还有,那个女子,不由的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是她吗?”云裳问出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带着一丝的颤抖的,因为,云裳很怕,这个女子不是,但是,这个女子并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端着的点心放了下来,并没有多言,云裳看着女子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而是,转身就要离开的样子,不由的伸手,想要抓住女子,没想到,女子居然虚化而去了,云裳见此,不由的惊愕的瞪大眼睛,想着这些,怎么那么与离痕他们那些人像呢?云裳突然间觉得有些害怕了起来,毕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云裳突然觉得这样很是不安,不知道,别人想要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境地,而且,自己不知道,燕王会不会能找到这里,要是找到这里在被这里的人伤着的话,那就不好,其实,云裳更觉得奇怪的是,若是,这些人能够虚化的话,那应该不需要像先前那样抓自己吧!越想越乱,云裳有些烦躁了起来,不由的将那把古琴放在自己的腿上开始弹奏了起来,就在云裳自顾自的弹琴的时候,一个女子出现在云裳面前,女子身姿纤挑,身着一件桃色的长纱裙,看上去,与现代的长裙颇为相似的样子,云裳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子,只见,女子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与离痕的面具很是相似,眸中戴着一丝肃杀之气,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微笑,云裳觉得甚为瘆人的慌,不由的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落地了,云裳看着女子也是上下打量着自己的样子,云裳率先开口的问了一句道“倘若,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我应该不曾相识吧!你到底将我掳到这里是所为何事呢?”云裳不解的问了一句道

    “郡主莫不是没有看到那封信呢?想必应该看过了吧!不是应该知道,有人会再来找你的吗?”女子淡淡一笑的说了一句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子,手轻轻一伸手,手中便已经多了一块点心,女子拿着点心,对着云裳轻轻一抬手问道“郡主要不要尝尝马蹄糕,你尝尝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就是想要找我的那个人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是,你要告诉我,那个珠子还有,陵寝的事吗?”云裳其实已经不打算想这些事情了,因为,一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云裳就觉得自己的心都有些痛了呢?但是,眼前的人提到了,云裳不由的随口问了一句道

    “那颗珠子是我的,所以,郡主您不打算报答我吗?”女子抱臂在胸的看着云裳,怔怔的问了一句道,云裳听着女子的话,突然觉得很是可笑的笑出声来道“你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你还需要我报答吗?那颗珠子虽然很厉害,能够保持我母妃与父王他们两个人的相貌,但是,已经故去多年的人,容貌保持与否,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的,不过你既然说报答的话,那说说看,你想要我怎么报答吧!若是,我可以帮助到你的话,我可能会帮,但是,若是,不能的话,那就抱歉了”云裳很是有礼的说着,其实,云裳很害怕,眼前的女子会说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其实,自己能够见到自己母妃与父王保持完好的遗体,自己心中也是感激眼前的女子的,但是,却也不想被别人威胁的。

    “郡主这话的意思,难不成,是想要将珠子还给我吗?”女子径直坐了下来,帮着自己倒了一杯茶,浅尝了一口,淡淡的对着云裳反问一句道

    “若是可能自然不想,难不成,我不希望自己的母妃他们的遗体是完整的吗?难不成,我想要看到他们的皑皑白骨吗?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报答得了你呢?毕竟,你这么费尽心思的将我抓到这里来,一定想要的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只是,做最坏的打算,而已,说说吧!”云裳托着下巴静静的说这话

    “其实,事情很简单,我要见一个人,那个是拥有穿梭记忆之书的人,你应该认识吧!”女子淡淡一笑的看着云裳问道

    “你说得什么,我怎么不清楚呢?你这么大的本事,都没有办法找到你想要找的人,我怎么可能找的到呢?”云裳觉得眼前的女子找云棠一定是不会有好事的,所以,云裳是断然不会让这个女子找到云棠的,不由的淡淡的回绝道

    “郡主很清楚我在说些什么,我虽然本事不小,但是,在找拥有穿梭记忆之书的人,这方面,我倒是不太擅长,对了,郡主大概也想要找那个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吧!郡主好好想想吧!明日给我答案吧!”说完这句话之后,女子便已经消失不见了,看着女子消失不见之后,云裳笑着刚才那个女子说的戴着面具的男子,大概是离痕,可是,离痕为什么会被这个女的抓住呢?

    “王爷,属下已经将此地方圆百里之内都已经搜查了一遍了,可是,丝毫都没有王妃的踪迹,还望王爷责罚”寒风跪在燕王面前请罪道

    燕王只是坐在桌前,单手撑着额头,双目有些身陷,眼圈很黑,看上去,应该是几日都未曾睡觉了,刚扶额小憩了一会儿,但是,没想到,却被寒风给吵醒了,燕王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去,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本王找到,还有,去清盘山,帮我把那个人找出来,其他找不到,我就不信那个人也找不到,快去吧!”燕王虽然听着寒风的话,有些失望,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到人比较重要,其他的暂时不提了。

    听着燕王的吩咐,寒风忙起身,然后,躬着身子应了一句道“属下这就去办,可是,有一件事????”寒风犹豫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