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替嫁 > 588 我信你个鬼
    这话一出,不止是夏楚楚一愣,外面装作无意路过的士兵都为之一颤。

    云清公主也太霸气了!

    只不过,男人一般不会喜欢这么强势的,也不知道镇国公会怎么做。

    夏楚楚愣神之际,心中不免偷笑,本来还怕萧锦和不相信她,现在安念之这个样子,想不相信都难。

    她的表情可不就是要杀她的样子吗?

    她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躲到了萧锦和的身后,抓着他的衣袖道“锦和,我害怕,她会杀了我的。”

    萧锦和本来在安抚扭了脚的夏楚楚,乍一听到安念之的声音,脸上有些不悦。

    他当初怎么会娶这样蛮横的女子为妻?

    然后在转头看见她脸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静止了。

    他的心在翻滚,掀起巨大的波浪,他却不知道这波浪从何而来。

    头蓦地一声轰炸,片刻的空白之后,他眼睛木木的往安念之身旁走去。

    好像被摄了魂一般。

    夏楚楚在后面抓着他衣角的手越伸越长,最后衣角滑落指间。

    “锦和,你怎么了?”她心中有些害怕。

    安念之也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回事。

    不是说失忆了吗?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走过来揍她一顿?

    就在她想开口询问的时候,萧锦和突然一个箭步冲上来,把她用力搂进怀中。

    安念之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闪避,却没能逃得了他的禁锢。

    后面的夏楚楚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一脸不敢相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锦和,你……!”她不顾自己假装扭到脚,站起来快速走到萧锦和身后。

    安念之被萧锦和整个闷在怀中,差点透不过气。

    “萧锦和,你发什么神经,想谋杀吗?!”

    谋杀就谋杀,闷她是闹哪样!

    听到她尖叫的声音,外面守着的士兵立即闯了进来,对萧锦和道“镇国公别冲动!这可是云清公主啊!”

    就在此时,萧锦和微微把怀中安念之放开了些,道“念念……”

    安念之诧异地抬起头看向他,眼中满是惊喜“你没失忆?”

    原来是虚惊一场。

    营帐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摸了摸头小声交流道“镇国公没失忆吗?可他之前明明不记得我了。”

    “也不记得我了呀,我可是主帅营帐外的守卫,上次镇国公还叫了我的名字呢!”

    “那刚才怎么回事?镇国公好像还记得云清公主的样子。”

    众人不解的看着他。

    后面夏楚楚的眼神简直像要杀人一般,整双眼睛红彤彤的,完全不能置信。

    她确定他是失了忆的,怎么可能认识安念之?

    “锦和你怎么了?”回过神之后,她冲上去扒拉萧锦和的肩膀。

    萧锦和却没有理她,而是看着安念之,嘴中一直念叨着她的名字“念念,念念……”

    安念之察觉到不对,微蹙着眉道“你怎么了?”

    感觉傻了一样……

    萧锦和眉头一皱,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半晌才问道“你是叫念念吗?你是我的妻子吗?”

    夏楚楚听到这话,已经顾不上其他,直接冲到他面前道“锦和,我才是你的妻子!你到底是怎么啦?”

    安念之也想弄明白萧锦和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到夏楚楚出来捣乱,面露不悦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押下去!”这话是对营帐里的士兵说的。

    “你们谁敢抓我?我是你们镇国公的女人!”夏楚楚不甘心道。

    下面的士兵略有迟疑,尤三小姐的名号他们也是听说过的,抓不抓她还得看镇国公的意思。

    “云清公主,这可是尤三小姐,镇国公之前对她……”士兵面露为难的说道。

    安念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偏头看向他们道“你说她是啥?再说一遍。”

    士兵心想,完了完了,云清公主肯定是以为尤三小姐死了才在消失几年之后冒出来的,现在知道尤三小姐没死,会不会大发雷霆,迁怒于他们。

    他有些不敢重复一遍,却见安念之紧紧盯着他,只好硬着头皮道“她是尤三小姐……”

    安念之蓦地露出一个冷笑,看向夏楚楚。

    “你说你是尤三小姐?”

    夏楚楚直视着她的双眼,毫不心虚道“我本来就是,要不然你以为这几年岘山郡尤家是怎么崛起的?要不是锦和在背后支撑,能发展的这么快吗?”

    顿了顿看向萧锦和道“锦和对我情深义重,知道我身份低微肯定不会被老夫人接受,所以先让我在外面避避风头,重新给我一个身份好找个时机迎我进门。对了,我们还有个儿子,就是当时在边关怀上的,锦和很是疼爱他,当初五国会晤的宫宴上,他还把他带去了,不知道你可否有听说过。”

    说完之后,她一脸挑衅的看着安念之,等待她暴走的样子。

    萧锦和听到这话眉头深锁,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和她真的有个儿子吗?

    可眼前的,明明是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那个人,他怎么可能跟别的女子相爱生子?

    他一脸担忧的看着安念之,等着她的说法。

    他的脑中实在是太混乱,不知道夏楚楚说的是真是假。

    此刻,整个营帐无比的寂静,大家都屏住呼吸看向安念之,不知道她听完这番话之后会不会发飙。

    却见她的眉梢越挑越高,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最后脸上表情实在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却见她的眉梢越挑越高,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最后脸上表情实在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笑声越来越大,也越发的控制不住,差点笑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

    夏楚楚有些羞恼,怒视她道“你笑什么?!你不相信?!”

    安念之好一会才缓过神来,道“我信你个鬼!”

    夏楚楚还是不死心,道“无论你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说罢看向萧锦和,“锦和,我不管他人如何,你都要相信我。”

    安念之的笑声还没停止,边笑边道“夏楚楚,多年不见,你的脸皮咋越来越厚了呢?你知道尤三小姐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吗?就敢冒充她,也不怕脸皮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