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替嫁 > 589 我就是尤觅儿

589 我就是尤觅儿

 热门推荐:
    夏楚楚听到这话,有种不样的预感,难道安念之认识尤觅儿?

    不可能啊,她们俩怎么会认识?!

    要是认识不还闹翻天了?萧锦和之前也不会这么平静。

    若说偶然见过,之前尤觅儿一直戴着面具,就连她都没见过她的脸。

    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猜测之后,夏楚楚还是让自己保持镇定,道:“你不要随意诋毁我,我怎么可能是冒充的?你以为你这样说锦和就会相信吗?”

    安念之轻笑一声,挥挥手对营帐里的士兵道:“你们先下去。”

    士兵们虽然很想再看看热闹,但得到了她的命令,只好退了下去。

    夏楚楚又躲到了萧锦和的身后,一脸惊恐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安念之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看向她,挑眉道:“我哪能对你做什么?就是不知道凉国公主杀了我们宏国的重犯,怎么还能出京城?我们圣上知道你来这里了吗?”

    夏楚楚惊得整个身子一颤,她怎么知道她是凉国公主?!

    “你……”

    “你不用这么惊慌,我不仅知道你是凉国公主,还知道尤觅儿到底是谁。我说你要冒用身份也找个我不认识的,你没事冒充她做什么?”安念之一脸悠闲。

    夏楚楚更加慌乱了,她感觉此刻的她好像被剥了外衣似的,什么都能被看穿。

    难道她真的认识尤觅儿?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能承认。

    “你想诬陷我自然会编出这么些话,我相信锦和是不会相信你的。”

    安念之偏头看向眉头紧锁的萧锦和,问道:“你相信她还是相信我?”

    她心想,要是萧锦和还如从前一样,在两人中间摇摆不定,她就永远离开他,说什么也不回来了。

    这么不省心的人放在身边太累。

    夏楚楚也一脸期待的看着萧锦和,等待他的回答。

    她和他多相处了好几天,她相信他能够看到自己对他的情意。

    萧锦和在两人中间来回看了一眼,最终锁定在安念之的身上。

    “念念,我相信你。”

    不知道怎么的,他虽然不记得从前发生的事,但潜意识里觉得安念之对他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他不能失去她。

    安念之有些诧异,他真的是失忆了吗?居然这样就相信自己了。

    “萧锦和,你是不是还记得一些事情?”

    萧锦和摇摇头:“不记得了,但我记得你的感觉,我相信你。”

    夏楚楚面对这一结果很不甘心,跑到萧锦和面前流着泪道:“锦和,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是尤觅儿啊!我是你曾经最爱的人!”

    见夏楚楚还不死心,安念之叹了口气,微笑着走到她面前,道:“还真是不死心啊,是不是非要我告诉你尤觅儿的真名叫什么你才罢休?”

    “我就是她,我从前的名字就叫夏楚楚。”夏楚楚红着眼瞪着她。

    萧锦和偏头看向安念之:“真的有尤觅儿这个人?那我从前和她……”

    安念之对他刚才的表现很是满意,脸上表情柔和了很多,抬头看向他:“你站到我身后来,离她远一些,我就告诉你。”

    萧锦和听话地走到了她的身后。

    安念之没有回头,面向夏楚楚道“把我的上半张脸蒙上,让她看看是否有些熟悉。”

    萧锦和虽有疑惑,却还是抬起双手,把他的大手覆盖在了她的脸上。

    在大手缓缓交叉覆盖的时候,夏楚楚都忘了流泪,眼睛越睁越大,一脸不可思议。

    半晌之后,她才惊恐地喊道:“你,你是……”

    安念之把萧锦和的手拿开,道:“看清楚了吗?尤觅儿就是我,我就是尤觅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萧锦和脸上露出惊喜,把安念之的腰楼过来,低头道:“你说你就是尤觅儿?”

    安念之笑得魅惑:“是呀,喜欢这个答案吗?”

    萧锦和看着她的笑容愣了愣,紧接着点了点头“喜欢。”

    “那我可以处置这个冒充我身份并且私闯军营用药迷晕你把你带走的人吗?”她瞟了一眼夏楚楚。

    “可以。”声音听不出丝毫犹豫。

    夏楚楚此刻完全傻眼了,叫嚣道:“安念之,我是锦和的女人,你不能处置我!”

    说罢又要来拉扯萧锦和,只是被安念之一巴掌扇到了地上。

    “我的男人你就不应该肖想,害人害己不是吗?我曾经给过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这次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说罢冲外面的士兵喊道:“来人啊,把她拖下去,军法处置!”

    夏楚楚没有管被扇得通红的脸庞,慌忙爬到萧锦和的脚前,泪如雨下。

    “锦和,我是爱你的,我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忍心让这个女人处置我吗?”

    萧锦和蹙眉看着她,并没有任何动作。

    倒是安念之顾念他,怕他心中难受,主动牵着他的手离开,边走边道:“乖,我们先走,我们不看她了哈!”

    萧锦和听着她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嘴角抽了抽,跟着她离开主帅营帐。

    外面的士兵闯进来,看到了这样一幅呼天抢地的场景,连忙上前把夏楚楚带下去。

    夏楚楚拼命挣脱,冲着安念之的背影狠狠道:“安念之,你说你是尤觅儿,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当初尤觅儿可是被宏国皇帝下令处死的,你居然敢蒙骗他,你也活不了了!”

    抓她的土兵齐齐愣住,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云清公主才是尤三小姐?

    安念之微微转过身“不就一个欺君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在你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吗?不好意思,对于我来说,这不算什么。”

    士兵齐齐汗颜,云清公主真嚣张。

    夏楚楚知道她备受宏国皇帝宠信,欺君这事可大可小,要是皇帝不在意,确实不是个事。

    她只好咬着牙道“我再怎么说也是凉国皇帝亲封的公主,你不能这样私自处置我,我们圣上不会放过你的!”

    安念之觉得好笑,就真的笑了出来:“你又不是冷颐真,不过是凉国皇帝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压根没有什么价值,你认为凉国皇帝会为了你得罪宏国?笑话!”

    顿了顿又道,“况且这里是军营重地,你一个他国公主私自闯进来下药带走我们主将,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当作敌国细作处置呢?”

    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你可是敌国细作啊!那个,你说一下,我们军营中是怎么处置敌国细作的?”她随意指着一个士兵道。

    那个士兵本看戏看得入迷,突然被点出来回答问题,还有一些没反应过来。

    “回云清公主,军中若是抓到敌国细作,需要在所有士兵面前凌迟处死,给众人威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