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淑苑 > 第四百三十八章:雪景埋真爱
    “嗯嗯,我们先吃,吃。”大娘拿了一个馒头递到了淑苑的手上,“诶,这位公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看上去不太想吃东西?”

    淑苑轻轻的拍了拍朱启,“朱启,这个给你。”他把自己的馒头递到了朱启的面前,朱启有些楞的看着淑苑,“吃点吧,这里的东西一般我们是吃不到的。”

    朱启接过了馒头,此时的他,不知道脑子里面想到了什么,眼神里面有一些些的可怜,从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朱启,“吃点吧,等会要赶路的。”

    大娘看到了朱启的样子,“这天凉的,莫不是着了什么风寒?”

    淑苑“我们走这一路太累了,可能是太累了,天气也是变化的多,等会去看看,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先吃饭,我这哥哥,吃饭一直是不太能吃的,吃几口就饱了,不要介意啊。”

    大娘‘无事,无事,想吃多少吃多少,吃的多吃的少,都没有关系,都没有关系,试试这这个菜,这个是大娘的拿手菜。’

    淑苑把菜夹到了朱启的碗里,饭桌上连小孩都看的出来,朱启现在满是心事的样子,朱启目光呆滞的夹着菜,“那后来呢?”淑苑继续问道,“你们怎么知道,他们后来不在了?”

    阿龙“第三年的时候,我媳妇怀孕了,我们就没有去扫雪了,那个时候,还是跟邻居闲聊的时候才知道,说是那年没有看到人,但是是门敞着,有人进人出的在打扫,可不就是里面没有住人了吗?”

    淑苑点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大娘“你们在聊什么?”

    阿龙“就是那个院子,我们不是每次扫雪的时候,都会扫到那个院子,这他们刚才问到了,就给他们讲讲。”

    大娘嗯了嗯,“那个院子,不是早年是一对人住着,后来女的不在了吗?”大娘的一句话,朱启的心沉沉的下降,捏紧了筷子,吃着大娘做的菜,淑苑倒是有些紧张的差点滑了一只筷子,“为什么大家好像都知道?”

    大娘“这也不是我们爱议论,没事的时候,我们闲了能做什么,自然是聊聊,每年冬天的时候都会聊到那户人家,觉得很神秘,人一直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都是很感兴趣的,有人就在不是冬天的时候去过那里,确实是在一起啊生活了两年,第三年的时候,那女子不再了,第三年的时候,就没有人看见过那里面有什么人了,烟囱都是凉的,一定是没有什么人了,我们都是说着是一个痴情的王爷失去了王妃,这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反正大家都是这样传的。”

    淑苑“两年,时间真长,那他们是怎么知道,是一起生活了两年。”

    大娘“我们这有人种的地在山上,能看见烟囱冒不冒烟,不就是没人了,烟囱冒烟就是有人了,还有马车的印子,每天早上去地里的时候,可都是能看见的,还有人遇见了。”

    淑苑吃着大娘做的菜,“嗯,确实如此,那这样的话,那一段佳话是真的了,还挺羡慕他们的。”

    阿龙的媳妇“那王爷一定是个深情之人,不然每年还会经常打扫那个院子,也不会每年下雪的时候,还会让人扫雪,大概是为了纪念那姑娘。”

    淑苑“嗯,真是羡慕那样的感情。”

    走的时候,大娘硬要给他们再带上点吃的,再那些干粮,还把给阿六热的菜让淑苑端着,淑苑拗不过这热情的大娘,把东西都收了起来,最后抱了一抱小孩,小孩轻轻的在淑苑的耳边说,“姐姐,还是哥哥?”

    淑苑说“随便怎么叫吧。”最后招招手走了,淑苑走了以后,小孩就跟大娘说身上有什么东西老是铬着自己,大娘从那里掏出了些银子,这银子够她们一家好好的吃上一年了,叹了口气,“早知道,多给他们带些东西了。”

    马车还是往着院子赶着,原来阿六在院子门口等着,淑苑一见阿六就把饭菜塞到阿六的手里,“这是刚才那大娘的一番心意,你想吃的时候吃一吃。”回头看朱启并没有下车,淑苑沉了口气,走到车里面,“下来吧,到地方了。”

    朱启看着淑苑“以前”

    淑苑“这事情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还得我们亲自的看看是怎么回事,民间的事情,能信个三四分就已经不错了,这民间不是经常传帝后同心,皇上您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今日先去看看,既然按照他们的说法,你在这路住了两年,应该是有些印象的,再结合集合他们说的话,说不定今天就会有灵感了。”

    朱启“若是她真的不在了,朕”

    淑苑“你是不是也是三年前失忆的?”

    朱启点头,淑苑拍拍手,“那还真是巧,我想一定是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才会失忆的,但是你失忆的地方,真的是在宫里?还是在别处,会不会是在这里啊?也不是没有可能,当时第一个发现你失忆的人是谁?”

    朱启“不知,应该是朕身边的太监吧。”

    淑苑“可你外出的时候,一向是不带太监的,这就很难说了,先进去喝杯热茶吧,朱启,你今天饭也没吃多少,又魂不守舍的,好好的进去坐一坐吧,在这里还能发发呆,要是回宫遇见什么人,发呆也会被做文章的,下来吧。”

    朱启看了一眼淑苑,站了起来,下车,“你不在意?”

    “在意什么?”

    朱启“在意我曾经那两年,在意我曾经心中的那个人。”

    淑苑“不在意,我只是看出你是一个很重情的人,还有,真的很专一,这种性格是不会变的,对我来说,这是今天的收获,仅此而已。”其实心里早就酸的种着柠檬了,可是又能怎么样,过去也改变不了,只能微笑面对了,“先下来吧,说不定看见里面的雪景,你就会想起些什么事情的。”

    朱启慢慢的走着,阿六去开门,里面是被人打扫过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朱启想起了什么,走向厨房,淑苑和阿六在后面跟着,刚才脑海里面有和一个人在做饭的场景,如果是这样,那这里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想起些什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