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战黄巾(6)
    书接上回。

    正在黄巾众人休息之时,从几百草丛茂密之处的土壤之中,拱出了几个脑袋。

    这些人相视一眼之后,纷纷面色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把一旁的一堆硫磺和染成绿色的布匹点燃。

    等点燃后,他们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大块湿漉漉的布匹,朝着那些点燃之处盖去,

    再盖上布匹的瞬间,火堆浓烟四起,像是燃起了滔天大火一般。

    “不好了!”

    “走水了!”

    “汉军又攻来了!”

    在见到这些浓烟的瞬间,黄巾便纷纷槽乱的大嚷起来,他们今日却是被火攻吓怕了。

    而褚燕见到这些浓烟大惊失色,只以为自己也如张白骑一般被被官军伏击,大声的说道“都不要慌,赶紧冲出林外!”

    黄巾众人听到褚燕的喊话之后,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

    虽然让浓烟呛得目不能视物,但是,他们纷纷的朝着自己的记忆中所来时的路,向林外冲去。

    “杀啊!”正在此时,烟雾之中传来了阵阵的喊杀之声。

    “官军来了!快跑!!”

    听到这些喊杀的声音,那些黄巾更加不敢怠慢,拼命的朝林外冲去。

    “咳咳咳咳…”

    黄巾贼人狼狈不堪的冲到林外之后,一个个也顾不得再列军阵,只顾着趴在地上,疯狂的咳嗽着。

    “杀啊!”就在黄巾不成军阵,疯狂的咳嗽之时,远处却是传来了阵阵的喊杀之声。

    众黄巾闻声大惧,慌忙的抬起头来看向声音传来之处。

    只见远处有无数旗帜飘扬,其后带着大股的烟尘,连绵数里有余,像是有十万兵马向此处行来。

    这时,已经缓过劲的张角,四处巡视着,想寻找褚燕,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张角寻不到楚燕,也不再管他,转头看着狼狈不已的黄巾,又看了看远处来的大军,狠狠的咬了咬牙,大吼一声“撤!撤回广宗!”

    众黄巾听到张角的命令,如蒙大赦,也顾不得排兵布阵,你挤我,我推你的向广宗的方向跑去。

    等黄巾全都狼狈逃窜之后,其身后的那支大军也渐渐露出了真容。

    只见郭嘉和夏侯二兄弟带领着一万兵马,阵型稀稀疏疏,打着无数的旗帜,而马尾之后皆都拖着一些树枝,却是一只假军,只是用来糊弄人罢了。

    看着黄巾狼狈不堪的逃跑之后,夏侯渊对着郭嘉佩服的说道“奉孝先生当真是大才!区区小技便令黄巾狼狈而逃,在下佩服!”

    而郭嘉听闻此言,却是不以为然,摇了摇手中的羽扇之后,朗声说道“相比兄长,嘉这点小伎俩不值一提。”

    说完之后,他又回想起了李知对他说的种种谋划,那种绝妙之计,便是现在想起来,也令他惊叹不已。

    郭嘉看着远处的山峰,喃喃自语道“这是最后一击了!”

    说完之后,扭头看向夏侯二兄弟问道“让你们准备马车可曾准备好?”

    夏侯闻言,大大咧咧的说道“早就准备好了,不过…先生要这些大车干啥用?”

    郭嘉闻言,却没有与他解释,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便带领着军队向广宗方向行去。

    此时,张角带着大军已经到了来之时的那片峡谷之处。

    见到此处,张角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来之时,已经探查过,也没想太多,便指挥大军迅向峡谷之内行去。

    等大军全部进入峡谷之后,就听一声号令响起“动手!”

    “轰隆隆……”

    “啪啦啦…”

    “咚!”

    只见峡谷的尽头,却是被人用大石封锁了起来,通往广宗的去路已断。

    此时峡谷的两旁之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一万余人。

    见此情形,张角大惊失措,嘶吼道“停止行军!”

    峡谷之上,为的一人哈哈大笑道“张角!如今你可但是落在了本候的手中!”

    张角见此人身高九尺,面色俊朗,而又自称本候,有些疑惑不解,便大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伏击本尊?!”

    “我是何人?”李知闻言之后嗤笑一声,戏谑的说道“我不正是你追的那个李知吗?”

    “什么?!”张角惊疑不定的看着李知,失声问道“你是李知?!那本尊追击之人是何人?”

    李知看张角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有些无语的说道“罢了,让你死个明白。

    你追击之人当然不是本候,其乃是孟德兄麾下大将,是本候让其假扮于我,引你追击罢了,好了,你该上路了!”

    说到这里,李知猛的一挥手,只见两旁之人,搬起了脚下都已准备好的大石块,向峡谷之内扔去。

    张角见此,猛然从战车之上站了起来,跑向一边的一匹战马,翻身上马之后,撕心裂肺吼道“快走!!!”

    说完,他便一马当先向着身后奔去。

    不过张角的喊声却是晚了。

    “啊!”

    “我的腿!”

    “别推我!救命啊大贤良师!”

    此时,山谷之上如流星雨一般,飞下了无数大石,黄巾众人一瞬间便损失惨重,山谷之内也成了人间地狱,到处皆是血肉洪流。

    李知见此情形,到底是没忍住,向着一旁“哇”的一声大吐起来。

    而此时曹操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没有呕吐,但是也脸色苍白,扭头不敢看谷中。

    随即,曹操来到李知的身旁,拍着李知的后背为其顺气,自己却沉默不语。

    张角带着一万余残兵,好不容易的冲到谷口之后,正要出谷,却见不远处火光四溅。

    “杀……!”

    张角定睛一看,就见不远处有数百士卒,推着几百辆大车,车中堆积着无数的柴草,燃着熊熊大火,正像此处逼来。

    转眼之间,这些燃着大火的大车便来到了谷口,并成两排,把谷口堵得严严实实,把张角最后的退路截断。

    张角见此,手中九节杖掉在地上,从马上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绝望的仰头望天,大声喊叫道“天亡我也!”

    张角话音刚落,大火的后面便传来了一声清朗的声音“可不是天要亡你,而是兄长要亡你!张角,束手就擒吧!”

    张角闻听此言,猛得站起身,瞪着通红的双眸,嘶声喊道“想要本尊的性命?自己进来拿呀!”

    哼!”那人冷哼了一声,对着身后张弓引箭的士卒一挥手“放箭!”

    “嗡……”

    随着他的话音落定,众士卒立刻松开箭弦,一阵箭雨突如其来,瞬间便射杀了一千余人,如此几轮过后,那一万多黄巾残兵便被尽数诛杀。

    而这些箭矢却是有意的避开张角,所以张角麾下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他却安然无恙。

    张角愣愣的看着四周,见麾下皆都倒地,有几个还未咽气的人,用充满求生欲的目光看向他。

    张角见此,毫无办法,呆呆的看着缓缓咽气的麾下,一声闷哼,嘴角涌出了鲜血,身形更是摇摇欲坠。

    不过,张角却没有倒下,倔强的站在那里,转过头,圆睁双目,紧紧的看着面前的大火,似是要把这些火瞪灭一般……

    此时,李知曹操已经平复了心中的恶心之感。

    李知见山谷之下血肉横流,不堪入目,便命人把整个山谷下方全部填平,算是给死去的黄巾立了一个大墓。

    随后,李知和曹操一起缓步向张角走去。

    等到张角面前,看着他了无生趣的表情,李知拿着折扇,戳了戳张角的脸。

    然而,张角却毫无反应,只在那呆呆的愣。

    见张角被自己戳了脸皮都没有反应,李知放下了手,撇了撇嘴,无趣的说道“你这大贤良师当真无趣。”

    听到李知的声音,张角终于回过神,愣愣的看着李知,声音嘶哑的说道“事到如今,本尊也无话可说,只求一死,别无他念!”

    “只求一死?”李知细细的品味着这几个字。

    突然,李知猛的上前,抬起右脚,一脚把张角踹在地上。

    等把张角踹倒之后,李知面色阴沉的走到他的脑袋之前,抬起右脚,一脚便踩着他的脑袋之上。

    李知低头看着张角,面无表情说道“你这一死倒是痛快,但是,你知道你害了天下多少百姓吗?!”

    说着,李知用脚使劲碾了碾张角的脑袋,面目狰狞的说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本候还需要你做靶子,让天下黄巾都来救你。

    等天下黄巾聚集之后,本候便当着他们的面,把你这个黄巾的精神领袖一刀斩杀!

    没了你这个黄巾之中的脊梁之后,本候看那些黄巾贼子能够撑到几时!”

    张角闻言,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猛的转过脸,用血红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李知。

    过了许久之后,张角咬紧了牙关,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道“好狠的心性!好毒的计策!好一个大汉古乡候!”

    见到张角恨不得生噬自己表情,李知嗤笑一声,蹲下身,悄声在他耳边说道“张角,本候敬佩你,但是更加的痛恨你。

    你是这个乱世的开启之人,为这个乱世带来了无数的灾难,但是也诞生了无数的希望。

    如果有可能,本候当真想把你放了,但是你对本候的作用太大了,本候实在舍不得,只好委屈你了。”

    说完之后,也不理张角惊骇的表情,站起身,把脚从他的脸上抬了起来。

    李知对着旁边的人吩咐道“把他给我好好的看牢了!本候另有大用!

    切记!他现在已经生了死念,不能让他自杀,一定要看管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