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氏家族崛起 > 第十二章 炼器客卿
    沈瑞凌看着眼前那名还在对以后“幸福”生活憧憬的年轻男子,心里暗想

    “幸好他只对炼器痴迷,要不然还真招揽不到。”

    要知道炼器师本来就是和炼丹师一样吃香的职业,更何况眼前这人是名二阶上品炼器师,一般这些人早就被其他势力给招揽了,根本轮不到他。

    家族每年都有许多二阶材料,因为家族就一名二阶中品炼器师,所以只能低价卖给青云门。现在自己家族也有二阶上品炼器师,一些材料就可以自己处理,炼出来的法器可以放在沪上坊和临海郡坊市里贩卖。

    这样每年的灵石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一些二阶材料只能值一两百块灵石,但是炼成法器后四五百不成问题。

    沈瑞凌心里在为自己先前的慧眼识珠而庆幸,但是其实年轻男子也有报知遇之恩的意思。

    别看他年纪不大,还是一副胆小怕事,腼腆的的样子。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沈瑞凌的信任和支持,他这辈子可能都炼制不出二阶中品以上的法器。

    虽然世人都说散修薄情寡义,唯利是图,但是也不乏知恩图报之人。

    “好了,既然你同意来我的家族,那么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我兄弟相称如何?”

    “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年轻男子弯腰一拜。

    “赵贤弟快快请起,你我之间就别来这些了。你也收拾收拾,我带你见我爷爷吧。”沈瑞凌扶起他说道。

    赵杰看看自己身上那件又破又脏道袍,一阵脸红。他以前只为炼器根本没有在意过自身打扮,现在要去见东家再穿成那样就说不过去了。

    “沈大哥,你能借我件道袍吗?”赵杰也是窘迫,自己身上除了自己那把锻造锤什么也没有。

    沈瑞凌递给他一件道袍,

    “换上吧,再把脸洗洗,我到外面等你。”

    ……

    赵杰走了出来,全身都大变模样。头上挽起发髻,脸上也是白净了起来,穿上青色的道袍,居然还有一副书生气息。沈瑞凌见到后笑的说

    “这样倒有几分儒生样了。”

    “大哥就不要取笑我了。”赵杰又是一阵脸红。

    ……

    “三伯,我找爷爷。”沈瑞凌进入店铺就看见自家三伯在柜台上翻看着账本。

    “瑞凌啊,二长老在内堂呢。你这几日不见修为好像又精尽了不少啊。”沈景洪看着沈瑞凌说道。

    “还是老样子,您慢慢忙,我找爷爷有事就先进去了。”

    穿过琳琅满目的货架,赵杰都被亮花了眼,他看见了几件二阶妖兽的材料,顿时两眼放光,恨不得马上把他们就收入囊中。

    “好了,别看了以后都是你的。”沈瑞凌也是无奈,这货对炼器真的是疯魔地步了。

    沈瑞凌拉着赵杰就往内堂走去。

    “这就是那位二阶上品炼器师?”沈焕群一脸的吃惊,虽然沈瑞凌已经告诉过他这位炼器师很年轻,但是真真见到还是被赵杰的年龄给惊了一把。

    这也不怪沈焕群,赵杰本来就比沈瑞凌还小几岁,刚刚又全身换洗了一遍,更显得年轻了。

    “是的,这就是我和你提起的那名二阶上品炼器师。”沈瑞凌看着自己爷爷吃惊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

    赵杰看着眼前这位和蔼的老人鞠了一躬道

    “晚辈赵杰,见过前辈。”

    “小友客气了,见小友如此年轻,老夫有点失态了。”沈焕群笑了笑说道。

    “小友这么年轻就是一名二阶上品炼器师不知师承何处?”沈焕群话风一转就问了起来。

    “前辈说笑了,晚辈和师傅都是一介散修,碰巧我师傅会点炼器之道就传给了我,我对这炼器有些爱好就成了这样子。”赵杰居然也不怕生了,和沈焕群聊了起来。

    “不知你师父是何人?”

    “家师齐浩。”

    “原来是齐道友的爱徒啊,我和你师傅可是打过好几次交道的。

    可惜齐道友他有如此壮志,但是却还是死在筑基这件事上。”沈焕群说着说着语气悲哀了起来。

    他自己也是一名练气大圆满的修士,他们这些人恐怕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一窥筑基之道。沈焕群练气大圆满已经二十几年了。

    当初他有望筑基的时候,族长沈焕驰刚刚筑基成功,家族为了换取筑基丹,不仅动用了沈裕苍留下的人脉,还拿出去了上万块灵石。

    自从家族最后一名文字辈筑基修士坐化后,家族的日子每况日下,除了山脚下的灵田,家族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完全就是坐吃山空。

    为了筹集一枚筑基丹,家族就已经不堪重负了根本没有可能再筹集到一枚筑基丹。

    没有筑基丹调和突破时的灵力暴动,暴动的灵气瞬间充斥在七经八脉和血肉之中,九成的修士都是在这时爆体而亡。只有那一成的修士才能在机缘巧合下顺利晋升筑基。

    沈焕群对自己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不敢冒险筑基。他那是也才只是一个二阶中品的炼丹师,没有的家族的资助,他是不可能攒够灵石弄到筑基丹的。

    沈焕群就这样错过了筑基的时机,虽然现在已经绝了筑基的念头,但是想到打过几次的交道的好友坐化在晋升筑基的大道上,还是不免有所伤感。

    赵杰看着眼前的老人为自己师傅的坐化而面露悲伤,忙说道

    “前辈不需如此,家师闭关前就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他一心向往大道,他说如果筑基失败道消身死是他最好的坐化方式了。”

    “也罢,过去的事就不提了。”

    “小友既然是齐道友的徒弟又担任我们沈家的炼器客卿。老夫做主每年给小友五百块灵石,每月三瓶培元丹如何?”沈焕群问道。

    赵杰顿时就傻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灵石。顿时喜笑颜开,

    “都按前辈说的办。”

    “那好,等会我让人带你去后院的,那里灵气足够小友修炼的,老夫不炼丹时,那地火室就让给小友了。”沈焕群笑道。

    “老三过来一下。”

    沈瑞凌就看见三伯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二长老找我有事?”沈景洪问道。

    “这是家族新招揽的二阶上品炼器师,你让人给他安排一个房间。”

    沈景洪当了这么多年掌柜也没见到过这么年轻的二阶炼器师,但是也不敢不听沈焕群的话。

    “好的,我这就安排。”

    “您这边请。”沈景洪不愧是生意老手,就是心中怀疑也表现得很是恭敬。

    看到沈景洪把人带了下去,沈焕群转身对着坐那的沈瑞凌说道

    “你刚刚怎么不说话?”

    “你都问的那么清楚了,我有什么好说的。”

    “您真认识赵杰他师傅?”沈瑞凌一脸怀疑道。

    “嗯,打过几次叫道。他师傅也是名二阶炼器师,和我有过几次生意来往。上次他来店里卖了几件二阶法器,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筑基。”沈焕群回忆道。

    “他齐浩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徒弟居然是名二阶上品的炼器师。这徒弟到和他师傅是两个极致,一个一心只为修炼,炼器技术一辈子只是二阶中品炼器师。另一个到是为了炼器修为都落下了。”沈焕群笑着说道。

    “此人你尽力交好,此人出身应该不假,而且我怀疑他的炼器传承非同寻常,最好可以让他加入我们家族。”

    “孙儿知晓利害。”

    “这个给你。”沈焕群说着递给了沈瑞凌一个玉瓶。

    沈瑞凌打开瓶盖,一股药香钻入鼻孔,瞬间就感到瓶颈有了一丝松动。心里一阵欣喜,破障丹。

    “这次成丹四粒比我想象的还要多,给你两粒,剩下的我给你换成家族善功了。”沈焕群看着自己孙子欣喜的样子说道。

    沈瑞凌把玉瓶收入袖中,说道

    “孙儿谢过爷爷。”

    “好好修炼吧,我现在也帮不了你太多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爷爷老了,现在看到你能筑基就心满意足了。”沈焕群平静的说道。

    “孙儿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沈瑞凌信誓旦旦的说。

    “你的向道之心我是不怀疑的,只是你三灵根的资质恐怕还需要点机缘才能走的更长久。去吧,准备准备突破到八层。”沈焕群叹息了一声道。

    “孙儿告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