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一把天生牙 > 第217章 两场谈判
    肯尼斯从咖啡厅出去没多久的时间,咖啡厅就又进来两个人,一个白衣服的成人和一个黑色运动服的少年。

    白衣服的人韦伯认识,在宴会上见过,正是caster,帕拉塞尔苏斯。

    看着旁边那个少年,虽然难以置信,但是从他右手上红色的纹身能确认,他就是那个几乎没有露面过的第七位魔术师,caster的御主了。

    韦伯都有些觉得大开眼界了,没想到这么小的年龄就能够成为御主。

    征服王知道接下来才是跟圣杯战争有关的事情,很有精神地和帕拉塞尔苏斯打了个招呼,然后一丰也顺势坐在了刚才肯尼斯坐的位置,点了一杯奶茶,自我介绍一番后,开始了对话

    “韦伯·维尔维斯,想必肯尼斯已经和你说过了,我现在也算是埃尔梅罗的协助者。

    这场圣杯战争,saber已经和berserker联盟,两个强力的从者凑在了一起,更何况他们两个还都是同样来自圆桌骑士的战友,亚瑟王和兰斯洛特配合起来,实力可不仅仅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而archer和assass之间从战争开始之前就已经联合,虽然assass已经被rider清除掉了,archer组仍然得到了圣堂教会的帮助,在充当监督者的圣堂教会的协助下,拥有此次最强英灵的远坂时臣,仍然有很大的获胜可能。

    本来我们和ncer组结成同盟,没想到这么快ncer就退场了,十分可惜。

    目前落单的只有我们caster组和你们rider组了,如果能够结盟的话,接下来的圣杯战争就能够形成三足鼎立的状态,获得暂时的平衡了。”

    韦伯还没有说话,rider已经开始发表想法了

    “caster的御主,你终于露面了。原本我还觉得你是个胆小鬼,没想到你才这个年纪,情有可原,本王就不说什么了。

    征服的道路是漫长的,不管有多么强的敌人,我伊斯坎达尔都不会畏惧。

    不过如果你们打算加入我的麾下,我也愿意将圣杯和胜利的喜悦,与你们一同分享。”

    对于征服王的态度,一丰有所预料

    “我和caster所求,只不过是对根源的探索,我们已经确认圣杯是达不到这一点了,所以我们两人愿意在一定范围内协助征服王取得胜利,至于加入你的麾下,还是算了,我们并没有听从其他组的安排的打算。

    我可以将我们探知的其他从者的能力和宝具等信息全部告诉你,包括caster的宝具,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

    毕竟caster并非很擅长战斗的魔术师,如果能够借此远离战斗,安心做研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看着caster组的两人打定心思要尽量避开战斗,征服王也就不再劝说,虽然对方有些想要利用征服王挡雷的心思,但是伊斯坎达尔不在乎。

    能和各个时代的英雄们同台战斗,已经是天下少有的幸事,既然很难同心,索性就组成一个松散的联盟,然后多获取点信息吧。

    双方达成共识之后,一丰将阿尔托莉雅、兰斯洛特、帕拉塞尔苏斯和吉尔伽美什的技能与宝具说了一遍,包括吉尔伽美什的底牌ea以及阿尔托莉雅的誓约胜利之剑

    “archer的ea、saber的圣剑以及rider你的王之军势,毫无疑问是这次圣杯战争中的顶级宝具,各有优劣,其中最强的,应该就是ea了,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考虑意外因素的话,最有可能胜利的应该是archer。

    可惜archer的性格,让我们很难和archer结盟,只能想办法和其他优秀从者联合。

    之前宴会的时候说过,按照我和caster的预估计,只要能让五名从者退场,圣杯就能启动,我们的目标就是让caster存活到那个时候。

    希望这些信息能够给征服王足够的帮助吧。

    我们互换一下联系方式吧,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caster是一流的魔术师,对于使魔的操控也是一流,擅长打探消息,我们可以将更多的信息随时告诉你们,希望能够帮到rider取得胜利。”

    就在caster组和rider组正在商议的时候,另一场谈判,正发生在间桐家。

    间桐家迎来了身着盔甲的saber,和她真正的御主卫宫切嗣。

    因为爱丽斯菲尔已经没有阿瓦隆了,再让她和阿尔托莉雅一起行动的意义就不大了,这次爱丽斯菲尔守家,卫宫切嗣亲自出动,拜访了间桐家,并且得到了间桐雁夜的接待。

    这个时候,看似随意的切嗣,早就将怀中的爱枪thopson  ntender  中上好了起源弹,决定一有意外就立刻枪毙间桐雁夜。

    雁夜倒是很随和地接待了对方,甚至连berserker都没有叫出来,也是为了防止他的暴走,berserker保持灵体化状体在地下室待着。

    切嗣看似很随意地随口问了一句

    “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你一个人吗?”

    雁夜瞥了一眼切嗣,回答道

    “间桐脏砚已经死了,仅仅靠着我来保护间桐家还不够。

    这个地方和远坂家有些近,我怕被archer偷袭,所以让哥哥带着家里的人,秘密从地道离开,去别的地方避难了,等到圣杯战争尘埃落定再回来。

    其实我也可以一同离开,但是我还没有给时臣这个混蛋一个教训,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而且berserker也帮了我不少忙,我也想顺便帮他完成他的愿望。

    切嗣,你应该也梦到过自己的从者的记忆吧?如果这样,你应该能理解我现在的想法。”

    切嗣对此不置可否,仅仅是看了一眼saber紧张的表情,就继续问道

    “caster对你们家的所作所为,你就不恨他吗?我们也可以一起对付caster。”

    雁夜毫不在乎地回答道

    “间桐家的所有财产加一起,也比不上我的家人的幸福重要,现在小樱已经是我的家人了,杀死脏砚的caster,解放了间桐家,从一定意义上来讲还是我的恩人,我对caster没有什么想法,同理rider和我也没有太大关系,我不在乎圣杯。如果你们想要对付他们,我会考虑,但是不想浪费我的魔力,你应该调查过,我的魔法资质并不是很好,要看情况才行。

    能获得现在的成就,还是利用了间桐家的秘术,在付出了相当的寿命为代价的结果。

    不过如果你们想要对付时臣,或者说要对付archer,我可以让berserker帮助你们,就算是将所有的令咒都用掉也没有什么问题,这本来就是我的目的。

    从我看到的兰斯洛特的记忆中,我倒不觉得他没有错误,我只是觉得与其让他被亚瑟王制裁,还不如将功赎罪,重新在亚瑟王的麾下战斗,将功赎罪可能更好一些。

    可惜berserker的思维有些混乱,有些道理讲不清楚,我和他交流也只能一点点来,目前只好先由我控制着他来战斗,一放松的话,他就又吵吵嚷嚷地朝着亚瑟王冲过去了,真是头疼。

    对于我的提案你有想法吗,卫宫切嗣?

    如果你不同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愿望已经实现,剩下的都是小事,你不答应的话,我准备今天晚上将所有令咒用掉,让berserker正面冲进远坂宅去和archer战斗,不管胜负,能给时臣造成多少麻烦就造成多少麻烦,然后我都可以毫不遗憾地退出这次圣杯战争,出去躲个清闲,等你们的战争结束后再回冬木市。

    决定权在你的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