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一把天生牙 > 第219章 谋略与行动
    另一面,回到卫宫宅的卫宫切嗣,已经带着saber和爱丽斯菲尔、舞弥汇合。

    “爱丽,你身体感觉如何?”

    爱丽斯菲尔站起来转了个圈,然后握了握双拳,舒展了一下四肢,说道

    “没有什么问题,感觉和原本一样,非常健康。”

    切嗣突然显露出一种心中的重担放了下来的表情,不过立刻恢复了严肃

    “看来真的出了问题了,如果caster所言无误,四名从者死亡,小圣杯就会成型、五名从者死亡,圣杯仪式就会成功的话,作为小圣杯的爱丽斯菲尔,已经吸收了assass和ncer两名从者,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一点即使我们不是特别清楚小圣杯的工作原理,也能分析出来。”

    帕拉塞尔苏斯在王者宴会上将小圣杯的事情散播出去,切嗣也就不再隐瞒

    “既然caster对圣杯的事情这么了解,也就不排除,在绑架爱丽的时候,他不仅仅取出了阿瓦隆,还暗中取走了小圣杯的核心的可能性。这么了解小圣杯的他,没有道理不在入手小圣杯的时候做点什么。

    从帕拉塞尔苏斯的生前事迹上来看,有贤者之石的他,完全可以在做到这一切后保全爱丽的健康。”

    到现在他也一点都不隐瞒阿瓦隆的事情,即使这一点会成为saber心中的一根刺,索性说出来,反正不在手里了,给saber点动力,要是抢回来再说。

    切嗣继续详细分析道

    “如果这么想的话,爱丽当前毫不受影响的状态就说得通了。

    也就是说,当前的caster组,不仅仅抢走了阿瓦隆,还很有可能持有小圣杯,在ncer退场,saber不再受伤势影响的现在,caster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首要目标了。”

    切嗣心中闪过难以抑制的喜悦,如果这些推断成立,也就意味着,爱丽丝菲尔没有必须牺牲的必要了。

    本来无论如何,作为小圣杯的爱丽丝菲尔在圣杯战争结束都是有死无生的结局,现在自己都妻子有希望活过圣杯战争,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欣喜。

    爱丽丝菲尔同样喜不自胜,原本做好了牺牲的打算,现在有可能活着回去见到自己都女儿,还有比这更让她高兴的吗?

    看来一眼同意眉间显露着喜悦的另外三人,爱丽丝菲儿突然想到,原本对切嗣和舞弥的态度,该改一改了。

    简单来讲,之前的爱丽丝菲尔,就如同一个患了癌症,时日不多的妻子,即将不久之后撒手人寰,留下自己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

    妻子为了不让丈夫未来在失去自己后沉迷于痛苦之中,努力乐观生活,并且处处给丈夫和丈夫一手带出来的助理相处的机会,工作的时候,尽量让女助理和丈夫一起,而她自己则和一个临时女工在一起。

    然后,离着诊断的最后日期临近的时候,突然收到通知,之前的诊断是误诊,妻子治愈的可能性非常高。

    爱丽丝菲尔就是类似这样的感觉。

    不能再给女助理机会了,这是妻子的想法。

    在爱丽丝菲尔胡思乱想的时候,卫宫切嗣仍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分析

    “小圣杯的降临,需要一处灵脉才行,已经有两名从者退场,离着caster所说的4-5名的数目已经开始接近,那么这个时候的caster,如果掌握着小圣杯的话,恐怕已经在一条灵脉上安置了魔术工房了。

    冬木市只有四条灵脉,其中的远坂宅和教堂,已经证实是联合在一起的,caster没有联合~rcher的迹象,根本就没有机会在那里打造工房,剩下的就是柳洞寺和冬木会馆了。

    我个人不认为柳洞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地点,今天晚上我和saber去搜索一下柳洞寺,如果柳洞寺没有caster的痕迹的话,那么他藏身在冬木会馆的某处的概率就非常大了。

    saber,你稍微准备一下,我们入夜后就出发,做好战斗准备,如果你能够抢回来阿瓦隆,我们的胜算就又会提高一些。”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询问道

    “是否需要我叫上兰斯洛特卿?有他帮助的话,如果发生战斗,和他配合起来更好。”

    切嗣摇了摇头,否定道

    “berserker的神志并不是很清晰,仍然会时不时暴走,他的御主间桐雁夜也表示对caster的兴趣不大,况且我对于雁夜还不能完全信任,我们暂时还是不通知他,如果真的碰到解决不了的情况,再叫上berserker吧。这次先以试探为主。”

    目前切嗣还没有和saber闹崩,也不存在完全两看相厌的情况,之前合作寻找爱丽斯菲尔的时候配合得还不错,所以切嗣也愿意带着saber去执行这次的行动。

    如果骑士王的骑士精神影响到他的计划,那个时候切嗣会再次独自行动的。

    目前切嗣有意在合理的情况下让没有阿瓦隆的爱丽斯菲尔远离危险的地方,入夜后,将舞弥留下保护妻子,带着saber去柳洞寺。

    同一时刻,在一对老夫妇家中,征服王正在和韦伯商量

    “虽然这次初步的联盟达成,其实caster还是打定主意不出战,战斗什么的还是要我们来顶在前面,caster真是打得好主意。

    不过好在得到了其他几个从者的信息,这里面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个金闪闪的家伙的终极宝具,似乎克制本王的王之军势啊。

    按照caster的御主说的,那个叫ea的东西,对固有结界可是有克制作用的,本王想要打败他,还真要费一番心思才行。

    果然和历史上的英雄同台竞技,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

    韦伯也补充道

    “不过,rider,ea的能力强,也代表着消耗的魔力高,也不会轻易动用的。

    据我所知,现在的远坂时臣已经消耗了一枚令咒了,我这里还有三枚令咒。

    我知道我的魔力低,影响到你的发挥了,不过如果有这三枚令咒的帮助,我们也有一战之力!”

    被恩师肯尼斯和一丰双重鼓励,现在的韦伯·维尔维斯出现了名为“自信”的情绪,也真的想要在后面的战斗中发挥光彩,正在积极地利用已有的条件,准备协助rider走向胜利。

    第四次圣杯战争,进入了一个不稳固的三足鼎立的时期,各方的活动也更加活跃,战争的硝烟味道也弥漫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