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上有只白骨精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蜂后
    华府的几队人马分别完成了拖延时间的任务,最后在回府的路上相遇了。

    他们便聊起了捉弄城西人的事情,无一列外的都是再说城西的人在他们的面前有多傻,被耍的团团转了还不知道。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赶回了华府,等着到回了府里了在把这些笑话说给府里的人听,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到了府门外华生迫不及待的下了马车,迈着大步子满面春光的上了台阶。

    瞧见门口迎接他的小厮脸上乌云密布,他皱了皱头道“为何这个脸色可是发生何事了?”

    “华先生,圣女被人给掳走了,如今下落不明。”小厮垂首说到。

    “什么?”华生顿时脸色大变,怒喝道“怎么会这样,我的计划怎么会出错。”

    他在见到湛老先生带人伏击后高兴地跟个傻子一样,他很狠狠的用胜利者的姿态羞辱了城西的众人。

    如今却告诉他,他是被湛老先生给算计了,岂不是他才是那个傻子。

    当时湛老先生看他嚣张的气焰,一定是在心里憋着笑吧,就不知道会不会憋出内伤了。

    这让他如何承受得了。

    “华先生,老爷正在等你呢!他让我转告你回府之后便马上去上房有事与你商量。”小厮轻声说到,他看着暴怒的华活,生怕触怒了这座火山。

    华活也怀着坎坷的心,一路想着到底是那一环节出了问题,城西的人怎么就能看出他的破绽。

    到了上房,华老爷一脸阴沉的坐在首位。

    华活坐在下首,身上还有一层天蚕被,他的三尸虫被人取了,虽然又给他塞了回去,但三尸虫在他身体中还有些不稳当,常常自己露一点头来。

    如今他的身子很不好,需要静养。

    “老爷”华生地上到。

    他将事情给办砸了,整个人的气势都低了下来,昔日里眉宇之间的嚣张气焰也不在了。

    “你不是说定能手到擒来万无一失吗?”华老爷咬牙切齿到,他的齿锋里有着寒光闪烁。

    华生垂手道“是属下失策了,请老爷责罚。”

    事情已成定局,他知道无论怎么解释都掩盖不了失败的事实,还只会让华老爷觉得他是在推卸责任,将自己推向火坑里。

    不如选择勇敢承担失败的后果,或许还能够有一丝转机。

    他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不会做傻事。

    华老爷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华生这一次的确将事情给办砸了。

    但他在以前为华府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他手中也没有比华生更得用的人了。

    除了选择原谅他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还能怎么?

    他说道“城主府传来消息,他们并没有见到圣女,说明圣女还在别人手中。”

    华生的瞳孔不由的微微一缩,只要圣女还没有到城主府,那此事就定有转机。

    华老爷子继续道“给你五日时间务必将圣女给我找回来,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一次他们华府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找不回圣女不仅得不到禁地的使用权,还连带着将城主府和城西给得罪了,日后在鬼城里的处境堪忧。

    华生重重的点了下头,便离开了上房。

    他来到了后院便将运送泔水桶的手下给召集了过来。

    为了能完美的掩人耳目,华生并未动用华府最顶尖的高手护送泔水桶。

    但眼前的这些人的实力也不弱,并不是寻成的人给够对付的。

    尤其是他们在一起联手使用阵法,修为更是会增强好几倍,就算是面对鬼城的顶尖高手也够坚持一炷香的时间。

    这些人便是在鬼城中小有名气的八大金刚,往日也为华府立下过汗马功劳。

    他看着眼前的八大金刚哪有金刚的样子,伤的伤,残的残,可以改命为八大伤病了。

    他给八大金刚念了个治愈咒,治疗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伤势依然只缓解了一层。

    华生的眼眸里满是忿怒,抢他的东西还打伤他的人。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人修为不凡否则你们会受这么重的伤,是谁下的手?”

    老大咳嗽了两声回答道“不知,我们是中了埋伏,只看见一个黑影,修为还是高深,交手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就不敌了。

    那人就将圣女给掳走不过他也被我们伤着了,我们的武器上都有着蜂毒,蜂后应当能找到那人的踪迹。”

    蜂后的脸上肉挺多的,她长得圆润又可爱。

    但手指的尖端却是尖钩,牙齿也长得十分锋利。

    浑身都透露着别靠近我的凌厉气势。

    她在得知了圣女被掳走的消息,便从她的院子到了后院。

    她阴柔的说道“听说八大金刚伤着了,我过来瞧瞧,华先生不会不欢迎我吧!”

    华生与华府的这些谋士相处的都不错,虽然蜂后整日都在自己院子中修炼,可华生邀请别人去玩乐之时,也不会忘记蜂后,即使蜂后每次婉拒了她,他还是将利益都做到了。

    他沉声道“就算蜂后不来,我也准备去请蜂后了。”

    锋后也不再开玩笑“华老爷已经派人告诉了我今日之事,你们在与我详细说说其中的过程。”

    华府所有属下的法器上涂抹了蜂毒,此毒是蜂后亲自从身上提炼的,蜂后是杀人蜂她的毒自然是剧毒无比。

    除去毒力凶猛无比,蜂后能得知中了她毒之人的具体位置,还可以追踪到被毒之人的踪迹。

    他听了华生讲述完打斗的过程也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位置能确定的便是此人的修为高深。

    接着蜂后的手里出现了两只小小的杀人蜂,然后来到院中说道“去吧!找到他之后回来告诉我。”

    华生捏着下巴道“不知他们得多久才会回来?我们可只有五日的时间。”

    蜂后也摇了摇头“那就得看距离了,不过鬼城就是弹丸之地,想必一个时辰都用不了,你等着且看便可。”

    她很有自信,因为不论是什么阵法都隔绝不了她蜂毒的气味。

    “有劳蜂后了”华生拱手倒。

    蜂后无所谓的挥了挥手“华先生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我瞧着八大金刚的伤口念过了治愈咒还未痊愈,我替他们诊治一番吧!”

    八大金刚听见蜂后要为他们诊治立即受宠若惊了起来,普通的蜂蜜都是疗伤良药,更何况是杀人蜂后的。

    想必他们的伤势很快便能康复起来。

    城西

    赤帝将圣女带了回来,湛老先生又和大家商议起如此处置圣女。

    只有用圣女获取到了利益他们才行的任务才算结束,圣女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赤帝坐在椅子上身形摇晃了几下便摔了下去,身上的伤口全都被崩开血腥味散在房中。

    不用检查也知道他定是受了很重的伤势了。

    湛老先生赶紧上前脱掉了赤帝的外衣,他的里衣已经被血给浸湿了,讶异到“他受了很重的伤,毒素已经到了经络,若是在不治疗将会有生命危险了。”

    王生英拿出了一颗丹药给赤帝喂下,“这是解百毒的丹药,虽不知能不能解此毒,但吃了也没坏处。”

    “你帮我将赤帝给扶起来。”湛老先生对王生英说到。

    湛老先生盘腿坐在赤帝的身后便开始给他传递灵气,还试图帮湛老先生逼出毒素。

    一刻钟之后湛老先生满头大汗,可赤帝身上的毒也只能逼出的一些许,“华府就这样旁门左道厉害,若是有本事就与我光明正大一战,何必用这些小手段。”

    他气节,此事赤帝为城西立下了大功,若是他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出了事情,他将成为罪人啊。

    白古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和王生英对在解毒方面还不错,将赤帝交给我们吧,或许能够解开!”

    “你们能行吗?”湛老先生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们。

    白古和王生英始终是新来的人和赤帝还未建立起交情,湛老先生怕的是白古和王生英不会全力以赴。

    白古坚定的说道“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为赤帝祛毒,我和王生英都敬佩他的为人,不会让他有事。”

    方才湛老先生可准备让白古和狸猫精给圣女清理一番,还让她们两人先照顾圣女。

    照顾圣女是没问题,可圣女现在全是污浊之气实在是太难闻了,清理了外表之后还得给圣女洗髓。

    这些事情做起来都很麻烦,而且还很脏。

    虽然不知道白古为什么要替赤帝解毒,但王生英是个善良的人,他也不愿看见赤帝就这样死去,赤帝本就是死过的人,这次死了那就真的消失于世间了。

    便也向湛老先生保证道“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让赤帝出事的。”

    湛老先生摸着胡子思考了片刻,若是让赤帝留着这儿他也没有好的办法为他治疗,还不如放手搏一搏。

    “那行,你们将赤帝待回去吧!等处理好圣女之事,我会前来探望赤帝的。”

    王生英背着赤帝回到了他们在鬼城租的宅子,王生英便低声说道“丹药被我改变了药性之后在红角经络中会有残留吗?”

    他不由的在心里坎坷了起来,圣女日后定会被城主府的人仔细检查,若是发现是他动的手脚那可就麻烦了。

    “应当不会吧!”白古犹豫的说到。

    这都已经过去一段时日了,药效也早就在身体里挥发掉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