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破格的圣儒【8月月票2/8】
    同一时刻。

    斩天骄与稷玄谷刀剑交击,正邪相冲。

    黑与白泾渭分明,分割百里战场。

    磅礴力量形成僵持,早已等待多时的越骄子冷笑一声,极招再出,“人返天违·摧神令。”

    一掌按下,竟是直袭元神,稷玄谷本就不复全盛状态,如今与斩天骄僵持,顿受一掌贯脑,口中喷出大口鲜血。

    鲜红的血液落在魔刀之上,逐渐被魔刀吞噬,“吾感受到了虎魄的喜悦,你的鲜血果然有古怪!”

    斩天骄同样口角溢血,但目中却是越发兴奋。

    远方,袁无极盘膝而坐,全心控制斩天骄,但意识与恶魄相连一刻,竟是从恶魄之内灌输出无数凶狂杀念。

    让袁无极主魂都刹那受到强烈冲击,目中涌现一抹血色。

    不过恶魄与主魂现在分离,想要如此距离影响到主魂无疑做梦,只是短短几个呼吸,随着冰心诀运转,魔念便被消除。

    “按照现在这个进度,恶魄很快便会达到欲魄的强度,不过,成也虎魄败也虎魄,此刀凶威竟对恶魄产生了如此深远影响。

    我若将之收回,恶魄之内的凶念恐怕会污染我的主魂,必须在此之前彻底将之击溃,将外来恶念除尽方可安全无忧。”

    袁无极喃喃出声,“天魂并不在我完全掌控,而且其力克制邪魔,若是借他之手恐怕会适得其反,将恶魄本源损伤,那时就无法圆满,看来需要借助六神子之手了。”

    随着心中念定,袁无极已经开始竭力影响恶魄,“去西煌佛界!”

    而战场却是瞬息万变。

    人觉副体越骄子的催神一掌,顿另天魂神魂动荡,口吐鲜血,而身前的斩天骄更是感受到虎魄的兴奋,无视了主魂的影响,继续催动魔元,虎魄刀锋逐渐逼近稷玄谷。

    “死吧!”斩天骄目露嗜血,狰狞魔刀越发的妖邪,丛刻从刀身之内更是传出兴奋的嗡鸣。

    这一刻,稷玄谷识海翻涌,无数光影交错,呢喃之声充斥脑海,但却看不清这些人影的相貌,也听不清楚脑海中的声音究竟在说些什么。

    一片混乱,另稷玄谷头脑发胀,疼痛难挡。

    “给我镇!”

    稷玄谷心智坚定,即便如此也不服输,随着一声低喝,体内圣元再催,竟是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量,将逼近的魔刀一瞬逼退。

    “五色遗招·黄道破晓!”

    强忍脑海痛苦,稷玄谷强催剑招,再现无双圣威。

    一瞬间,天色变得昏暗,一束金色天柱笔直刺下,仿若天地之间第一束光,让人无从抵挡。

    不过这一次不是落在越骄子的身上,而是轰向斩天骄。

    光划破了暗夜,也快到了极致,让人来不及躲避便已经落下。

    斩天骄感受到恐怖威势,同样怒吼一声,横刀一挡。

    轰隆!

    伴随一声惊天轰鸣,斩天骄方原数百丈竟是直接塌陷,人也随着强大一击轰落地层,虎魄周身无边魔气狂涌,与圣光接触发出嘶嘶的声响。

    使出这一剑之后,稷玄谷也一个踉跄,竟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虚弱。

    毕竟,他本就只有全盛七成之力,面对斩天骄超越传说的一刀,受创难免,随即受到越骄子偷袭,更是让他识海遭遇重创。

    即便是现在依旧浑浑噩噩,眼前一阵发黑。

    “圣儒无双稷玄谷,你的末日到了!”

    斩天骄被打入地底不知所踪,但越骄子却还未退,察觉稷玄谷虚弱一刻,顿时脸色一喜,一剑刺出。

    稷玄谷也感受到了背后杀剑,但无奈身受重创,损耗太大,根本无力抵挡。

    就在绝命之刻。

    “天不留行惋兰亭。”

    天外一剑忽至,一瞬击退越骄子,随即再闻鹤唳,“鹤梦扬州,谢饮清流,烟霞不系舟。人间何羡蓬莱游?奔逸笔,放沧洲,尽得风流。”

    系雪衣落下一刻,背后名剑凋松鹤骨出鞘,浩然剑气冲击八方,一阻越骄子。

    “好一个晴峰笔鹤,我们还会再见!”

    越骄子深深望了一眼系雪衣,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笑容,随即后退一步,身入漩涡消失不见。

    “圣儒尊驾!”

    看到越骄子撤退,系雪衣这才回过身看向稷玄谷。

    “师兄!”

    这时,另外一边战场落幕的慕灵风也焦急赶到,看到稷玄谷现在模样顿时神情大变。

    此时,稷玄谷头上发簪崩毁,满头白发披散,脸色苍白,嘴角、胸前都被鲜血染红,气息虚弱到了极致。

    “怎会如此?”

    慕灵风将稷玄谷抱住,感受到稷玄谷体内状况,随即素指点下,“玄济圣霖。”

    慕灵风素手轻扬,圣雨降下,滋润稷玄谷伤势。

    不过这只能治疗外伤,平息气乱。

    稷玄谷识海之创以及体内损耗却是一时无法恢复。

    “一切依旧在计划之中。”

    袁无极感受到稷玄谷与斩天骄状况,微微点头,嘴角露出满意笑容,“经此一战,虎魄遭受天晶重击,已经为恶魄将来回归留下了通道,至于稷玄谷恐怕很长时间都要在儒门闭关,这段时间没有了他,想来儒门也再无法像现在这般轻松了。”

    ……

    道武王谷之外,战斗同样到了最紧张的时刻。

    面对操控黑夜鸣杀的御天者,地冥所化的冥想者依旧在等待机会。

    而天迹与鸑变迦罗两人同样战况激烈。

    冥想者与纵横子两人缠上君奉天。

    阴阳泷夜姬和袁筝也再度将云徽子缠上。

    一时场内唯有黑夜鸣杀所伪装的御天者在打量着各方,等待机会的出现。

    “你们说,吾这一刀该斩向谁呢?”

    轻佻的话语,充满阴邪杀气。

    冰冷的双目,漠视苍生。

    邪染之刀,给予三人压力,不得不分神留心。

    “你谁都杀不了!”

    就在此时,一道恐怖剑气突袭向黑夜鸣杀。

    “嗯?这股气息是?”

    黑夜鸣杀一刀斩碎剑气,下一刻,一道白发狂舞,倒握魔锋之人大步而来,同时孤傲诗号也随之传遍九天,“不恨吾不见古人,惟恨古人不见吾。锋上谁解快哉风,剑缺一败叹独孤。”

    “锋魔剑上缺!”

    看到来人,操控黑夜鸣杀的御天者眼睛微眯,当初的斩龙八剑之一,他又岂会不知,“没想到你竟能摆脱邪染控制活到现在,真是令人讶异。”

    “更讶异的还在后面,比如——你死!”

    ‘死’字落,锋魔快的不及一瞬,剑锋已是直逼黑夜鸣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