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口黑锅【8月月票4/8】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口黑锅【8月月票4/8】

    凤凰台上,白雾遮蔽。

    神晖主眼神迷蒙,恍惚之中,她好似看到一张有些眼熟的脸庞,这张面孔不久前应该见过,但人却深陷梦境不可自拔。

    或者说潜意识中不想清醒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哪怕是一场梦,她也想这场梦尽可能的延长,与姐夫互诉衷肠。

    此刻,袁无极已经离开凤凰台,静等好戏上演。

    而侠儒无踪也终于踏入凤凰台。

    迷蒙的白雾让侠儒无踪升起警惕之心,以防偷袭。

    这种事情,这些喜欢玩弄阴谋诡计的人是完全做的出的。

    侠儒无踪屏住呼吸,以防雾气藏毒。

    但这一次的‘毒’非寻常毒。

    这是腾蛇的神通。

    通过人的双眼乃至五感逐渐影响人的意识,让人熟睡,陷入梦境而不自知。

    也因为此物有助睡眠,对人无害,因此即便侠儒无踪再小心警惕,也无法防御。

    因为这并非幻境,而是他自己的意识所形成的。

    如果在激战中、精神亢奋之中、危险笼罩之下,腾蛇的神通也无法产生效果,但在人放松期间,或者精神长时间紧绷却有没有遇到危险的情况下,就会不知不觉影响到人。

    这不是修为可以抗衡的。

    以侠儒无踪的根基修为,此时若是遇到一点危险,本能就会让他清醒,但这里毫无危险,反而这种雾气有着孕养精神、与的能力,让人不知不觉松弛下来。

    人的精神本就无法长时间紧绷,侠儒无踪再警惕小心,但随着时间的持续,也不知不觉从现实走入梦境。

    而且,这个梦境与外界一样,他同样深处白雾中的凤凰台。

    一路向前,在雾气深处,竟是看到一道人影翩然而舞。

    同时一件又一件的衣衫顺着藕臂滑落。

    “神晖主?”

    “这……非礼勿视!”

    侠儒无踪连忙转身,不过很快便察觉不对,“神晖主怎会如此做,难道是中了算计?”

    虽然说对精灵天下这帮胡搅蛮缠的女人很不爽,但不论如何,事关女子清白,侠儒无踪也不能坐视。

    但很快,画面一转,不知何时,之前还在跳舞的神晖主竟是已经靠近他,竟是伸手要脱他的衣服,侠儒无踪怎么可能容忍。

    随后,画面再转,侠儒无踪感觉自己的头埋入一团柔软之中,一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好下流的幻境?”这时,侠儒无踪也察觉不对,默念经典,稳定心神。

    此时,禁城遗玉、御少流以及精灵各方代表也都赶到。

    “白雾?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神晖主出了事情?”

    御少流神情一变,不过凭借医者的能力,他一眼看出此雾虽然诡异笼罩了凤凰台,但内中并无毒素。

    但如此诡异,必有缘由。

    “给我散!”

    御少流带着众人踏入一刻,挥动掌风扫荡雾气。

    真元的波动,顿另陷入梦境中的两人神经反射,同时睁开双眼。

    但下一刻,两人便是一呆。

    神晖主刚从春梦中清醒,脸上红潮未消,浅蓝发丝凌乱,额头有着汗水,而且身上衣衫更是不整,有些甚至抛落在地。

    而侠儒无踪衣衫同样凌乱,当然,这是因为之前与袁筝一战所扭曲造成。

    但现在,这幅暧昧情景却是落入禁城遗玉、御少流等精灵眼中,让人想不多想都不可能。

    人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及愿意看到的。

    再加上隐藏在精灵中的有心人挑拨,下一刻便是一片哗然。

    “神晖主竟然在精灵天下危机之时,和人族……”

    “而且这个人族还包庇杀人凶手!”

    众口铄金,一瞬间各种猜测话语变得坐实了眼前一切,都不给两人开口辩解的机会。

    神圣的形象一瞬坍塌,原来自己所尊敬之人,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对那些忠诚于神晖主一方的精灵打击可想而知。

    “神晖主,你不配为精灵之主!”

    “碧琉璃,在精灵天下面对危机时,你竟与敌人行苟且之事,无法容忍啊!”

    脏水不容辩驳的泼在神晖主的身上,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看到的,而他们,现在就是这样想,随着流言蜚语流传出去,可想而知对神晖主声望的打击何其严重乃至致命。

    “冷静,神晖主统御精灵天下无数年,大家难道还不知道神晖主的品性吗?这一定是有心人的算计,大家一定不要被蒙蔽!”

    御少流站出来大声喊道,想要制止大家不理智的行动,也制止流言的产生。

    “哼!御少流,这里没你的事,眼前一幕是我等亲眼所见,还有何辩解余地?”

    禁城遗玉冷哼一声,她也确实不知道现在这番场面是谁安排,不过此刻也不是深究的时候,因为这确实是打击神晖主的机会。

    甚至今天过后,神晖主面对精灵族民的刁难,也只能卸任。

    “神晖主,你太让人失望了,做为精灵之主,在精灵天下面对生死存亡危机之际,竟在自己的家里与人偷欢,如此德性,如何统御精灵?如何让人信服?”

    禁城遗玉一脸冰冷,一字一句的喝问道。

    稚嫩的面孔上更是存满怒气。

    此刻,侠儒无踪的眉头紧紧皱起,就连他此刻都怀疑之前的一幕幕画面究竟是幻是真。

    不过吵杂的声音将侠儒无踪从沉思中唤醒。

    “诸位冷静,吾与神晖主之间是清白的,大家切不可沦入他人算计。”

    侠儒无踪浩气一荡,将吵杂的声音平息,随即朗声说道,一脸正气。

    但这里可没人认可他的威风,下面已经有人忍不住发出嗤笑声,“哼,一看你这个小白脸就不是好东西,早就听闻书生最是吸引女人,当初我就觉得碧琉璃看向你的目光不对,没想到你们竟如此急不可耐,儒门之人果真一帮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对,你这个奸、夫没有说话的资格!”

    很快,又是一顶顶大帽子扣在当事两人头上。

    这一刻,就连神晖主也产生自我怀疑。

    细想之下,她竟发现一个恐怖的事情,之前的一切究竟是幻还是梦?

    神晖主不禁摸了摸腹部,更是想到之前抱着姐夫,但恍恍惚惚中,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的面孔。

    而那张面孔可不就与侠儒无踪有些像吗?

    但这不合理。

    如果给两人时间必然能够理清一切,可惜,没人愿意给他们这份时间。

    天赐良机,禁城遗玉可不会错过。

    精灵天下之事已经耽搁太久了,她绝不能让亚父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