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都市弃少 > 第1872章 弱者,受人欺辱

第1872章 弱者,受人欺辱

 热门推荐:
    浩瀚星空中,秦朗死死攥紧拳头,任凭那指甲陷入掌心肉里,带来钻心的疼痛,也毫不在意。

    唯一让得他高兴的是,他知道林馨儿没有死,但是林馨儿为什么会出现在冰宫中,而且其实力竟然恐怖的达到了星系级。

    这一切对于秦朗来说都是迷惑,不过能够肯定的是,这一切或许都是那位冰帝已经安排好的,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馨儿,为什么不能跟我相见?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每一天我都饱受着煎熬。”秦朗捏得拳头骨节咯咯作响,“你知不知道,我每一天都在祈祷,你能够再度回到我的身边。”

    或许馨儿这样做是有她的苦衷不能跟自己相见,秦朗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松开拳头,现在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不断让自己变强,或许那样才能查清楚所有的谜团。

    “馨儿,你等着我,不管寻遍寰宇还是将整个宇宙翻转过来,我都会找到你,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秦朗喃喃自语,眼眸中再度爆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

    于此同时,在距离他数百公里处,一艘黑色小型飞船内,所有人噤若寒暄,他们已经通过飞船内的屏幕看见了方才那一幕。

    他们的族长居然被人一指点死,冻结成了一具冰雕。

    忽然间,这艘黑色采用黑魔芯钢矿打造的星湖级初等飞船陡然爆射成一团璀璨光芒,化作无数碎片飘荡在虚空之中。

    嗖!

    一艘剑形大型飞船自后面急而来,这艘飞船正是玄界宗的星海级飞船,飞船里,一名身材枯瘦的白老者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投影的星空画面,喃喃自语道“魔族宿渊居然没在这艘飞船上?”

    “端木长老,前面现生命体,是秦朗……”忽然,一名玄界宗弟子来到他的身边,单膝跪地,沉声说道。

    “秦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端木长老微微眯起眼睛,“飞船全出,过去看看。”

    “是,端木长老。”

    飞船快进,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浩荡气流痕,片刻后便是出现在秦朗所在的区域。

    端木长老和几名玄界宗的弟子纷纷飞出飞船,向着秦朗所在的地方飞掠而去。

    “是宿渊尸体?”一名玄界宗弟子惊呼道。

    端木长老自然也现那一具已经变成冰雕,凝固在虚空的宿渊,微微皱了皱眉头,宿渊乃是星海级高等修为,不可能会死在秦朗的手中,而且虚空中还有着一道星系级强者残留的气息。

    正在思忖的秦朗现几道强悍的气息靠近,急忙收回心神,定睛一看,方才现了端木长老等人。

    “端木长老……”秦朗拱了拱手,虽对前者放绿色令牌时的作为不忿,但对方毕竟是玄界宗的执法长老,其势力毋庸置疑。

    “嗯,宿渊是你杀的?”端木长老双眼空洞,苍老的声音自其口中出。

    秦朗皱了皱剑眉,直接点了点头道“是我杀的。”

    “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我的面撒谎!”端木长老冷哼一声,随手一挥,一道强悍的真元化作流光,狠狠撞击在秦朗的胸口。

    虽是随手一击,但这乃是一名星域级强者的攻击,秦朗爆飞出去,身体狠狠撞碎六七颗飘浮星空的碎星陨,胸口闷,一口血水猛地喷出。

    “端木长老……秦朗做错了什么,你说打就打?”秦朗武者胸口,那股强横的力量涌入体内,令得他全身几乎快要闪架了一般,黝黑的双眸有着坚韧的光芒绽放,丝毫不弱的凝视前者。

    “凭你的实力也能杀掉宿渊?你真当我是傻子,空气中还有着星系级强者残留的气息,快点说到底是谁帮了你,你是不是跟魔族勾结了?”端木长老冷声喝道,声音通过真元化作音波,撞击在秦朗身上,令得后者再度喷出一口血水。

    “我勾结魔族?”

    秦朗嗤笑一声,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鄙夷之色,这端木长老分明是在争对他,显然对于他抢夺了端木胤的空间本源法则极为不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是我勾结魔族,为何我现在活着而宿渊死了?”秦朗冷声道。

    “竖子,还敢狡辩,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今天就替玄界宗清理门户,杜绝后悔!”端木长老冷声喝道,一瞬间,星空方圆数万公里的真元开始疯狂波动起来,而秦朗在这狂风海浪般的真元中,如同一艘随时可能倾覆的小舟。

    星域级的强者,即便随手一击,也不是他现在可以承受的。

    而且等级威压降临,秦朗现四周的空间都已经被封锁,他根本无法撕开空间进入暗空间逃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祭出血蟒号,消耗魂币与其一战,方才有脱身的几率。

    “端木长老!”

    正当秦朗准备拼死一搏之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人群中,一名中年男子快飞掠而来,皱眉道“端木长老,秦朗乃是七门的顶尖天才,七长老让我好好照顾他,带他回去,若是端木长老将他杀了,我如何给七长老交待?”

    那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苏远帆,他这次随同端木长老一起追杀魔族的人,也在飞船之上。

    “哼!”端木长老冷哼一声,双目如刀,狠狠的盯着苏远帆,苏远帆立马躬身垂,“好一个苏远帆,竟是拿七长老压我?”

    “远帆不敢,只是秦朗和孟太上长老也一些关系,若是不调查清楚就治罪恐怕不妥。”苏远帆沉吟道。

    “太上长老……”端木长老皱了皱眉头,若是七门的长老他倒是不惧,可孟家的那么太上长老可不好惹,“你若是骗我,哼……”

    “太上长老前往于蓝星调查殇帝的事情,这件事情玄界宗无人不知,而秦朗也是从于蓝星来的天才弟子,和孟家大小姐感情深厚……”苏远帆皱着浓眉,沉声道。

    一瞬间,方圆数万功力的真元波动霎那间停止,端木长老冷冷哼了一声,旋即手掌一挥,一股灵气将宿渊的尸体卷入空间戒指,掠身飞入了飞船当中。

    秦朗下意识控制了没让空间戒指里的血蟒号出现,浑身感觉一股压力泄去,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小凡,怎么样?”苏远帆连忙飞到秦朗身边,拿出一枚上品疗伤丹药递给前者。

    “谢谢苏堂主。”秦朗没和苏远帆客气,接过丹药服下,暗暗运转功法调息,面对星域级的强者,他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便是修真界的残酷,弱者受人欺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