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朝阳缓缓升起,室内也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

    小阳已经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应该是睡着了。

    森看向战和平的眼神带着责备,如果不是必要他很少开口,都只是用眼神向对方传达,好像是忘了自己的嘴还能说话。

    “森,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了?”战和平不理解森的眼神。

    “小阳老师把你从黑曜爪下救出来就已经是破了很大的例了,如果不是我们家的人,小阳老师其实是没有必要帮助任何人的。”

    森接着说道,“救了你之后他已经损耗了莫大的精力,需要一天一夜才能恢复,这期间不能够动用任何法术,每动用一次法力或术力体内的噬魂就会冲撞他的身躯,有钻心蚀骨的疼痛,可是小阳老师又为了你我,不断的损耗他的身体,强撑着极大的痛苦。”

    森看向床上小阳的身躯,“可是你知道吗?黑曜兽是伤害不了他的,而且在这个世界,死一个男人——像我这样没有力量的男人——就像死一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即使他在我们家,他也不是有义务要帮助我们所有的人,他有义务帮助的,只是我三妹一个人。至于他帮不帮其他人,只是看他的意愿。”

    “小阳老师是第二等级的生命,全球只有几个人是第二等级,第二等级生命是唯一能制服住黑曜的人,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十万年,他们身上都肩负着制止黑曜暴乱的重任。可是,我求他救你,他也因为救你而受了伤,会加速老化。所以,要照顾好他。”森说完没给战和平讲话的机会就直接走了出去。

    战和平看着小阳,他的面孔发白,眉头紧皱,头上的白发好像更多了一些。可是依然是一个30多岁男人的俊朗坚毅的面孔。

    森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她自己的肩膀受伤了吗?战和平换了衣服,不去管那伤口了。

    她站在窗户上往下看,下面的小街道上有几个工人在施工,往地下挖了一个大洞,好像是地下水管破裂了。

    她隐约听到他们在说,“昨晚可真够惊险的,在一楼和三楼的人家可倒了大霉,它们报复二楼的人,可也连着撞到了一楼和三楼的人家,真不知道是谁这么笨,被黑曜钻了空子了,幸好我们这里有小阳老师在,我才得以安心啊。”那个工人向二楼看了来,战和平马上避到窗帘后面。

    虽然如此,但她并没有感到人们对她有很强烈的指责,因为她的第六感感到,在这个世界上,强烈的长时间的指责和批评是不存在的,因为有比这更大的灾难在一直笼罩着他们,所以人类之间不会互相攻击,顶多是当做聊天谈论一番,很快便会忘记。

    这也让她多少舒了口气。可是,是因为他们没给她说,而她才是第一天到达这里的,自然是不知道黑夜原来是这么危险的。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小阳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

    “没什么,老师你怎么醒了,难道你好了吗?”

    小阳摇了摇头,故意说道,“好不了了。”

    “对不起,小阳老师,是我昨晚太任性了,我不知道你有那么重大的责任,我还——”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必自责。”

    他们静静的看了一会下面穿蓝色制服的工人的施工,天色变得很快,马上又要到黄昏。

    “森去哪了呢?”

    “他去上学了。”

    “啊,他去上学了。”战和平感到很好笑,“难道这里也有学校吗?”

    “嗯,这里女孩子都是有家庭教师的,在家里学习,男生都得去学校上课。看,他回来了。”小阳指着楼下。

    战和平看到森穿着蔚蓝色的校服上衣,开着拉链,里面露出黑色衬衫下面是黑色的裤子,他背着书包揣着裤兜,饶过了施工的土坑。

    战和平看着森的样子非常高兴,她欣喜的看了小阳一眼,仿佛是让他也看看森的样子是多么可爱似的,只是她没想到小阳对森的打扮早已习以为常。

    “你就真的那么喜欢他?”小阳问道。

    “是啊,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不过请你不要告诉他。”

    小阳嘲讽的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再次回到床上躺下。战和平出门去迎接森。

    森把她拉到自己的家里,他二弟和他的朋友都在,他们只当谁也没看见谁,兄弟二人的关系好像并不怎么亲密。

    在森的屋里。战和平对此也习惯了。她问道,“为什么你和你二弟的关系看起来好像不怎么亲近的呢?”

    “这里的人都是这样,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没有所谓的亲密关系,或者也可以说亲密关系很淡薄。但他是个例外,他不知从哪找到的人,总是带一大帮人在自家玩。”森说。

    从森传达给她的微少的信息她可以感觉到,家人只是单纯的血缘关系,是按这个世界的规则住在一起的,结婚只是以生育为目的的结合,但并不是亲密关系。他们的亲密关系这个概念很淡薄,很不受重视。这让战和平感到多少有些恐惧。

    小阳说,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是为他没有亲密关系这个念头,因为他是这一星球上的人,在这个规则之下,而我是地球上的人。

    她的鼻子又有些发酸。所以森要她,只是身体上的需求?那他为什么会关心她,昨晚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救她?

    森,你到底爱不爱我?

    她不敢问出来,她就是因为这个才来到这里的,如果森简单的回绝了,那她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而她又不能像那么容易来到这个星球一样,在那么容易的回到地球上去。

    之后她要走,森也没有送她。她回到二楼的公寓里,小阳坐在床边,抱着双臂,“回来了,和森见面了?”

    “是。”

    “看你的表情,像是明白了一些东西。”小阳打趣道。

    战和平有些好奇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不能做到的事情,你却知道?”

    小阳笑了。她这是第一次看到小阳真正的不带嘲讽的微笑,的确有些魅力。

    “因为我和你一样,本来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

    “什么?”

    小阳看着她吃惊的表情,感觉很好玩,“你有没有想过,我是第二等级的生命,可是他们这里的人,和你一样,是连第一等级都算不上的人类。”

    战和平突然想问,“我和他们不是一个星球的,我是地球人,那我和这里的人谁的等级更高?”

    “笨啊!”他扶住额头又摇摇头,很想敲她一下,但是忍住了,“自然是这里的人的等级更高!”

    战和平不满意这个答案,“为什么?”

    “你们地球人顶多只是有高科技,而这里的人已经有低等级的术力了,也就是能够用初级意念做事。他们的进化比你们的全方位的都要高。”

    “可是你不感觉到这里的世界很危险吗?我们地球可是要比这里和平的要多很多!在地球上是人类主宰地球的,没有任何的生物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除非人类自己互相残杀。”

    小阳走到窗户边,看着下沉的夕阳,说道,“和平也正是你们是最低等级生命的证明。因为宇宙的法则——是战争。”

    “我不服!”在外星球她听到有贬低地球人的话,很不开心。战和平走到他身边,向上看着他,“你不许这么说我们地球人。即使我们是最低等级的吧,但那里也比这里要好,至少要安全。”

    “所以,你想回去么?”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老是问她这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