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旧没有人欢迎和迎接这个新朋友的到来,自己直接自动入坐就好,这是这个party惯常的旧历。这很好!如果他们欢迎她,那她还真有些不大自在。

    桌子上陈列的食物丰盛繁多,从首络绎不断的连接到尾,虽大部分都是她不曾见过的,但还是能感觉的出来这都是最顶尖美味的食物。虽然食物在美味,人们的兴趣也不大。

    她看着在直角顶端的坐着的温如萍和她母亲,她母亲喂她吃着什么,好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她来到这里了一样。那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了,温如萍并不会对付她,她会暂时是安全的。

    小阳坐在椅子上靠墙,拿着一双白玉象牙筷子在专注的把玩,他应该是不吃饭的。开红一会走到这个朋友那里与他聊两句,一会跑到那个朋友里给他倒饮用水,之后回到他的座位处与他旁边的两个人猜拳。

    森在她旁边默默的吃着饭,听着他齿缝里因咀嚼发出的细小声音,她也很安心的开始吃了。正吃着,一双筷子放在她碗里一颗西蓝花,她顺着筷子尖看过去,森也在吃同样的食物。

    “这是我做的,你尝尝看怎么样。”森说。

    战和平怀着无比幸福的心情咬下去,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吃!好吃!”

    森微微笑了一下,小声说道,“看来做的很成功。”

    战和平还沉浸在森的微笑里,自己也开心的不行,但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啪——”一声断裂,森和开红与他的两个朋友同时看向小阳,那双白玉象牙筷子被小阳折成了两半。

    小阳站起来,“你们先吃吧,我回去了。”

    “好。”温如萍答了一声,她知道小阳一向不吃任何东西,坐着也是无意。

    小阳走的背影不似往常稳定,这是客厅里的人都有目共睹的。他关门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有人问开红,“他怎么了?”

    开红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外面依旧大雨淋漓,窗帘被吹的飘动不停。

    夜深。屋里很亮,但在外面是看不到光亮的,这是温如萍让小阳帮忙设置的。

    人们渐渐的开始安静下来。开红的朋友们也都不在与彼此交谈,自顾着自己的事情。森也回房间了。她看着森回去的背影,很不舍,但也没能说出口什么!

    她回头看到温如萍在与她母亲悄声嘀咕什么话,后来她母亲就回房间了。看到他母亲回去,战和平有一种本能的预感,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她打算走时,温如萍拿着一个酒杯过来了。“先别走,叫你来都还没有跟你说话,怎么就能走了呢?”温如萍的脸有些红红的,看起来有些微醺。

    她右手从战和平右脸伸过,胳膊缠住她的头,使力,把一整杯白酒给战和平灌了下去。

    战和平被呛的直咳嗽。“你怎么能这样!咳——咳——”头好晕。

    “我怎样?我在怎么样也没有你卑鄙。”

    果然,温如萍还在记恨她。她看着客厅里其他的人,这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现在清醒的人只有她们两个。

    温如萍又在倒酒!“住手!住手!”战和平想使用意念制止她,可是没有用,一点也使不上力。只能任由她接着又给自己灌了一杯之后倒地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战和平醒来后发现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但是又有些眼熟。突然想到他有可能是开红的其中一个朋友。

    她与此人都是赤身,共用了一个被子,不过身体却没有碰到,中间还有很大的空隙。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战和平不敢说出声,怕吵醒身边那个人后会很尴尬。她知道自己和他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过是在一张床上睡觉而已,只是都还没穿衣服。

    她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窗外是一片黄灿灿的沙漠,得赶紧离开这里,因为按照接下来的剧情,一定是——

    果然,战和平还没有下床,门就突然被打开了。

    小阳,温如萍,开红和他的一大帮朋友,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最后一个人的眼睛——森。

    战和平非但没有急忙解释和羞愧不已,反而笑道,“各位,这应该不用我解释吧?”糟了,她发觉这话说的有点不太对劲。

    “不用你解释。”小阳抱着双臂靠在墙上,战和平本以为他还是明白她的,只是后来小阳又说道,“因为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

    她真想吐一口老血。“别开玩笑,小阳,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小阳摊开双手,表示不再说什么。

    开红走到他们床边坐下,叫醒了那个男孩。那个男孩醒后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开红对他说道,“如果你们要住旅馆就住旅馆吧,干嘛不告诉我们一声,还让我们这么担心!咋了,好事还不想让我们知道啊?”

    “开红,你立马给我滚出去!”战和平被他给气的半死,指着门口说道。

    “恼羞成怒了!想过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可惜被我们这一大帮人给搅和了——”

    “开红闭嘴。出去!”小阳也说道。

    那个男孩穿好衣服,和开红还有他们的一帮人都出去了。

    他们那一帮人走后,空间明显大了许多,只剩下了小阳,温如萍和森。她不敢看向门口,怕看到她刚才第一眼就看见的那个阴沉的眼神,之前他们开门后战和平看到的小阳和开红他们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因为她的眼睛只是看向了最后的那个人的眼睛。

    安静了下来,温如萍平静的还带着天真的口吻说,“和平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之前明明和森在一起,可是现在又和开红的朋友睡在一起了,真是水中扬起了浪花啊——”之后又小声的吃吃笑着。

    战和平根本不去理她,只对森说道,“森,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心明如镜的人,希望你不会通过表面的现象做出你的判断,虽然我知道你眼里容不得沙子,可是你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如果你不希望我追究温如萍,我便不追究。只求你,别那么看着我……”她说道最后,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她知道森心里很清楚这都是他妹妹故意办的恶作剧,只是事实就是事实,她和另外一个男的赤身在床上躺着睡了不知多久,他很明白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温如萍还想说什么,只是被小阳打断了,“我们先出去,我有话要对你说!”小阳的口气有不容质疑和拒绝的硬气,而且也丝毫没有给温如萍留面子。

    她本想好好的让战和平出丑,这里还有她的两个哥哥,小阳又曾经是她的老师,所以她觉得他们是一定会原谅她的,她以为无论她在怎么闹,或有多过分,他们都会原谅她不与她计较……

    只是,她没猜到小阳真的可能有些生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