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昂离开屋子,命令把屋子锁好,任何人不得进入,并且门外有侍卫把守。

    叶昂又立刻前去牢狱,准备把叶桑也给除掉,否则知道那两个女人的死后,他肯定会给自己找麻烦。

    龙珊还在狱中守着叶桑,叶桑胸前被烧红的铁鞭打了一道很深的伤口,龙珊在与叶桑敷药。

    “叶昂哥哥,我觉得你这两天是真有些与众不同,我首先很欣赏你的与众不同,其次马上就快到我生日了,你准备要送什么礼物给我?你还记得你上次给我送的是什么吗?”

    龙珊这是在套他话!叶桑想,看来她已经怀疑他了,如果回答的不是她问题的答案,或有一点模糊不清的意思,那么龙珊肯定会察觉。更不能迟疑,于是叶桑就破罐子破摔,“我不清楚了。不过这次你想要什么礼物,只要我能办得到我一定给你。”

    龙珊有些伤心的微笑,“看来叶昂哥哥真的是连我的生日都记不得了,您忘了,我其实与您同一天生日,只不过您比我大两岁,我们的生日还有好几个月呢。不过也没事,我只想知道您到底是谁?”龙珊摸上叶桑的脸颊,“也没带人脸面具。”

    “我是叶昂的孪生兄弟,叶桑。”叶桑老老实实的回答。他实在是失策,近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实在弄得他身心疲惫。

    “原来如此,我说为何如此之像。那么叶昂哥哥是扮成落星的了?”龙珊向后转头,一眼看到藏在牢房转角处正在偷看的叶昂。

    叶昂走出来,脸色是他平时一贯带有的冷漠表情。

    “龙珊,你先离开。”叶昂直接命令,丝毫没有表示想在与龙珊多说话的意思。

    龙珊很纠结,她很想在与叶昂多说几句,随便什么都可以,只是不希望他把她拒之千里,所以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叶昂冷言,“阿捷是王后的表亲,只是身份一直未曝光罢了。还不走!”

    “谢谢,叶昂哥哥。”龙珊不得不离开,她不想惹他生气。但他能说出这一点来,首先他远比他表面看上去要强的多,其次,她终于找出了细作是她最信任的人阿捷,但其实找出来也没有多大作用,因为提防细作,也只是为了能够与叶昂相处时不被发现,可是她感觉以后或许不会在轻易的与叶昂坐在一起普普通通的吃饭了。

    龙珊离开后,叶昂迅速的塞进叶桑嘴里一颗药丸,令他吞下,不过叶桑吸进鼻子里,未被叶昂发现。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桑道。

    叶昂转身,“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已经不打算在用你,留着你也没有用处。”

    叶桑使劲晃动身上的铁链,可是叶昂又把铁链加固了一些。

    “你把她们二人怎么了?你快说,你这个逆贼!”叶桑有不好的预感。

    叶昂实话告诉他,“本来今天就该给她们二人续命丹,但因为你的原因,我不打算给她们,按照现在的时辰计算,正是她们归西之时。我也与她们说了,让她们的鬼魂直接来找你叶桑索命就是,因为主要原因还是你害死她们的,与我叶昂无关。”叶昂说罢直接离去。

    叶桑在使劲的晃动自身的铁链,把药丸吐了出来,但还是感觉自己的头很晕,虽然未吃进肚子里,还是沾上了一点药效。他努力的使自己保持清醒。他不愿失去风铃。

    他害怕失去她,如果失去了她,那么他的生命中就再也没有和煦微风,没有太阳,没有温暖,没有诗意,又只剩下在没有她出现的以前那种颓废和放荡的冰冷生活,无聊乏味,精神困顿找不到出路,浑浑噩噩的混日子。

    他不想那样。他宁愿代替风铃去死,他也不愿意独活。

    “叶昂——叶昂——我可是你的亲兄弟,你不该这么对我!”叶桑痛苦着大喊。“叶昂—你回来——”

    可是叶昂早已离开。叶桑慢慢的垂下头,快要昏睡过去。

    在意识模糊之际,感觉有一人快步的跑到他身边,在拍他的脸颊,“快醒醒,千万不要睡着,否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龙珊的呼唤把叶桑拉回了现实,他一看是龙珊在自己眼前,知道自己还会有救。龙珊快速的把他捆绑在柱子上的铁链移除,叶桑倒下,龙珊背着他出了牢狱。

    一路上都有叶昂的手下阻拦,可是全被阿捷给杀了。龙珊回去后直接挑明阿捷就是细作的事实,而阿捷也与龙珊也有感情,希望龙珊原谅并留她在府中,因为阿捷知道自己也只是王后的棋子,王后性格粗暴,并且年岁已高,跟着哪个主子有前途她还是分得清楚。

    龙珊又带着阿捷快速返回牢狱,给她将功补过的机会。狱中的卫兵虽然本领也高强,可是比起公主府的大管家来说还是稍逊一筹。

    龙珊带着叶桑秘密的返回公主府,把他放到自己的房间,龙珊医术精湛,知道叶桑中的是蓝烟的毒,这种毒药功效快,毒性强,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就能够完全把人毒死。

    她感觉叶昂这样对自己的亲兄弟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叶桑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在公主喂了他几口药后他才彻底醒来,“谢谢你龙珊,你果然如外界传闻一样,聪慧厉害,又明事理,是个真正公主该有的样子。”叶桑真心夸道。

    龙珊笑,“你都这样了,还不忘夸我,是不是平常的时候总是这样恭维女孩子。”

    叶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是真心的,毫没有恭维的成分。我可以发誓。”

    “好了。先喝药,不要多说话。”

    叶桑直接端起碗一口把药吞下,龙珊说,“这药很苦的!”

    “公主我求你一件事,务必要答应我!”

    “好,你说。”龙珊看在他是叶昂兄弟的面上才救的他。因为叶桑把真正的叶昂给暴露了,让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叶昂出现在国王王后面前,她有预感叶昂会对叶桑下手,因为在叶昂与她说话时她感到他就带着杀气,所以在离去后,马上把阿捷带过去,希望可以抵挡一阵。

    可是自己把叶桑从牢里带出来后,想必叶昂肯定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叶昂亲自把自己的孪生兄弟给杀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