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38章丧家之犬
    肖致远沉声说道“浩轩,你可帮了我大忙了,谢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改天再聚!”

    朱浩轩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心里也很高兴,不过脸上却丝毫也没有表露出来,冲着门口扬声说道“,肖秘书慢走,我这还有点事情,就不送您了,改天再请您来网监大队指导工作。”

    肖致远听到朱浩轩的官话、套话以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对方的用意了。朱浩轩把他今天过来的事说成指导工作,如此一来,即使有人听去,也不会有丝毫怀疑。看来经过那天晚上的吃饭之事后,朱浩轩也注意到了这些细枝末节,这对肖致远而言,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

    通过金荣华和曹庆荣的交往,肖致远意识到要想在官场有所作为,必须做到两点,一、想方设法的融入到大大小小的圈子中去;二、培养嫡系人马,关键时刻能祝你一臂之力的那种。

    以肖致远和朱浩轩之间的关系,朱将成为他的嫡系毫无疑问,现在看见朱浩轩能主动学习提高自己,肖致远心里自然很是开心。

    体制内的许多人总是抱怨领导任人唯亲,孰不知,那些被领导认为“可亲可信”的人,许多时候都付出了比一般人要多得多的努力。就拿肖致远和朱浩轩来说,两人之间虽是铁哥们,但朱浩轩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话,肖致远也不会有将其当成嫡系的念头。

    机会永远只垂青有准备的人,一旦机会出现的话,一定要想法设法的抓住,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可就再也没有这个店了。

    肖致远和朱浩轩告别后,驾驶着捷达车出了公安局的门以后,才松了一口气,又往前行驶了一段以后,他将车停在了一边,拿出手机给白倩梅打了过去。白倩梅很关心这事,有结果了肖致远当然要在第一时间和她联系。

    电话接通以后,李倩梅听肖致远说,人找到了,东西也拿到了,心里很是开心。当肖致远问怎么给她时,白倩梅却说暂时先放在他这儿,她现在正在海南旅游呢,烟草专卖局集体组织的,等回去以后,再和他联系。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一阵失望,他本想借助将视频给白倩梅的机会和她重温旧梦,谁知她却外出旅游去了。

    白倩梅听出肖致远言语间的失落,压低低声对着手机说道“等姐回去好好奖赏你,不过你可千万不能看那视频。”

    “梅姐,你放心吧,我绝对不看。”肖致远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我已经看过了,自然不用再看了。

    “那好,我一回去,就和你联系,拜拜!啵!”白倩梅娇声说道。

    肖致远还没回过神来,手机里便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没约到白倩梅,肖致远心里有几分闷闷不乐,刚准备上楼,恰逢李若青从楼上下来,看到肖致远以后,她当即热情的招呼道“致远,你去哪儿了,我刚准备给你打电话!”

    “青姐,有事?”肖致远在问话后,悄悄抬眼打量了一眼李若青,两条美腿在黑丝的映衬下,直逼人的眼,胸前的两座山峰将紧身羊毛衫撑的鼓鼓的。

    李若青笑答道“一定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呀,我包了你喜欢吃的芹菜猪肉馅饺子,一会过来吃!”

    肖致远听后,连忙道谢。李若青见状,娇声一笑,下楼扔垃圾去了。

    肖致远本还为晚饭的事伤脑筋了,这下好了,回到家以后,打开电脑开心的玩起游戏来。不知怎么的,玩游戏时,肖致远的手气好的不行,无论斗地主、2d台球还是四棋,都连战连胜,乐的其合不拢嘴。

    正当肖致远准备新开一局四棋时,李若青突然在门口招呼道“致远,过来吃饭了,顺便帮u盘带过来,帮我重装一下系统。”

    肖致远听后,应了一声以后,关闭了电脑,顺手将u盘装进了衣袋里。

    上学的时候,肖致远就对电脑比较感兴趣,重装系统什么的对他来说,小事一件。就连朱浩轩初到网监大队时有不懂的地方,也打电话向肖致远请教。

    肖致远过去以后,李若青的饺子已经下锅了,片刻之后,热腾腾的饺子便上桌了。吃完后,李若青忙着洗锅抹碗,肖致远则帮她将电脑重装系统。

    电脑在书房里,肖致远在装电脑的同时,不时将头探出来悄悄打量背对着她的李若青。看着裙裾之间的美腿和香臀,肖致远的心头顿时涌起一股难以抑制之感,恨不得将眼前的尤物拥入怀中。

    叮铃铃、叮铃铃,就在这时,电脑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肖致远吓了一跳,立即伸手将其抓在手中,当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时,他更觉得羞愧难当。

    电话是肖致远的小,李若青的老公——汪强打过来的,一分钟之前,他还在想对方老婆的心思,对方随后电话便打了过来,这让肖致远很有几分做贼心虚的感觉。

    “喂,强哥,啥事?”肖致远压低声音问道。

    汪强没有正当职业,整天沉迷于赌博,为此,没少和肖致远借钱。这时候给他打电话十有不是什么好事,肖致远刻意将声音压低,免得被李若青听见。

    “致远,你在哪儿呢?”汪强在电话那头疾声问道。

    “我在……”肖致远说到这儿,愣了愣,随即改口说道,“我在外面吃饭呢,有事?”

    “你快点到汽车大站来,十万火急!”汪强在电话那头火烧火燎的说道。

    “现在呀?”肖致远犹豫道。

    “对,现在,好兄弟,你一定要过来,否则,这辈子你可能再也见不到哥哥我了。”汪强在电话里猛打悲情牌。

    肖致远听到汪强的话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当即对着手机说道“行,我这就过来!”

    问清楚汪强在车站的具体位置后,肖致远便挂断了电话。

    “青姐,那什么,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肖致远走到客厅对在厨房里忙着洗锅刷碗的李若青说道。

    李若青并不知道她老公给肖致远打电话,听到肖致远的话后,下意识的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连忙用抹布轻擦了一把手,转过身来,关切的说道“行,天晚了,骑车慢点!”

    肖致远轻点了一下头,便抬脚往门外走去。

    长恒县有两个汽车站,南站的车都是开往外地,长恒人将其称为大站,北站则是往各乡镇的车,俗称小站。

    二十分钟以后,肖致远驾驶着捷达车出现在了汽车南站,停好车以后,径直往站内走去。

    汪强之前在电话说他在候车厅的最靠里的一排座椅上,肖致远径直走了过去,却现那座椅上空无一人,将偌大的候车大厅仔细搜寻了一遍也没现对方的人影。

    眼看车站就要关门了,而肖致远却始终没有见到汪强的人影,这使他的心里产生一种不祥之感。

    肖致远拿手机刚准备拨打汪强的号码,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音,“致远,这儿,过来!”

    肖致远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紧邻着厕所的吸烟室里探出一个头来,正是汪强,他连忙抬脚走了过去。

    车站里虽有禁止吸烟的警示牌,但却没人把它当回事,候车大厅里正如烟雾袅绕,这吸烟室也就成了摆设,肖致远压根就没想到汪强会藏身其中。

    “强哥,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肖致远走进吸烟室后,见汪强衣衫褴褛,脸、手和脖颈有多处淤青,看上去像刚从难民营里逃出来的一般。

    “不说了,一言难尽,哥这次是栽了,我得出去避避风头,对了,你身上有钱吗,借我点!”汪强急切的说道。

    汪强和肖致远借钱的次数多的数不清,并且从来都是有借无还,肖致远对此很是无奈,不过只要身上方便,他从没说过一个不字。

    “给,我身上就只有这么多!”肖致远将身上的钱全都掏了出来,只留了点零钱,其他的全给了汪强。

    汪强接过钱将其胡乱的往衣袋里一塞,沉声说道“好兄弟,明天往我卡里打五千块钱,等哥回来一并还你,这……这次的事情惹的有点大,一时半会只怕是回不来了,你嫂子那边帮哥照料着一点。”

    肖致远听汪强说的如此煞有介事,沉声道“强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说清楚,我不会寄钱给你。的”

    汪强见肖致远的态度很坚决,只得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三天前,一个赌友说带他去参加一个大的场子,谁知这货事先便和放高利贷的约好了,狠狠坑了他一把。

    汪强一怒之下,勾搭上了高利贷的那家伙的老婆,结果被人家堵了个正着,狠狠收拾了他一顿以后,便将其关了起来。谁知那女人对他却亲眼有加,乘她男人喝的酩酊大醉之机,悄悄将汪强放了出来。

    那放高利贷的叫沈飞虎,长恒城北的老大,道上人都称呼他为虎爷。

    汪强自知得罪了他没有好果子吃,找肖致远来借点盘缠准备跑路,一时半会很难再回来。

    “兄弟,拜托了,明天一定要把钱打到我的账号上,车就要开了,我走了!”汪强说完这话后,如丧家之犬向着缓缓开动的末班车飞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