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111章复杂的局势
    此时,肖致远的身后跟着有十来号人,不光没有人窃窃私语,就连脚步声都轻得可以忽略。由此可见,他刚才那招不光让书记大人无语,而且也镇住了一些牛鬼蛇神,至少让他们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会议室里已经坐着二、三十号人了,可见为了迎接肖致远上任,沂水乡党委、政府两边的人全都出动了,有资格到门口迎接的基本都是党委委员级别的,在会场里等着的则是普通干部和工作人员。

    肖致远对于此情况倒是见怪不怪,在乡镇一级,党委和政府之间的工作好多都是重合在一起的,遇到重要事情的话,基本都是一起出动,用体制内的言语来说,这就叫分工不分家。

    会场里开始是叽叽喳喳乱哄哄的,从冯宝山陪着张常财进入会场以后,立即安静了下来,不少人看到冯宝山阴沉的脸,下意识地挺胸收腹,如小学生一般,将身体坐得笔直的。

    当看到紧跟在二人身后的肖致远,众人都有点迷糊了。大家都知道今天将有一个新任的党委副书记走马上任,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和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联系起来。

    以往下来挂职锻炼的干部中,他们也见过年轻的,但那至少也三十岁开外了,眼前的这位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吧,这人怎么会是乡里新晋的党委副书记?

    由于不少人心生疑惑,本来安静异常的会场里顿时又变得嗡嗡的起来,冯宝山见此情况,冲着众人狠狠地一瞪眼,但效果却很不明显。

    由于感觉到现场的气氛不太对,冯宝山便决定采取战决的方案。他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张常财,随即便请张副部长宣布县委对肖致远的任命。

    当张常财宣读完任命肖致远为沂水乡主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以后,现场则是一片哗然,有几个含春少女的目光则热切地定格在了肖致远的身上。

    尽管冯宝山很不情愿,但他还是对着麦克风说道“下面请小肖书记为我们讲两句,大家鼓掌欢迎!”

    听到冯宝山的这话以后,张常财有点不乐意了,心里暗想道,冯宝山,你这可就有点太过了,刚才那场合,你说一声小肖书记倒也罢了,现在当着众人的面,竟还这样,这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若是惹毛了这位小肖书记,他再叫你一声老冯书记,到时候看你的脸往哪儿搁!

    这次,肖致远并没有和冯宝山较劲,虽然对方安的什么心,他一清二楚,但这是他正式步入仕途以后的第一次讲话,他可顾不上和这老家伙勾心斗角。

    他轻轻拨弄了两下黑色的麦克风,轻咳了一声,然后大声说道“张部长、冯书记,沂水乡的同志们,很高兴来到这儿和大家共事,以后,在工作中有什么不到之处,烦请诸位帮我指出来,我一定及时改正。刚才,冯书记称为小肖书记,我听到这独特的称呼很开心,冯书记这是提醒我,作为年轻人,要多向大家学习,我一定牢记在心,下面,我简单地讲两个问题,第一……”

    会议结束以后,肖致远和张常财一起去了党委书记的办公室。两人虽然都一点也不愿进冯宝山的办公室,但此刻他们除了去那儿,还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肖致远注意到跟他们一起过去的还有三个人,分别是人大主席宋庆强,纪委书记李健和组织科长张家林。肖致远注意到其他两人都是自然而然跟过来的,而张家林则是得到冯宝山的招呼以后才过来的。

    组织科长虽然也是镇党委委员之一,但排名相对却较为靠后,这也和其职责相关,试想一下,就一个乡镇而言,有多少组织工作可做呢,再说上面还有副书记、书记层层把关,轮到他做主的事情则是少之又少了。

    宣传科长的情况也大同小异,甚至比组织科长还不如。

    对于冯宝山的这一反常举动,肖致远当然格外留心。从两人刚才第一次见面起就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感觉,他当然得多留一个心眼。

    几人入座以后,只见有个三十岁出头的漂亮少妇前来端茶倒水,肖致远记得之前冯宝山介绍对方应该是党政办主任贺凌香。当看到女人扭动着柔软的腰肢,眉目含情、轻声软语的和张常财交流时,肖致远暗暗提醒自己,这女人不是善茬,以后尽量离她远一点。

    不知是对贺凌香的表现不感冒,还是觉得张常财有喧宾夺主之意,冯宝山有意无意地轻咳了一声。

    肖致远注意到贺凌香听了这声咳嗽以后,立即冲着张常财抱歉一笑,转身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去。她在坐下身子的同时,给了冯宝山一个白眼,然后就撅着小嘴,蹙着眉,很是不爽地坐在一边。

    肖致远感到这女人还真是奇葩,就算你要卖弄风骚,也没必要急在这一时半会,这未免也太有点明目张胆了。

    经过一阵闲聊以后,肖致远终于知道冯宝山让张家林留下来的原因了,原来他竟是张常财的亲弟弟。肖致远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张常财也是沂水乡人,虽说在此之前,冯宝山的言语之中已经若有所指,但这会才算是确认。

    搞清楚这个问题,对于肖致远来说,非常重要,他现在终于明白在来时的路上,张常财提点他的原因了。张与冯之间不对付,他想通过自己打击对方,但考虑到冯宝山在沂水乡的势力太过强大,担心自己一头扎下去,被对方吃得连渣都不剩,所以才特意交代了两句。

    这是肖致远从眼前的情况分析出来的结果,至于说这当中是不是有其他原因,比如张常财身后是不是还站着其他人,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虽说肖致远很不喜欢这种做棋子的感觉,但眼下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一方面,他对于南兴县和沂水乡的情况一无所知;另一方面,冯大书记对其虎视眈眈,从今天一见面的下马威就可以看出。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情况,肖致远眼下只得先与张常财虚与委蛇,以此来和冯宝山周旋。他只要和张常财建立了联系,这位组织科长一定会成为他的盟友的,这对于他在沂水乡打开局面是非常有帮助的。

    打定主意以后,肖致远则有意和张家兄弟谈笑风生起来。他在做出这个举动的同时,也没忘打量乡里另两位重量级的人物人大主席宋庆强和纪委书记李健。

    宋庆强的年龄和冯宝山相仿,此刻正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态度,不时端起桌上的白瓷茶杯轻抿两口茶水。

    李健则刚刚四十出头,头用啫喱水打理得一丝不乱。肖致远不禁有点为那只在众人眼前飞舞的苍蝇担心,要是一不小心落到他的头上的话,轻则骨折,重则一命呜呼。

    肖致远注意到看到他的表现以后,李健很是不安地往冯宝山的脸上看去,甚至有几次想出言打断他与张常财之间的交流,但话到嘴边以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通过一番观察,肖致远的心里有数了,眼前的这几个人当中,李健和贺凌香是冯宝山的铁杆,人大主任宋庆强的情况暂不清楚,他就算与冯有关系的话,也大多是合作关系,和李、贺两人有着本质区别。

    到饭点以后,冯宝山便起身招呼张常财、肖致远一起去吃饭。

    肖致远在往前走的过程中,宋庆强慢慢的站起身来。宋庆强刻意迟一会起身,就是不想和肖致远争先后。按照党委排名来说,人大主任确应该在副书记的前面,毕竟是三大班子的老大之一,但老王显然没有那个心思,再加上肖致远今天新官上任,他不想给对方心里添堵。

    肖致远见此情况,停住了脚步,笑着对宋庆强说道“宋主任,您请!”

    宋庆强听到这话以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申请,不过随即就恢复如常了,冲着肖致远轻点了一下头,抬脚往门外走去。脚步明显较之前要轻快了许多,由此可见他此时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肖致远本以为在乡政府的食堂用餐,刚才进门的时候,他可是看到两个食堂师傅用三轮车运着菜往食堂方向去的。

    谁知,冯宝山却领着众人径直往漆着银灰色防锈漆的铁栅栏制成的大门外走去,穿着马路,直接进了斜对面的一家名叫凌芸酒家的饭店。

    肖致远注意到在饭店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上身穿短袖衬衣,下身则是黑色短裙,腰间配以白色的金属腰带,倒也算协调。

    走到近前一看,肖致远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党政办主任贺凌香很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两人笑起来简直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后来,肖致远得知姐妹饭馆的老板娘确实就是贺凌香的妹妹,名叫贺凌芸。女人虽说长相不错,也很会穿衣打扮,但她留给肖致远的第一印象却很不好。这和贺凌香把众人迎进饭店时,冯宝山的手有意无意轻搭在她的腰部有很大关系。

    见此情景,肖致远的心里就不由得产生一个疑问,难不成眼前的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都和乡党委书记冯宝山有关系,那样的话,他也有点太明目张胆了,就真不怕有人以此为借口动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