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373章对号入座
    从6绪荣的角度来说,他对办公室主任齐一飞还是有几分感激的。严格说来,对方是他的主管领导,但齐主任不但没有任何架子,反倒很给其面子。不但亲自驾车去沂水将其接过来,更帮其安排办公桌椅以及食宿,很少见到如此贴心的办公室主任。

    6绪荣心里很清楚,齐一飞这么做并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其身后的老板面子,不过他作为当事人理应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听到齐一飞的话后,6绪荣连忙在电话那头答道“齐主任,您好,什么事请说!”

    6绪荣再给肖致远做秘书之前,只是个小教师,他对于自身的角色定位是非常清楚的,故而待人接物、处人遇事都是非常低调。齐一飞更是其主管领导,更是给足了其面子。

    齐一飞听到6绪荣的话后,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当即便压低声音说道“6老弟,我听说局长之前开会时说,局里将要成立一个新的安全保卫科,是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在官场中,更是没有能保守得住的秘密,6绪荣对此已习以为常了。听到齐一飞的问话后,当即便开口说道“是的,齐主任,怎么,你不会对那感兴趣吧?”

    6绪荣这话完全是和齐一飞开玩笑的,办公室主任可是实权部门,至少能在领导跟前多点露脸的机会,他怎么会对那个鸡肋一般的安全保卫科长有意思呢?

    齐一飞打电话给6绪荣的目的便是探听一番虚实的,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说道“老弟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对那……那个感兴趣呢,只是觉得好奇,这才打听一下的!”

    6绪荣听到齐一飞的语气很是慌乱,当即便开口说道“齐主任,我只是开句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吧!”

    “没……没当真,那什么,我先挂了,改天我请你喝酒!”齐一飞心不在焉的说道。

    “齐主任客气了,改天我请,再见!”6绪荣不动声色的说道。

    6绪荣后面到底说了些什么,齐一飞压根都没听得进去,他只觉得头脑中晕乎乎的,如有数十只小蜜蜂在里面飞个不停似的,嗡嗡作响。

    挂断电话之后,齐一飞瘫坐在椅子上,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浑身像虚脱了一般半两力气也没有。他由于不死心,这才给6绪荣打电话的,想不到这个电话不打还好一点,一打问题反倒更大了。

    下班时间到了之后,齐一飞还瘫坐在老板椅上,如被抽了筋的小龙虾一般毫无半点生气。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楼下已响起了门卫关门的声音,齐一飞这才站起身来步履沉重的向着楼下走去。

    门卫看见齐一飞从楼上下来,忙不迭的上前打招呼,“齐主任还没走呀,工作要忙,身体也得注意呀!”

    齐一飞听后,心里更为沉重了,连一个小小的门卫都知道巴结领导,他又如何能不知道呢?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不想去巴结局长,而是人家压根就不鸟他,这让其一点办法也没有。

    自从传出肖致远要出任财政局长的消息之后,市委一秘郑御兵和公安副局长孙建军便让他请吃饭了。今天晚上,他便约了这两人,外加南丰镇长岑益丰和卫生副局长唐灿华,五人这场酒喝的天昏地暗。

    撇开其他人不说,肖致远都觉得头脑中晕乎乎的,走路都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本来这样的聚会应该还有财政副局长牛方觉,但在席间却没有一个人提及这个人名。官场便是这样,人在人情在,人都被纪委拿下了,人情自然也就不在了。

    五人当中,郑御兵的状态比肖致远还要好,并不是他的酒量大,而是喝到中途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他便高挂免战牌了。

    肖致远隐约猜到给郑御兵打电话的十有是他的便宜大姨子——贺凌香,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展的很稳固,否则,不会在工作日的晚上都幽会。

    尽管猜到了这点,但肖致远却并未点破。虽说这在官场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大家心知肚明便行了,说破了便是你的不对了。

    尽管喝了不少酒,肖致远依然坚持将四人一一送上车,这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肖致远让出租车直接将其送到楼下,付了钱之后,这才推开门下了车。

    “今天真是喝多了,下次可不能再这么喝了!”肖致远在自言自语的同时,抬脚向着楼洞走去。

    刚走了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招呼,“局……局长,您好,我有……有点工作想向您汇报一下。”

    说话之人正是办公室主任齐一飞,为了向肖致远“汇报”一下工作,他在这儿足足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下班回家之后,肖致远越想越不放心,最终决定来向局长“汇报”一下工作。临出门之前,齐一飞特意和老婆要了家里的存折。老婆虽有几分不愿意,但涉及到丈夫的职位,她也不敢怠慢,一脸郁闷的将存折递给了他。

    肖致远喝了不少酒,走路本就很是费劲。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将其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见是齐一飞,当即便怒了,沉声喝道“明天到局……局里再说,这……这么晚了,汇……汇报什么工作呀,真……真是的!”

    说完这话后,肖致远一脸不快的转过身来向着楼梯口走去。

    齐一飞本就对肖致远心生畏惧,听到这话后,心里更是担心的不行。看着局长略显踉跄的身影,长出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硬着头皮说道“局……局长,我只需要五……五分钟,哦,不,两分钟就行!”

    为了能保住屁股下面职位,齐一飞也豁出去了,肖致远虽已面露不耐之色,但他还是得坚持让其给他两分钟。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转过身来,睁着朦胧的醉眼直视着齐一飞。

    齐一飞看见局长如杀人一般的目光,只觉得后脊梁冷汗直冒,低声解释道“局……局长,那什么……,我只是想……”

    在家里的时候,齐一飞便想好了一套说辞,不过这会当着肖致远的面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尽管喝了不少酒,头脑中晕乎乎的,但肖致远对于齐一飞的来意还是非常清楚的。他本想训斥一下狠狠训斥齐一飞一番的,不过这会头疼欲裂,实在没有火的气力了,当即便沉声说道“行了,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了,回……回去吧!”

    说话的同时,肖致远一脸不耐烦的冲着齐一飞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人。

    齐一飞见此状况后,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身体猛的一晃,有种立足不稳之感。他有心想要再争取一下,但想到肖局长之前一脸不耐烦的神色之后,最终没敢再开口说话。

    看着肖致远的身影在楼梯拐角处消失,齐一飞有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慌乱的抬脚走向了停在不远处树荫下的摩托车。

    肖致远在家门口站定之后,掏出钥匙,一连对了数下,才终于将其投进了锁孔里。打开门之后,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番,这才伸手打开了灯,顺手关上门之后,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沙前,一屁股坐了下来。

    “姓齐的还真是会对……对号入座,这事和他并无半点关系,却非要往自己身上……套,呵呵,真是有……有意思!”肖致远自言自语道。

    虽说喝了不少酒,但肖致远的头脑还是庆幸的,否则,便不会说出上面的这番话来了。

    齐一飞若是有顺风耳的话,听到肖致远的这番话后,便不会夏吃萝卜淡操心了,遗憾的是,他没有。

    第二天,齐一飞脸色灰暗,眼里布满了血丝,仿佛一夜没睡似的。

    6绪荣和其打照面时,心里很是吃惊,当即出声关切的问道“齐主任,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齐一飞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局长本就有拿下他的意思,若是得知他身体不好,那岂不更师出有名了。

    “没,没事!”齐一飞连忙开口说道,“昨晚没怎么睡好,中午回去睡一觉就行了。”

    “哦!”6绪荣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表示理解。

    说完这话后,齐一飞便转身走人了,并未提请6绪荣吃饭之事。从齐一飞的角度,已认定肖致远要将其搞到新成立的安全保卫科去了,在此情况下,他就没必要再向局长秘书示好了。

    6绪荣见齐一飞的态度与昨天大相径庭,心里暗想道,我好像没有哪儿得罪他吧,这是怎么回事呢?

    6绪荣初来乍到,齐一飞作为办公室主任,是他的主管领导,他可不想得罪对方,那样,无异于没事找事。

    随后,在给肖致远续水的时候,6绪荣隐晦的提了一下齐一飞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肖致远对于齐一飞的想法再了解不过了,当即蹙着眉头说道“你让他下午抽空来找我一趟。”

    “好的,老板!”6绪荣恭敬的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