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449章露出马脚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孙明阳眉头紧锁着,他在考虑这件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县委书记赵文华这次的动作快的有些出乎意料。

    即便真的是找到了表文章的那个人,按照方云杰之前的说法,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查到他的头上,难不成这里面还有着其他的事情?

    孙明阳现在最想去和方云杰见一面,很多事情在这之前他都没有和对方交待,方云杰跟在洪胖子和自己后面这么多年,知道的事情着实不少,尤其是那一千多万的资金。

    这次的事情和洪胖子当初不一样,洪胖子被抓之前已经有了种种迹象,可谓是在劫难逃,而这一次的方云杰却没有任何的征兆便动了手,即便是之前有一点风声,那也没有到了在劫难逃的地步。

    其实这一切还是要怪罪到他孙明阳自己的头上,如果不是他说那封举报信太过空洞,方云杰也不会想出利用网络这个办法,更不会将事情闹的如此之大,市里也就不会直接插手这件事,事情的展也不会如此的快。

    眼下孙县长最为紧张的还是方云杰能不能管住他自己的嘴巴,那一千多万资金被挪用的事情如果暴露出来,即便他是县长,也吃不了兜着走。

    孙县长这边紧张,肖致远这边也是不轻松,网上的事情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那一千多万的资金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线索,即便这会市里面也参与进了调查,但毕竟是财政局这边的事情,如果真的让市里抢先一步查出问题,他这个财政局局长的脸上也是无光。

    肖致远认为,这件事的突破口还是应该在方云杰的身上,对方怎么说也是上一任局长的心腹,这么大一笔资金的动向,不可能不清楚,只是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方云杰松口变成了眼下最大的难题。

    一晃眼,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小房间内的方云杰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怎么吃东西,这两天也没有人来对他进行询问,也没有人前来看他,见到的也只是纪委安排送饭的人员,从未体会过这种滋味的方云杰几近崩溃。

    这两天,和方云杰一样不好过的还有孙明阳,每天都在担心方云杰管好不嘴,把事情说出来,那一千多万的资金当时被其利用职务之便,和洪金泉一起将钱挪用给了开区的徐明,也就是方云杰出事前一天一起喝酒的徐总。

    原本这件事也没什么,毕竟这钱没有被他们私人给贪掉,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初将钱挪用过去的时候,说好的期限是三个月,可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大半年,徐明那边依旧还是没有将钱还回来。

    孙明阳这两天试图和徐明取得联系,可是却始终也联系不上,这让孙明阳的心里现在一下子没有了底气,当时参与这件事的洪金泉因为自身的原因已经被纪委带走,眼下这件事情还没有败露,否则自己也很有可能会纪委请去喝茶。

    孙明阳这边挤破了脑袋在想办法,可是肖致远他们却是有了一些现。

    孔伟河这段时间可以说将财政局上下的账目翻了又翻,核对了又核对,黑眼圈更是明显,不过付出总是会有回报,在方云杰被带走之后的第二天中午,他总算是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拿着自己现问题的账本,孔伟河直接便来到了肖致远的办公室,一脸高兴的说道“局长,总算是被我现了问题。”

    肖致远这会正在和尹瑶卿打着电话汇报工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搞的有些郁闷,只是见到来人是孔伟河之后,笑着说道“我正在向县委尹书记汇报工作呢,你先等一会。”

    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莽撞,孔伟河也是歉意的笑了笑,随即便坐到了一旁的沙上。

    肖致远知道孔伟河一定是有了重大的现,和尹瑶卿又说了几句之后,便匆匆的挂断了电话,随后走到沙旁,道“孔书记,有什么现?”

    孔伟河将账本拿了出来,指着自己现问题的地方,道”局长,你看这两笔款项,都是由财政局这边拨给开区那边一个工厂,这是三年前的账本”说完这话,孔伟河拿出身旁的另一个账本,接着说道“这是去年的账本,同样的两笔款项,又一次的拨给了开区的这家工厂,而且数额都是一模一样。”

    “你有没有查一下,之前有没有这个资金的预算?”肖致远这会也是皱着眉头,这样的的事情生的也太过巧合,确实有些可疑。

    孔伟河从一旁拿出了一张红头文件,道“县委在三年前确实有过这样的一笔资金预算,只是这笔钱当时应该是由市里拨给我们南兴的,这是当时的文件。”

    “去年有没有这项资金预算呢?”对方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只能证明三年前县里的确有过这样的一笔拨款,并不能说明其他的问题。

    孔伟河摇了摇头,道“三年前的事情或许我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去年绝对没有,即便县委对开区那边有资金预算,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金额。”

    肖致远开始将对方刚刚所说的话重头捋了一遍,整理了一番之后,这才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去年下拨给开区这家工厂的这两笔资金,有可能就是咱们在调查的那一千多万?”

    孔伟河重重的点了点头,账目上的数额惊人的相似,如果不是将账本对照着看,几乎不会现这样的问题,因为县委的确有过这项资金预算,但当时并未明确资金下拨的时间。

    “去年的这两笔资金下拨是由谁签的字?”肖致远想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也是打开这一千多万资金谜团的关键所在。

    “前任局长洪金泉,这是当时签字的文件。”孔伟河现问题之后,并不是急着就过来汇报,而是做足了准备工作。

    肖致远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暂时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一会我去向赵书记和尹书记汇报一下,然后咱们再作定夺。”

    凭着肖致远的判断,就凭洪金泉一个财政局局长,想要挪用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显然不太现实,这背后应该还有更高一层次的人,这也是肖致远让孔伟河暂时不要声张这件事的原因。

    将孔伟河送出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肖致远一刻也没有耽搁,直接便驾车前往了县委赵书记的办公室,在路上他给尹瑶卿打了电话,告诉对方一会到赵文华的办公室,让对方也过去。

    肖致远到赵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尹瑶卿已经坐在了里面,见到他过来,笑着招呼道“肖局长,你刚才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到底是什么事?”

    “赵书记,尹书记,关于那一千多万资金的事情,我们已经查到了一点线索,只是这其中可能涉及到咱们县委的某位领导,所以过来向你们汇报一下。”肖致远说完,双眼一直紧盯着对面的赵文华,似乎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一旁坐着的尹瑶卿按耐不住的问道“你说话不要直说一半,有什么线索直接说出来。”

    正盯着赵文华的肖致远并未现对方脸上有太多的变化,随即便将孔伟河在办公室内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几乎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最后也说出了他自己的观点“两位书记,我觉得既然已经有了线索,那我们就顺着线索往下查,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已经很明显,洪金泉是这个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只有让他吐口,才能将这件事彻底搞清楚。”

    “我觉得这样直接去找赵文华,很有可能会惊动身后的那个人,如果对方真的是县委这边的领导,即便这会洪金泉在纪委那边,也是有办法得到风声,我想洪金泉到现在还有所保留,想必心里也是有这方面的担心。”赵文华不太赞成肖致远的提议,在他看来,重要的还是将钱能够先找回来。

    就在肖致远刚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尹瑶卿却是抢先了一步,道“赵书记,我觉得事情可以分两个步骤去进行,肖局长他们那边负责和洪金泉联系,尽可能的将事情隐晦一点的透露给对方,另一方面咱们可以去查一查开区的徐明,以及他的厂子。”

    “徐明我知道,咱们县知名的企业家,也是咱们南兴的慈善家,他的那家工厂为咱们南兴也解决了不少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贸然去调查这样的一家工厂,是否不太合适?”赵文华想到的还是自己头顶上的那个乌纱帽,以及日后升职的资本,所以行事还是比较谨慎。

    尹瑶卿作为副书记,这会倒是没有一点的让步,依旧很强势的说道“赵书记,这个时候不是顾及所谓面子的时候,如果那一千多万真的是被某些人私自挪用给了这家工厂,我们理应及时追回,否则不是愧对了那三个乡的百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