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543章民工堵门
    林方国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正如老爷子说的那样,他们都太了解林方南,也知道对方的那些手段,否则他也不会给老爷子打电话。

    “叔,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您主动找方南谈一下,我们俩兄弟的关系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的简单,可能我没办法阻止他。”兄弟二人五一在林家别墅的一番争执,足以说明他们之间已经有了裂缝。

    老爷子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一点,虽然早就已经发现,但这会由林方国亲口说出来,心里变得越发的不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方南从小被他妈给宠坏了,所以什么事都容易向着自己,你做哥哥的不要和他计较。”

    “我知道该怎么做,殷庆宝这段时间可能就要离开白湖,孙明阳刚刚来回来一笔投资,扩大白湖的工业发展,试图以此来带动经济,这一做法得到了市里的一致认可。”林方国现在已经开始为自己考虑,而不是一心只想着林家,林方南这个纨绔大少总有天要出事。

    “放心吧,这件事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孙明阳一时半会还上不去,省里一直关注着白湖的发展,所以这段时间一定要尽可能维持住稳定,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殷庆宝的调离可能只是一个烟雾弹,具体什么时候调任现在还没有一个定数。”

    老爷子毕竟是从省里退下来的,早年建立起来的关系还在,内部的消息相对要更加的准确一点。

    听到对方的这番话,林方国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老爷子在省里的那些政治资源还是有保障的,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

    林方国听从了老爷子的话,保持一种相对平稳的关系,可是林方南这个纨绔大少根本管不了这些,他已经召集了公司下面不少的工人,准备在道路修缮项目开工的时候,大闹一番。

    从他的地盘上抢走了项目,林方南怎么可能会如此安逸的让那些中标单位顺利开工,他现在心里对县政府是一肚子的怨气。

    “兄弟们,咱们白湖的项目,被外人给抢走了,也就意味着你们的饭碗被人夺了过去,这口气你们能忍吗?”林方南的这番话有着很大的引导作用,加之这帮工人中,有他刻意安排的一些混混,在人群中鼓噪着。

    “坚决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吃饭。”在这些混混的鼓噪中,工人们也是情绪高昂,都要政府给他们一个说法。

    其实天怡地产还有很多项目,并非真的让这些工人没饭吃,没事做,可是林方南是老总,他将公司其他的项目全部停了下来,造成一种工人们没事可做的假象,以此来给县政府施加压力。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林方南看到工人们的反应,很是高兴,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随即大声的说道“我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项目被别人抢去,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说完这些,林方南将这里交给了自己的助理,作为老板,这个时候只能将大家的情绪带起来,至于下面的事情,亲自去做就不太合适了,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五一前,被林方南安排去燕京度假的小丽,已经返回了白湖。

    “小丽,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办了,你是不是也该将东西交出来了?”林方南回到办公室,小丽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一会,本就心情不佳,所以进门之后,他也是开门见山。

    小丽看上去有些紧张,自己的账户的确多了一笔巨款,数字和自己当初的估计也是差不多,但是此时她还是有些担心,白湖毕竟是林方南的地盘,有没有那种可能,自己将东西交出去之后,可是账户上的钱却没了。

    电视里经常会有这样的一幕,将东西骗到手之后,便会让人消失,别说是钱,就是连命都有可能丢掉。

    小丽当初答应林方南去做这件事,就是看重了不菲的奖赏,以及那套别墅,现在就连别墅也折换成了现金,她当然不希望失去,何况自己肚子现在还怀着孙县长的孩子。

    “林总,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得等两天在交给你,我必须确保自己足够安全,而且有命花这个钱。”小丽已经有了准备,她需要几天的时间,将自己账户上的钱转移出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开始重新的生活,至于肚子里的孩子,至少到现在她还没有下定决心去处理掉。

    一次又一次的提要求,已经让林方南失去了耐心,所以这会听到小丽再次提出了要求,他也是瞪着眼说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制的,不要将我对你一次次的忍耐,当作是理由应当,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如果你不能将东西送到我的手上,我会亲自帮你将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

    此时的林方南完全不像一个企业的老总,更像是一个刽子手,吓得小丽连连点头。

    “放心吧,林总,我将事情处理完之后,一定会亲自将东西交到你的手上,两天的时间足够了,两天后,我会告诉你具体的地址。”虽然心里非常的紧张,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小丽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小丽临时提出了要求,让林方南不得不改变计划,原本他准备利用拿到的东西,先和孙明阳私下里谈一谈,看看能不能通过对方,将道路修缮项目之前的招投标推翻,交由他们天怡地产来执行。

    林方南相信在工人们的声讨下,加之孙明阳从中的推动,项目交给自己去完成并不是没有可能,即便是不去推翻这次的招投标,也可是在其他公司施工过程中制造麻烦,挤走这些外来的施工队伍。

    工人们在天怡地产的一个项目经理的带动下,从公司大楼直接就跑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门前,有得举着横幅,有得则是拿着喇叭,但所表达的意思都十分的一致,那就是他们要吃饭。

    “肖县长,出事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被一群农民工给堵住了,好像是为了道路修缮的事情。”陆绪荣出门办事回来,刚好遇到门口出了事,在人群中随便找了一个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回到办公室之后,立即便向肖致远做了汇报。

    正低头看着设计方案的肖致远震惊的抬起了头,道“你说什么?”

    陆绪荣将自己从大门外得知的消息再次的说了一遍,很是担心的说道“老板,这帮工人的情绪很激动。”

    “项目还没有启动,怎么会有工人围堵县政府的大门,我去看看。”项目的招投标工作刚刚结束,就出现这样的事情,让肖致远很是担心,如果解决不好,很容易出现更大的问题。

    来到县政府的大门前,看到门外的站着密密麻麻的一群人,肖致远面露难色,这么大规模的工人闹事,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眼下必须尽快的搞清楚工人到底是因为什么,聚集到这里。

    “大家先静一下,我是白湖县副县长肖致远,我需要和你们的负责人对话。”走到门外,肖致远淡定自如的说道。

    “我们这里没有负责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人群中有人吵吵着,情绪很是激动。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肖致远只有俺耐住自己的情绪,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要吃饭,你们要工作,可是你们聚集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有知道了你们的难处,我才会替你们想办法。”

    孙明阳这两天一直忙着在白湖进行选址,他想要给工业园区选一处风水宝地,为此更是从临州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帮着进行参考。

    县政府门前被围堵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孙明阳的耳朵里,在他看来,县政府被围堵,这还了得,随即便给县公安局打电话,出动大批警力前往县政府,维持现场秩序。

    这一招,或许正是林方南所希望看到的,见到警察,工人们的情绪只会更加的激动。

    肖致远还在做着努力,试图将工人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可是无论他怎么说,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和他对话,工人们始终坚持的就是他们打出的那句标语,要吃饭,要工作。

    这一下可是让肖致远犯了难,孙明阳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肖县长,,县政府门前的工人是怎么回事?我已经通知了公安局,他们已经安排警力前往现场维持秩序,实在不行就抓几个起来,看他们还敢不敢闹事。”

    “孙县长,千万不要这么做,这样只会让工人们的情绪更加高昂,事态更为严重,我正在做着努力,现在工人们围堵县政府的真正意图还没有弄清楚,贸然的派警察过来,并不可取。”听到孙明阳已经通知了公安局,他很是着急。

    听到这番话,孙明阳带着怒气责问道“围堵县政府是什么性质,你不知道吗,现在那帮人的情绪这么高昂,万一真的出现什么突发现象,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