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688章性情大变
    看到赵长生的表现,肖致远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评审事件已经让他起了疑心,对方毕竟是南高县的老人员,不可能不清楚当初那台设备引进的价格,资产评估出现这么大的误差,如果说和对方一点关系没有,显然不太现实。

    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赵长生对评估结果进行了干涉,为的就是能够让吴家用近乎一半的价钱拿下整个纺织厂的所有产权,然后在转手倒卖,这一进一出,净赚八百万,完全值得吴家他们去冒这个险。

    不过肖致远并没有在当时揭穿赵长生,自从自己到任南高县,对方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处于一种中立的状态,而在齐天来出事之后,这样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善,他想看看对方到底有何用意。

    只是让肖致远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这么沉不住气,常委会上便直接揭开了自己伪装的面纱。

    众人此刻都在看着赵长生如何应对,毕竟这是两位大佬第一次在常委会上针锋相对,也是大家第一次见到赵长生这样的一面。

    “肖书记既然这么说,想必应该考虑好了该由谁来接手纺织厂这个烂摊子?”沉默了许久的赵长生冷笑着开口说道。

    肖致远端起面前的茶杯,动作缓慢的喝了一口,随后才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想法,而赵县长又让我说,那我就谈谈我的想法。”

    众人将目光都聚焦到了肖致远的身上,只有赵长生这会冷眼相对,他想要看看对方到底会说出怎样惊世骇俗的方案,居然可以让纺织厂起死回生。

    肖致远并没有在意大家的眼神,笑着将之前和沈红英谈论的那番话说了出来,并且提出了纺织厂的发展,并不能仅仅局限于临州,甚至江南,要将眼光放长远一点。

    赵长生虽然很不愿意,但却不得不说,肖致远刚刚提出的那一番方案,确实具有足够的吸引力,如果自己这会点头同意,那也就说明否定了之前自己的言论。

    “肖书记,纸上谈兵我们大家都会,可是这到底会给纺织厂带来怎么样的效果,咱们谁也不知道,现如今因为巨额的债务,纺织厂的工人以及多家银行已经不止一次的找到县里,尤其是在大家得知了纺织厂拍卖被叫停的事情。”既然不能够同意,那赵长生自然需要想出应对的办法。

    肖致远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弧度,他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样的后招,在这样的常委会上,众人都已经表达出对合资的愿望,而赵长生居然还能够站出来提出反对意见。

    众人本以为肖致远会在此刻说出一番大道理,来对赵长生的这番话进行回击,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此刻站出来说话的却并不是期望中的那个人。

    南高县组织部长陆飞,之前是属于前任县委书记的身边的红人,只是在对方出事之后,便摇身一变,成为了齐天来的得力帮手,现如今齐天来也出事了,他便一心想要攀上肖致远这颗大树。

    只是肖致远却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在南高县这样的地方,并不是掌控的人越多就越好,尤其是向陆飞这样的墙头草,指不定那一天在自己背后捅一刀,所以他并未让对方进入到自己的阵营。

    心有不甘的陆飞哪里愿意接受这样的情况,只要一有机会,他便会想办法往肖致远身上靠拢,哪怕这会是非常严肃的常委会也不例外。

    “赵县长的担心我认为很有道理,可是现如今纺织厂都已经这样,我们又何尝不做一次冒险的尝试,合资或许无法让纺织厂重现当年的辉煌,但至少不会和现在一样被荒废在那里。”陆飞一脸认真。

    肖致远没有给大家继续讨论下去的机会,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们还是按照老规矩,表决吧,同意对纺织厂进行合资的举手。”

    赵长生一脸冷笑的看着众人,他就是在等这一刻,他相信肖致远和在座的常委还没有结成同一战线。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却让赵长生大吃一惊,除了那几个原本就和自己一条线的常委没有举手,其他人几乎全部将手举了起来,而且更有甚者居然是双手赞成。

    赵长生非常郁闷,那些原本应该是齐天来的人,什么时候跑去了肖致远那一边,当初在齐天来被带走之后,他便已经和这些人拉近关系,试图拉入到自己的阵营当中。

    当时一个个信誓旦旦的和自己保证,一定会跟着赵长生将南高发展到一个新的境界,如今这样的状况,显然他被这些人狠狠的耍了一次。

    常委会结束,赵长生第一次带着愤怒走出了会议室,他自己也不清楚今天为什么会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过他也不后悔,和肖致远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情,况且现如今自己还被吴家威胁着。

    在权衡了利弊之后,赵长生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吴家,他认为肖致远充其量就是在市里有着一定的关系,可是吴家却不同,对方背后站着可是省城孙家,那是赵长生他们这个级别所无法触及的位置。

    常委会既然已经通过了对纺织厂采取合资的方式,肖致远自然也不会拖沓,随即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沈红英的电话。

    “沈总,关于咱们之前讨论的纺织厂改制的事情,我希望能够和你进一步的商讨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来我们南高县?”电话接通,肖致远一脸笑意的说道。

    自从上次向肖致远解释了纺织厂的实际价值之后,沈红英便离开了南高县,英诚集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回去处理,何况当初对方并没有允诺一定就会答应自己的提议。

    如今接到了肖致远的电话,沈红英笑着说道“我会尽快赶到南高县。”

    “那我就恭候你的大驾。”知道对方不可能接到电话就赶到南高县,所以肖致远也没有急着去催促对方,况且在洽谈合资的事情之前,他还需要稳定纺织厂内部的矛盾。

    赵长生回到办公室,第一个遭殃的便是办公桌上的茶杯,见到里面早就空空如也,口渴的他直接将茶杯愤怒的摔在了地上,怒声的将自己的秘书叫了进来。

    见到自己老板心情不好,秘书颤颤巍巍的说道“县长,有什么安排?”

    赵长生冷脸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又看了看被自己砸碎的茶杯,道“帮我重新换个杯子。”

    “好的。”秘书这会哪里还敢多留,此刻的县长办公室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尤其是自己老板这突然转变的性格,让秘书一时间很难适应,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对方。

    目送着对方离开,赵长生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给自己点了支烟,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会,秘书拿着一个崭新的茶杯,里面已经泡好了对方最喜欢的西湖龙井,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办公桌上,道“县长,还有别的事吗?”

    “你先出去吧。”或许经过刚才的思考,赵长生已经从震怒中平静下来,说话口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赵长生确实需要好好的思考一番,常委会上,原本属于齐天来的那些人现如今居然全部都向肖致远靠拢,而且自己一点风声都没有察觉,这对他以后在县里进一步发展很不利。

    之前赵长生一直隐忍,便是希望能够利用齐天来的张扬,将肖致远赶出南高县,而自己则站在幕后,坐收渔翁之利。

    不曾想,齐天来居然在肖致远的手底下没过几招,便因为自己的贪婪出了事,而且还是那么大的安全事故,无法指望对方,那么赵长生知道想要将肖致远赶走,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动手。

    可是没有了齐天来这个挡箭牌,能够在南高县有实力帮助自己整垮肖致远的,也只能是吴家,赵长生非常清楚,出了吴老三的事情,自己和吴家的关系已经非常的紧张,想要再一次让对方相信自己,最重要的便是想办法确定吴老三被关在了哪里。

    肖致远这会并没有时间去琢磨赵长生在想什么,对方会有今天这样的表现,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对方的爆发来得比预想的要早一些。

    当初得知纺织厂的资产评估有问题,肖致远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赵长生在里面做鬼,将其之前的种种表现联系起来,其实不难看出对方一直都是将齐天来当枪使,如果不是发生市民广场项目的事情,或许对方也不会选择和自己撕破脸,继续隐忍下去,毕竟在躲在幕后显然要比站在前面安全很多。

    此时的肖致远已经坐车离开了县委大院,他需要去纺织厂实地了解情况,之前这件事一直是有赵长生负责,可是自己突然叫停了纺织厂的拍卖,那些原本已经被安抚下去的工人,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

    这些工人虽然在纺织厂干了大半辈子,但在厂子面临困难的时候,他们更多的还是只考虑到了自身的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