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764章如何是好
    安排完一切,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孟向农没有继续留在市委书记办公室,他需要好好的研究就下来的行动部署。

    如此大范围的干部问题,想要在行动之前做到保密,难度那是相当大,只能确保在可控范围之内,即便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针对赵长生的问题,周政国到也没有急着让曹庆荣向自己表态,毕竟对方的身份有些特殊,那南高县现在的情况又是如此的复杂,手中的证据只能算是一部分,并不能完全的说明问题。

    曹庆荣这会的心情也很复杂,自己升为市长并没有多长时间,临州原本只是他往省里发展的一个平台,可现在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他这个市长有没有责任,已经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悄然走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他现在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

    办公室转眼间就剩下了周政国和肖致远两人,这么大的事情,周政国作为市委书记自然心里也非常的着急,可摆在眼前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去解决这些事情。

    “你对南高县的情况怎么看?”周政国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缓和,依旧是铁青着。

    自从看了u盘内的资料之后,肖致远的心里其实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担忧,事情的严重性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很多事情并不是他所能够决定的,这会听到对方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南高县经过一年的整治,刚刚有所缓和,却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洗,即便是经济真的发展起来,那也不会长久。”

    南高县一直都是市领导心头的一块石头,即便是周政国将肖致远安排到了那里,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可依旧还是无法让大家放心下来。

    对于肖致远的这番意见,周政国皱着眉头思索着,他又何尝不想对南高县动大手术,可是谁又能确保不会出现第二个赵长生,乃至是齐天来这样的人,市里各县目前发展都相对平稳,抽调任何一个人过去,都有可能破坏原有的平衡。

    沉默了片刻,周政国开口说道“南高现在正处于发展阶段,如果在这个时候进行大面积的调整,我担心会有问题。”

    “只要我还在南高县,那就不会让你的担心成为现实,毕竟现在南高县的几个项目基本上都是我推行的,情况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肖致远知道这次的事情,自己也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留在南高县,哪怕因此受到内部处分也无所谓。

    周政国心里何尝不希望这样,可是这件事照目前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作为南高县委书记的对方,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免于处罚,毕竟农机配件城的质量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平时很少抽烟的周政国这会给自己点了支烟,眉宇间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他在考虑这件事该如何解决更为妥善。

    市里已经开始行动,而赵长生这边却什么消息都还没有得到,他正在努力的寻找着项目负责人妻子的下落。

    “赵县长,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电话自然是孙少打来的,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能够和赵长生进行联系。

    接到孙少的电话,赵长生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对方交待的事情自己并没有办下来,到头来还要让对方帮着自己擦屁股,仅仅是对方帮着自己从吴桂强那里将证据弄出来,自己就应该万分感谢对方。

    听到有好消息,赵长生自然不会去考虑那个所谓的坏消息,道“孙少,什么好消息?”

    “我还是先说坏消息吧,项目负责人被杀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名杀手也已经被找到了,据可靠消息,这个杀手已经交待了所有的事情,而他所说的是从你手里接到的这个任务。”这一切其实都是孙少早就安排好的,当初将项目负责人安排出去,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听到这话,赵长生意识到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坑,急忙说道“这个事情怎么会我是指使的呢,是不是弄错了,我连杀手的面都没见过。”

    “你先不要着急,你忘了我刚刚说的还有一个好消息吗?”孙大少这是十足的吊足了对方的胃口。

    猛然想起了这件事,赵长生急着问道“孙少,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和我开玩笑了,到底是什么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那个杀手现在已经无法再开口说话了,所以对于你的一切指认,都将成为片面之词。”孙耀相信对方不会真的掌握到杀手在黑河的情况,他的目的是希望对方能够将所有的事情承担下来,到时候自己再使一些手段,彻底摆脱和这件事之间的关系。

    赵长生虽然此刻心里着急,但这并不代表他失去了正常思维的能力,对方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而他却没有感觉这是一个好消息,杀手交待了是受自己指使,而如今却出现了意外,任何一个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将矛头指向自己。

    沉默了片刻,赵长生开口说道“孙少,我怎么感觉这两个对我来说都是坏消息呢?”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那个杀手并不是死了,而是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而且有人给他出具了一份精神病确诊报告,而这一切都说明他的话不会成为证据。”孙少冷笑了两声,感觉自己倒是有些低估了对方。

    听到这话的赵长生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如果情况是这样,那自己确实没必要过于担心,不过他还是紧张的问道“孙少,那项目负责人死前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我这两天感觉总是怪怪的,肖致远今天上午和对方见了面之后,便直接去了市里,我担心……”

    “临州的情况我现在还没有得到半点消息,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就算项目负责人留下一些东西,那也只能是农机配件城的事情,这件事最多让你背上一个处分,还不至于让你丢掉县长的位置。”孙大少还是在努力的安慰着对方,在这个时候,他不希望赵长生这里再出现什么问题。

    赵长生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到底是该选择相信对方,还是更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总感觉要出事,而且还是大事,自从项目负责人被杀的事情败露之后,他就整日心神不宁,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肖致远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一直待到天黑才离开,两人在办公室里面商定了许多种解决的办法,但都没有能够确定最终的解决方案。

    这一晚,肖致远决定暂时不回南高县,他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思考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工作,是不是真的如周政国所说的,有些急于求成,接连给南高县上项目,这是促使这次事情爆发的一个导火索。

    麒麟阁已经成为了肖致远在临州的一个居住点,这会他驾车不自觉的就来到了这里。

    陈信明见自己的外甥女婿过来,本想上前和对方闲聊两句,可是见肖致远这会脸色并不太好看,立即让身旁的服务员将其带去了客房,并且安排了晚饭。

    一直在思考着事情的肖致远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跟在服务员的身后径直的走进了电梯。

    走进客房,肖致远便将自己往大床上一扔,闭上眼睛回忆着自己到达南高县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突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肖致远的思绪,几乎已经睡着了的他,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醒来,看了看上面的号码,疑惑的接了起来,道“白姐,这么晚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你们南高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白倩梅的急促的声音,显然这会对方打电话并不是特别的方便。

    听到这话,肖致远的顿时紧张了起来,道“你怎么知道的,南高县能出什么事情?”

    “我公公今天晚上回来脸色就不太好,刚刚我路过书房听到他在里面打电话,似乎在说着南高县的事情,所以才给你打电话问一问。”白倩梅也是因为担心对方,所以才会打这个电话。

    肖致远淡淡的笑了笑,道“南高县发生什么事情,难道还能瞒得住我这个县委书记吗?”

    “没事就好,我就是担心所以才特意给你打电话问问,没事我先挂了,在家打电话不不太方便。”白倩梅说完便直接撂下了电话,这会她确实不宜多说。

    放下电话,肖致远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对方那诱人的身材,但很快这样的邪念便被刚刚电话的内容所取代。

    今天的事情,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已经明确的交待,无论如何都要保密,可曹庆荣居然回家还谈及这件事,那是不是消息已经被泄露出去,而那些还未被控制的领导干部,是不是已经得到了风声,这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

    犹豫了半天,肖致远都在想要不要给周政国打个电话,将这一情况和对方做个说明,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