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889章结盟
    “没有,我不是说了么,和你分开之后我就回到了医院,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外伤患者还就不少,一直到现在都没闲下来。”蒋宝明现在已经被对方问得有些发懵,甚至有了起身离开的打算,否则继续这么聊下去,估计什么话都要说出来。

    似乎看出了对方没有聊下去的意愿,肖致远也就没有再兜圈子,而是直接说道“蒋少,咱们之间虽然算不上深交,但我知道蒋叶两个大家族,现在正处于蜜月期,我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刚刚从小饭馆离开之后,我一直跟在你的车后面。”

    “什么意思,你这是因为叶家的要求监视我,还是有着其他的用意?”对方的这番话,蒋宝明显然有些难以相信,不过此时的他,还是很快的想出了应对的办法。

    肖致远摆了摆手,道“我没有任何意思,也不是受了什么人的委托,而是我觉得你可能最近遇到了麻烦。”

    “我刚从外国回来,可以说在省城还没有完全的站稳脚跟,又能惹什么麻烦,肖厅长是不是有些紧张过度了?”虽然对方说得句句都是实话,但蒋宝明还是没有选择低头。

    端起面前的咖啡杯,肖致远轻抿了一口,脸色严肃的说道“今天我约你来,并不是想要知道些什么,只是希望告诉你,处于咱们这样的位置,难免不会被人利用,但切记不能让人揪着小辫子。”

    蒋宝明的心里有些慌张,他感觉对方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不会句句话都能戳中要点。

    既然开始的时候就没有说出原因,蒋宝明这会自然不会轻易的松口,何况对方虽然嘴上说着蒋叶两家的合作,可万一自己真的将事情说出来,会不会带来更加不好的效果,他现在还没有能够完全的看清楚。

    见对方并未给予回应,肖致远接着说道“孙耀是什么人,可能我要比你清楚很多,如果你真的和他走到一起,那我回去会让叶家重新考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一直一来,蒋宝明都不想这件事牵扯到两个家族,否则最初在收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他便会向自己家里提出这件事,而如今看这样的情形,似乎不可避免的要牵扯到蒋家。

    沉默了片刻,蒋宝明开口说道“你真的值得我信任吗?”

    “我值不值得你信任,那是你自己的判断,但至少现在叶家和你们蒋家之间的关系在那里摆着,可能你也从家里人了解到了叶家背后的真正实力,如果你觉得有些事情自己能够解决,而不会给两家带来任何的麻烦,那你可以继续什么都不说。”肖致远知道对方心里的那根弦已经渐渐的松弛,不过他却并没有急着去追问对方,而是采取了这样的一种方式。

    蒋宝明无奈的双手掩面,道“其实我在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原本我以为自己能够解决这件事,但没想到最后还是会闹的这样的地步。其实我已经感觉到自己正越走越远。”

    给对方递了张面纸,随后给自己点了支烟,肖致远平静的说道“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出来,我相信只要在省城,应该还是能够帮你解决眼下的困难,何况你的身后还有庞大的蒋家。”

    尽管心底的那根神经已经松了下来,但在说出那件事之前,蒋宝明始终还是显得有些犹豫,这么多年的西方教育,行为上虽然比较开放,但思想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传统。

    谁都会泡妞玩女人,但相信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接受那件事被曝光于众人眼前,尤其还是如此的劲爆,简直可以和岛国的那些电影相媲美。

    一支烟的工夫,蒋宝明似乎下定了决定,脸色坚定的说道“这是今晚和孙耀谈话的录音,相信对你会有些作用。”

    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蒋宝明取出了那支录音笔,随后将自己那晚在酒店被拍的事情,一并告诉了对方,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南方药业的事情。

    一切正如肖致远所猜测的那样,南方药业的背后果然有孙耀的影子,当初自己借助会议,让赵福生果断拒绝这一步棋,看似有点置之死地的感觉,实则却是一步妙招。

    “南方药业是第一个被我给否定的公司,他们在南方医疗系统内,可谓是劣迹累累,孙耀也正是利用你刚回到国内,对情况不清楚这一点,不仅能够牵制住你们蒋家,同时也能将我从卫生厅的位置上给撸下来。”肖致远将整件事,分析给了对方听,同时也将自己对孙耀真实目的的猜测,一并说了出来。

    听着对方的分析,蒋宝明仿佛一下子就全明白了,冷声说道“看来这个孙耀的野心还真的不小,只是现在我的那些视频还在他的手上,否则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给我设的这个局。”

    肖致远此时也是眉头紧锁,视频的事情确实有些棘手,孙耀是什么人他非常清楚,这些年对方可以说一刻也没有放弃过击垮他的愿望,尽管每一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但却也让他了解了对方的心狠手辣。

    双手托腮,肖致远脸色严肃的说道“不管这些视频现在到底在哪,这件事你都必须要向家里人做个说明,这样他们也能够提前有个准备,万一孙耀不遵守游戏规则,将视频给爆料出去,那蒋家也不至于显得慌乱。”

    蒋宝明听到这话,脸色较之前更加难看,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向家里人开口提起这件事,他父母为人还是比较保守,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这样的一件事,肯定会去帮着自己摆平,但同时自己也会免不了一顿训,当初为了了家人的意愿,坚决要出国学院,从而放弃了从政的道路,现如今又出了这件事,他除了后悔还真就没有其他任何的情绪。

    对立而坐的肖致远,似乎看出了对方的为难,笑着说道“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和家里人说起来有些困难,那我陪你一起过去,刚好我也可以和蒋省长聊聊。”

    蒋宝明给对方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抬腕看了看时间,道“我看今天还是算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们约个时间,一起去我家。”

    “没问题,不过眼下孙耀那边,你还不能让其察觉出你已经将事情告诉了家人,我知道南方药业这次对江南市场非常重视,在省厅没有最终宣布结果之前,他们肯定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打草惊蛇向来不是肖致远的风格,既然对方已经给自己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如果不做出点回应,显然不是他的风格。

    蒋宝明不傻,自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毕竟我也想给自己出口恶气。”

    孙耀全然不知蒋宝明会将事情全盘说出来,而且是告诉了肖致远,从西京大酒店离开,他便直接回到了家里,这会正坐在孙琪宗面前,道“爸,赵福生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将咱们放在眼里?”

    “赵福生本就是一个白眼狼,知道咱们家这段时间在走下坡路,已经开始给自己重新找关系,只是他却不知道,他在省城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听到儿子的抱怨,孙琪宗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心里的想法,铁着脸说道。

    听到自己父亲的这番话,孙耀更加来劲,道“就因为他一句话,让我白白损失了几百万,本来钱都已经到手了,而且最近我也准备和几个朋友合资做点事,现在全泡汤了。”

    “你抱怨了一晚上,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有一点,要钱肯定是一分没有。”孙琪宗听着自己儿子的抱怨,已经心生厌烦。

    孙耀多少还是有些失望,自己和几个朋友的那笔投资已经迫在眉睫,一旦自己这边资金链断裂,那这笔投资将不在有自己的股份,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非常看重这个项目。

    沉默了片刻,孙耀开口说道“省人医这次采购的那批医疗器械,你看能不能打个招呼,让他们采购南方药业的,都是国内的大公司,而且价格质量绝对有保证。”

    “你所说的几百万就是南方药业给的?你算什么角色,就因为你一句话就要给你几百万,你真当钱是刮大风来的。”对于自己儿子的德行,孙琪宗也是够够的,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有些原则性的事情,他还是要帮着对方把把关。

    孙耀知道想要让自己父亲开口,那简直比什么还难,何况还有一点,那就是现在的孙家四面楚歌,如果这个时候插手省人医的这批医疗器械,很容易会被人抓住话柄,所以他并没有紧逼对方,而是转口说道“南方药业的事情你可以不帮我,但赵福生这次是一定要收拾了。”

    “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赵福生怎么说也是一个副厅级的干部,卫生厅的二把手,真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不是开玩笑,很容易收不住。”孙琪宗作为副省长,在官场混迹了几十年,自然算得上是老油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