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青云 > 第944章调查
    确定了对方不会离开,肖致远也算是放心下来,看了看时间,道“出去喝两杯吧,我知道这会让你一个人去酒店,你也安静不下来。”

    朱浩轩现在需要冷静,可是将其一个人扔在酒店的房间内,确实会感觉到压抑,点了点头,道“看来今晚我又得回到八年前的那种状态。”

    名都烧烤,是省城比较有名的一家烧烤店,春夏秋冬四个节气,一直都是通宵经营,生意也一直都没有断过,开车载着叶若曦和朱浩轩,三人此刻出现在了这家店的门前。

    “今晚这个造型,喝不倒估计是没法离开,如果你觉得无聊,就开车先回去。”开吃之前,肖致远咬着自己老婆的耳根,小声的说道。

    叶若曦见眼下这个情况,自然是不会放心的离开,两个大男人,尤其是朱浩轩现在还处于伤痛之中,又怎么可能会少喝,所以她决定直到结束才离开。

    入座之后,朱浩轩眼神空洞,直接让服务员拿了两瓶高度数的白酒,什么菜都还没上,便一口干掉了一杯。

    “兄弟,你心里有什么不快活,直接说出来,反正今晚这里也没有外人。”肖致远不忍看着对方这样喝下去,虽然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不醉不归的打算。

    再次将杯中酒倒满,朱浩轩这才开口说道“当年是因为觉得这件事丢人,没面子,所以才会没有告诉你具体的情况,八年前,那会我们都还是毛头小子,大学刚毕业出来工作,手上也没有什么余钱。”

    说到这里,朱浩轩做了短暂的停顿,端起面前的酒杯,和肖致远碰了碰,这一次倒是没有一口气全部喝完,随后接着说道“那会我和她之间可以说感情很好,可就在我生日的前一晚,她给我打来电话,提出了分手,理由尽然是我没法给予她想要的生活。”

    肖致远这会的思绪已经被对方拉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晚上,朱浩轩生日那天,本来是说好的要向女朋友求婚,希望能一辈子相守,可是那晚不仅女朋友没来,而且朱浩轩还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才告诉肖致远和对方分了手。

    从那以后,朱浩轩犹如换了一个人,喝酒变成了家常便饭,几乎每一个夜晚都会喝的醉醺醺的,而那段时间,肖致远每天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自己的这位好兄弟,当然他有时候也会陪着对方一起喝,毕竟那会的他,工作也不是很顺利。

    直到有一天,朱浩轩喝完酒之后回来,不停的咳嗽,最终严重到吐血,喝酒的日子才算是告一段落,可这并没有让他转变过来,每天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随着朱浩轩进入到了那会长恒县下面的一个派出所,才总算是有所收敛,那肖致远能够看得出来,自己这位兄弟依旧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有能够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

    结合今天所见到的情况,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沉默了片刻,肖致远开口问道“当年她和你提出分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叶若曦坐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谈话,也是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也在怀疑,当年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是遭遇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所以才会向我提出分手,而且刚才见面的时候,我也问了,她对车祸的事情说得很含糊,。”或许是酒精的刺激,原本打算自己去调查之后,再说出这件事的朱浩轩,此刻还是在自己的死党面前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肖致远顿时明白了什么,不过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还需要去证实,只不过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难度可想而知。

    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肖致远低声问道“你有多大把握能调查出这件事,毕竟时间过去了这么久?”

    “所以我让你帮我办的事情才是关键,如果那个小男孩真的是我的孩子,那八年前的很多事情多能够解释得通,况且她当年的车祸,应该就是在长恒遭遇的,相信回去之后,还是能够从医院那边掌握一些情况。”如果不是这次肖致远的偶遇,或许朱浩轩这辈子都不会去关心这件事,甚至都不会知道,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而且还有所怀疑,那他自然会用心的去调查清楚。

    伸手在对方的肩膀上拍了拍,算是男人之间的一种安慰,随后肖致远开口说道“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省城这边其他不敢说,各大医院我还是有把握的,一旦你那边有什么线索需要这边配合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朱浩轩投去了一个感谢的眼神,随后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酒,两个人在名都烧烤一直喝到了后半夜,这才摇晃着站了起来。

    在场的三个人,只有叶若曦此刻是最清醒的,开车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第二天一早,朱浩轩睁开双眼,晃了晃昏沉的头脑,想起自己昨天遇到的事情,随即便动身返回临州,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查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途中,朱浩轩给自己的死党发了条短信,告知肖致远自己已经离开,等事情调查清楚之后,他会来省城。

    肖致远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此刻对方此刻心里的那种焦急,况且她现在正在省城的基因研究所,将昨晚对方交给自己的那两个样本,让这里的专家进行分析。

    回到临州的朱浩轩,动用了自己手中的权利,按照时间推算,让临州市交警队,将八年前的车祸报告送到自己的办公室。

    由于朱浩轩在临州公安局,有着非常好的人缘,所以交警队很快便将八年前车祸的案件资料送了过来。

    原本以为能够从这一堆资料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整整两天都在查看案卷的朱浩轩,愣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倚靠在自己办公室的真皮座椅上,朱浩轩陷入了沉思,他在努力的像着,是不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一个机灵,随即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给交警队那边打了过去,让他们将八年前车祸逃逸的卷宗送到自己办公室。

    交警队那边的档案室已经开始抱怨,不过还是很快便将领导需要的东西整理好,提交到了局长办公室。

    这一次,朱浩轩没有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线索,卷宗看得也更加的仔细,还真就被其发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

    如果车祸真的是发生在自己生日的前一晚,那么手中被朱浩轩抽出来的这几份卷走,则是有着很大的嫌疑。

    八年前,视频监控系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普遍,而且当时的数据库也完全跟不上现在的发展,即便案发路段有监控,这会想要重新翻出来查阅,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

    双手不停的在桌面上敲打着,朱浩轩在想如何能够通过手中的这几份案卷,调查处当年车祸的真实情况。

    足足想了有半个小时,朱浩轩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只能向死党肖致远求助。

    电话拨通之后,朱浩轩便焦急的说道“我已经调阅了八年前所有车祸的卷宗,但是发现了几起肇事逃逸的案件,至今没破。”

    “时间过去这么久,那会都没有能够破案,现在调查起来不是难度更大?”肖致远感觉过去这么长时间,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线索,况且即便真的找到了,时间过去这么久,这样的线索还能有多少真实性,谁也不知道。

    对方的这番话,犹如一盆凉水浇在了他的头上,朱浩轩沉默了足足有几分钟,这才开口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调查清楚,你能不能和省公安厅那边联系一下,看看当年临州这边的监控资料,他们有没有备份,或者是其他途径能够调查。”

    “那我一会帮你问问,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八年前,天眼系统根本就还没有启动,临州那边的监控也少得可怜,我看你还是要另辟途径调查。”肖致远对于车祸的调查,本就没有抱太大的信心,只不过对方这会开口,他自然不可能拒绝。

    朱浩轩又何尝不知道,想要通过视频监控去调查八年前的车祸,难度有多大,但是他现在已经处于近乎疯狂的一种状态,不管有多困难,都必须要弄清楚这件事,否则心里会很不安。

    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朱浩轩开口说道“再难我也要调查,如果这条路真的走不通,那就从医院那边入手,如果真的是那个时候发生的车祸,医院那边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记录。”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你可以尝试一下,监控这边我来帮你想办法,咱们两条路一起进行,这样也能减少时间,另外你让我帮你办的那件事,最快也要等一个星期,有了结果之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亲子鉴定的时间,本来就需要一个周期,担心对方等得着急,所以肖致远还是提前说了出来。

    。